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6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妈的江帆,你真是死猪不怕烫,还这么犟!江帆,这回你死定了,别说我们袁家没给你机会!
  袁小姶死死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狠狠地咬着下嘴唇,居然咬出了血丝……
  下午,爸爸把她叫回去,让她来看看江帆,顺便跟他说明天是爸爸的生日,看他是什么反应。她知道,爸爸也是在做最后的努力,如果江帆现在回头还不晚,属于他江帆的东西,还会回到他江帆的手里,至于翟叔叔也来的话,就是袁小姶随口编出来的,她就想用这话再深入地试探一下江帆。
  江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现在已经是到了黄河中心的人了,有什么傲气的?撕碎你这点可怜的傲气太容易了,你就等着被毁灭吧!
  此时,对江帆深深的恨意,让袁小姶的脸扭曲变了形,她的眼里流出两滴冰冷的泪滴,默默地戴上大墨镜,走了出去……
  一天下午,刚上班的丁一,正在新闻制作室改配音,温庆轩就给她打电话,让她带着一个摄像记者,速速赶到市委,来参加就要召开的常委会。这也是亢州多年的惯例,有些研究工作的常委会,都是要有记者参加的,也是向观众传递一个信息,让大家能及时了解市领导在想什么、干什么。
  自从丁一这个节目变成她和冯冉两个编导后,温庆轩担心冯冉误了新闻这边的事,所以,就让丁一也兼职做了新闻主持人。
  今天她刚上班,新闻制作室就打来电话,说是李立说的,让她去改个配音,丁一来到制作间后,当制作人员把稿子给她时,她才发现这篇稿子不是自己配的音,再一看稿子的内容,是一家酒店装修后重新开张的消息,尽管避开了开业这个事实,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重新开张,这是一条典型的商业新闻,软广告,而且是冯冉自己写的稿子,自己拍摄,自己配音。
  丁一知道,冯冉交际面广,大凡是类似这样的关系稿,冯冉都是自己去拍,去写,去配音,而且不许当班编辑给她改稿。对于商业新闻和开业庆典的稿件,在收费、措词、稿件长度等方面局里有严格的规定,但是这些规定对冯冉不起作用,因为新闻初审是李立,最后总审是温庆轩,但温庆轩常常因为时间关系,来不及审稿子,就交给李立总审,李立这关对于冯冉来说形同虚设。所以,时不时的就会有这样的稿子上了新闻节目。等温庆轩知道后已经播出了,温庆轩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水清无鱼,温庆轩深知这个道理。

  由于是冯冉的稿子,如果丁一改的话就要从新配音,总不能一条新闻里出现两个人的声音吧,但是着就要求她的语速和冯冉做到一致。她问道:“怎不让冯冉自己改?”
  制作人员说:“我们刚跟冯冉联系了,她去锦安电视台了,跟李局走的,李局说让你改。”
  既然是纠错,由她再配一次也无所谓,毕竟播出的节目不能有明显的遗憾出现。
  丁一有些为难,因为这条新闻已经剪辑好,时间已经固定,冯冉的语速很快,的确是播新闻的好手,播新闻的标准语速是一分钟一百八十个字,但是现在信息量增大,所以要求新闻的播音员就要做到每分钟二百六十个字左右,但是冯冉可以做到每分钟三百二十个字,她播广告的语速可以达到每分钟三百八十个字以上,所以,台里的广告配音大部分是她的声音。而丁一熟悉了专题播音,她的语速是赶不上冯冉的语速。丁一反反复复念了好几遍,直念得嘴皮都木了,有心想删掉两句话,又怕冯冉不高兴,只好不停地揉着嘴,还自嘲地说自己是拙嘴笨舌,把制作人员逗得笑的不行。接到温庆轩让她去常委会的电话后,她又飞快地念了一遍,语速快的都失真了,最后相差三秒种,她摸着麻木了的嘴唇说道:“你们在处理一下吧,再也快不了。”这才从制作室出来。

  等丁一和摄像记者赶到市委会议室的时候,温庆轩耷拉着脸说:“怎么这么磨蹭?快开始了。”
  丁一说改配音着,改了好几遍时间都对不上。温庆轩问是谁的稿子,丁一说是冯冉的,温庆轩皱了一下眉,他知道,如果是冯冉写稿,保准是关系稿,就问了什么内容。丁一都没敢说是酒店开张的内容,就措了个词,说是提高服务质量的内容,温庆轩又进一步追问提高什么服务质量,丁一这才说是酒店提高服务质量的内容。
  温庆轩明白了,继续问道:“那篇稿子谁签的字?”
  丁一摇摇头,说:“没太注意。”其实,丁一早就看见了,上面有李立的签字。
  温庆轩就阴着脸不说话了,带头走进会议室,有两三个参加会议的局长,早就等在那里,无疑,他们跟这次会议的内容有关。

  丁一便在往常的角落里坐下,看着摄像记者在架机位,主要机位都是对着市委书记和市长两个主要位置的,但是恐怕今天江帆就要缺席了,钟鸣义走后没有回来过一次,他也不可能回来开会,毕竟这样的会经常开。
  她正在盯着市长那个座位出神,会议室的门被工作人员拉开,领导们鱼贯而入。
  打头的是市委书记韩冰,很快,她的心脏就跳了一下,因为,在韩冰的后面,出现一个比他高出不少的一个头顶,她紧盯着门口,果然,那个熟悉的身影就出现了在门口,清瘦,高高的,但依然是仪表整洁,风度翩翩,犹如玉树临风般地进来,坐在了那个位置上。
  丁一佯装没看见他,低下头,展开采访本,翻到空白的一页,但是一直没有停止用余光打量他,她也知道他看见了自己,只是自从他的妻子袁小姶来亢州闹过之后,在公开场合下见面,丁一都是对江帆避而远之,连一个眼神都不敢跟他交流。
  散会后,丁一和摄像记者最后才出来,走到一楼大厅,他就看到曹南、张怀和朱国庆等人送江帆上了小许的车,金生水给他关上车门后就坐到了前排座位上。
  江帆降下车窗,伸出手跟大家再见,这个时候他就看见了丁一,愣了一下,再次冲他们这边挥挥手……

  这是丁一在亢州这座权力机关的大楼里,看到的江帆最后的影像,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在这个地方见到过他,尽管三天后他又回来过,但是她没有在这里见过他,他那个挥手的影像,似乎预示着什么,定格成了永远,一直在她的心中磨灭不掉…...
  望着江帆的车消失在大门口,丁一的心里有些难受,莫名其妙地眼睛就有些酸痛,坐在温庆轩的车里一言不发……
  天气有些闷热,天边有雷声由远及近地传来,这是进入主汛期以来最为标志性天气,天气预报说今晚有雷阵雨,中到大暴雨,亢州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几乎都跟防汛有关。
  她不知道江帆他们在半路上会不会赶上雨?

  坐进车里,温庆轩说:“小丁,这篇稿子你用多长时间能写出来?”
  类似这样的会议,丁一已经有了经验,在会上就基本拉出一个大概,只是往稿纸上写的时间,她说道:“十分钟。”
  “那好,加班把这条新闻上上。”
  “今天的新闻已经做完了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