《迷途沉沦》
第87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敲门后里面没有反应,周叶也不管这些,加大了力度地敲。随即,有人从楼下上来,是一个看着很丰满的女人。上到楼口后,见杨秀峰和周叶但只是侧面,感觉到不是一般的人,走过来要问问情况。近了后才知道是常务副市长杨秀峰和秘书到来了,忙招呼并做自我介绍。
  来人是财政局办公室主任周娴,是一个很有女人味也很懂得利用自己优势的女人,脸上绽放着笑容地看着杨秀峰说话,让人对她真有不错的印象。杨秀峰表示了要找唐玉,周娴说,“市长,不知道唐局在不在办公室里,没有听他说有什么安排和去向,要不,我打电话催他过来?”
  办公室没有响动,杨秀峰也只有如此,表示可以。周娴也就打电话,没有站远,让杨秀峰听着她说话也就能够避开一些嫌疑。

  谁知道,办公室的们却开了,唐玉就在办公室里。开门时,见里面还有一个女人。那女人显得娇小,开了门后手里拿着工作记录还是账本大家也都没有去注意,但这样的情况,杨秀峰也不会怎么去揪住不放。唐玉得知杨秀峰就在自己办公室外,而且立时要见他,也是没有办法回避的。
  厚着脸皮请杨秀峰进办公室,周娴知道这时候当真是得罪了领导的,也不敢匆匆离开。而是跟着进办公室里,给领导们倒了茶水后才走。
  杨秀峰不管唐玉怎么想,之前那女人在他办公室里,敲门都不回应,有什么事发生,那也不用多问都能够想象得到的。周叶也好,唐玉有了这软肋给抓住,想必也会更听话些,至少要先自保住。就用今天撞上的事,对那女人施压,说不定唐玉还会给共处有**之类的罪责的。见唐玉神情不稳,等周娴离开后,杨秀峰也就直奔主题,要查看往年市里对经开区那些工人的退休金是怎么样进行处置的。对全市上拨或其他截留的应该归口在工人身上的资金是怎么样处理,将这些钱都转挪到哪些方面。

  龙向前之前从财政局里到底弄走多少资金,那些账上怎么做的等等。
  唐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特别是龙向前那些账,很多就是说不清的,而龙向前也不会对他有什么解释,更多的白条都是财政局这边自己去找发票来填充,如今要看账却又怎么说得清楚?弄不好,这些烂账还会给赖在财政局的头上。
  但杨秀峰坐着不动,又是主抓财政局这口子的市领导,唐玉也不能够硬扛着。真要硬扛着,闹到市里去也就他吃亏。知道杨秀峰这人不能够蛮来,连李润都敢直接叫滚的人,也不会在乎陈丹辉和黄国友,对龙向前自然也不会在乎的。
  能不能在市里占优还说不定,但闹出来后,有多少见不得光的事,都要让财政局来背?唐玉自然知道自己会有怎么样的结果的。
  当下,唐玉先将做这一块账单的人到办公室里来给杨秀峰汇报。
  也没有去看账,杨秀峰对唐玉说,要将这些账本先借走几天。说着要周叶将账本拿住,他就在这里打借条。也担心自己这边才走,唐玉给陈丹辉等人汇报之后,将这些账就转移了。今后也就难以再在这方面做什么文章。
  唐玉虽说满脸的难色,但杨秀峰摆出坚决不退让的架子来,唐玉无法对抗,而周叶已经将账本那在手里放到杨秀峰身边。唐玉看着那些账本只有放弃,但却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知道自己这样子做不符合规矩的,可市里前些年的做法,当真是叫胆大。在个人头上,早就有了不少的政策上给的钱,都给用各种名目给转走。那些到年龄退休的工人,在档案里已经由财政局等单位给代办了,而每月的退休金也都由财政局这边代领。可是这些钱却没有落在工人的手里,而不知转到哪一个口子去,似乎就成为市里领导们的一个活动资金的来源,从账面上看,不少的领导的一些费用,也都从这些账里填补。

  而工人们每月的那二百元的最低生活保障,却又是从其他口子里转一部分过来的。杨秀峰问题与,这些钱是怎么转的,唐玉说也不是很清楚,似乎是将教师的一部分工资扣下来不发而挪到这边来。具体的操作,也都是下面的人,财政局这样做都是经过了市里讨论后的。
  财政局里的账完全就是一笔烂账,据唐玉和财政局里具体操作的干部说,这些钱的操作办法,是好多年都这样做的,事实上,现在已经成为一种即成事实。
  杨秀峰自然能够听的懂,市里领导们要花的钱是不可能少的,而那些钱怎么来?财政上没有这样的专一款子,但下面又必须将这些花费做成账,只有找一些途径来解决。最理想的途径,自然是将这些能够扣发或压下来的钱转走,上面就算审查,也都查不到什么不妥。比如,工人的退休金,数额也不大,但只要有一些钱将他们打发了,没有闹到那种地步,也就能够拖下去。又比如,这些年来,政策上对教师的工资进行调整,一些项目是要市里财政担负的,完全可借口财政无力而拒绝执行,但财政局在做帐时,却将这些都做了出来,往上面汇报时教师的工资已经按政策发给,可教师却没有拿到这部分钱,钱给转走后,也就落到其他方面运作。

  这部分钱不会直接划拨到领导的工作资金里去,而是要多转几道弯,对谁都是安全的。如果直接将扣留教师的那些钱划到市里领导工作资金,万一泄露出来,对领导说来就有不小的风险。
  当然,其他口子也都这样,从省里或京城下来的一些在农业口子的钱也不少,唯有这样操作之后,市里的领导才有足够的经费开展工作。
  那些口子可以扣押,那些部门能够挪移,财政局自然都明白的,当然,也都是很市里领导默认和许可了的,才会这样操作。
  在财政局里得到这些事实,杨秀峰当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财政局敢转走、挪移、扣发工资,自然是有实力的指示,否则谁敢做这样的事?这种事只怕不单发生在南方市,之前在柳市会不会是这样,杨秀峰也没有接触到这一块。
  见到这些令人心惊的事实后,杨秀峰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解决那些工人的退休问题该能够做到了吧,市里或许反对的声音比较大,但自己要是咬牙不放,陈丹辉和黄国友两人能不能坚持住?当然这样做会在市里得罪绝大多数的人,也会涉及到之前的那些事给揭穿的危险,但他们心里也会发虚的吧。
  这个可真不敢肯定。
  老师的工资,涉及面太大。杨秀峰觉得这个问题得先缓一步,作为从教师队伍里走出去的,才理解到教师的贫困与艰难,也理解这一令人感到悲摧的职业在市里的领导心目中那种所谓的“地位”。全市的教师群体总计会有四五万人吧,每月扣留按平均一百元算,全市每月就有五百万,一年就是几千万的节省,虽说还不够领导们花用,但总会缓解很多压力的。
  杨秀峰在心里一声叹息。
  叹息又怎么样?弱势群体本身就是给一些投机的人来糊弄的。
  南方市虽说财政收入很低,来源少,但领导们在花钱上不会比其他地方的领导少。这也是所有手握权力者的共同心思吧,要不是因为那个花钱,能够用公有资源为自己谋利,经营晋升或保位的便利,谁还肯这样没皮没脸地去钻营?
  杨秀峰在这上面是有着切身体会的,只是,如今自己的生存目标有了改变,那种普遍的掌权者的心态却是共同的,不难让人想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