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5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家栋沉默了半天,才说:“小子,先说说你在亢州留下什么后遗症没有?”
  彭长宜就是一愣,说道:“没有,什么都没有。”
  “仔细想想,经济上的,或者经你手审批的一些事情?”
  彭长宜想了半天,说道:“没有,我那时是副市长,经我手的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事情。”
  “北城呢,比如基金会什么的。”
  彭长宜意识到了王家栋的意思,就说:“基金会就有我一个亲戚,在财务科,负责基金会一些账目,因为基金会还有款没有还完,再说她的关系在棉纺厂,北城属于借调,我跟基金会没有任何瓜葛,那会没有,现在更不会有。”
  “那就好,既然给他送行,就低调一些吧,范围能小则小。”王家栋嘱咐道。
  彭长宜的后背就有些冒冷气,说道:“您是不是多虑了?”
  “什么事多虑一些总没有坏处,防患未然。市委和政府班子成员肯定要组织给他践行,范围也不会大,因为去党校学习很正常,不会大张旗鼓。你们的活动该怎么进行怎么进行,我能参加就参加。还有,遇事要沉着,低调,少说话,别觉着不在亢州了说话就没把门儿的。”

  彭长宜连声说道:“明白,我明白。”
  放了电话,彭长宜反复琢磨王家栋的话,他是非常信服和依赖王家栋的,既然他都对江帆的前程表示出担心,那就说明眼下江帆去党校学习,的确不容乐观。
  想到这里,他给戴秘书长打了电话,问她晚上有时间吗?如果有时间的话他过去呆一会。戴秘书长说她在省里开会呢,问他有什么事?彭长宜说那就算了,等您回来再说吧。
  戴秘书长料定彭长宜有事,就说道:“长宜,跟阿姨就别吞吞吐吐的了,有事就在电话里说吧,我这会说话也方便。”
  听她这么说,彭长宜反而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就说道:“我就是想问问,符合什么条件的人才能去中央党校学习?”
  戴秘书长愣了一下,说道:“长宜,你什么意思,就为了这么一个小儿科的事吗?再说目前三源的工作刚刚铺开,你能走得开?即便你想去,邬友福也不会同意,市里也不会同意的,你是不是为你江帆的事担心了?”

  戴秘书长倒是爽快、直接,说话没有给彭长宜留后路,彭长宜也就不能装下去了,他笑着说道:“呵呵,阿姨,您知道我跟江帆的关系,我能有今天也多亏了他的提携,他这样不明不白地去学习,是不是市委对他有什么说法?”
  “长宜,江帆去党校学习的事我也是刚知道,那是市委决定的,不会有什么问题,是正常学习,你别多想,也告诉他别想多了,安心学习,不是有了一个钟鸣义,所有去党校学习的人就都是有去无回。”
  彭长宜听她这么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就说:“好,那阿姨您忙,谢谢您……”说着,就要挂电话。
  戴秘书长说:“长宜,能看出你和江帆是真心要好,我也接到了几个人的电话,包括亢州的,我也是这么回答他们的,只不过我没有拿钟鸣义做例子,不过我知道,那些人关心的不是江帆的未来,而是江帆这次能不能腾出他屁股底下的位置,我这样说你知道就好了。”
  不用戴秘书长说,彭长宜也能知道这些人的用意,如果不是因为跟江帆的关系,他彭长宜说不定也会一个大市市长的突然学习而兴奋呢?官场上的任何一件事,都能引起人们的反复揣摩和深思的,部长不是揣摩的还要深吗?这也许是人在官场上必须要有的敏感性,要善于从每一次大大小小的人事变动中,嗅出政治倾向和所面临的是危机还是机遇,要善于规避风险、把握机遇。
  派干部去党校学习,作为政府秘书长的戴俊苹,也可能的确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而且她目前还不是市委常委,有些事她知道,有些事可能不知道,即便知道也是中间经过了一个环节。彭长宜就想,等忙过这段,他要好好去市里走走,总不能自己消息的涞源总是依靠部长吧?
  可是,他又想想,即便锦安想动江帆,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就放出风声吧?怎么也得等江帆学习快结束的时候,所以,无论是戴秘书长还是别的领导,这个时候即便能揣摩出什么,也不会跟任何人透露的,唉,自己太不沉稳了,想了想还是部长嘱咐得对,要沉着,低调。
  由于彭长宜安排给江帆践行的宴会,跟亢州市委书记韩冰安排的践行宴撞了车,所以,这头的彭长宜就只好放弃了,江帆宽慰他说,咱们弟兄有的是时间,别搞那么隆重,好像我不是去学习,而且去就义。
  江帆走的时候,彭长宜没有回来,他第二天早上,给江帆打了电话,知道一会金生水和小许送他去北京报道,他们约好在北京聚。
  丁一也没有单独跟江帆见面,自从知道江帆要去北京学习的事是真的了后,丁一的心里始终压着一块石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沉重感和失落感,这种沉重和失落,她无法排解,不能跟任何人说,不能跟江帆说,也不能跟彭长宜说,因为跟彭长宜说了,彭长宜就会告诉江帆,那样徒增江帆的烦恼。
  在江帆头去北京报道的头天晚上,她就有些坐卧不安了,几次看表,想给江帆打电话,但她知道江帆今晚有应酬,市领导给他践行,但她还是往江帆的宿舍试着打了一个电话,没有人接,江帆还没有回来。
  直到夜里十一点多种,丁一的电话才响起来,她腾地从床上一跃而起,把电话机直接抱到床上,拿起听筒,迫不及待地“喂”一声。
  “呵呵,你打电话着?”果然是江帆的声音。
  丁一说:“嗯,你刚回来吗?”

  “是的,我喝高了。”
  丁一听出他说话时舌头有些不听使唤,就说道:“明天要去报道,晚上怎么还喝这么多呀?”
  “不碍事的,睡一觉就好了,你还没睡?”
  “是不是在等我电话?”
  “是的。”丁一鼻子一酸,嗓子眼就跟着一阵生疼。

  “呵呵,我没事,别担心,没事的——”他大着舌头说。
  “嗯,我知道……”
  “想我就给我打电话。另外,我有时间就会回来看你,你也可以来北京看我。”
  “嗯……”丁一鼻子酸酸的,再也装不了平静了,声音就打着颤地出来了。
  江帆怔了怔,说道:“小鹿,别伤心,亢州离北京这么近,而且,也就是三个月的时间,想我,我就回来见你,方便了我就给你打电话。”

  丁一哽咽着说:“你不会方便的,晚上你们也要学习,而且不是一人一间宿舍,白天上课也很紧张,平时要求都是关机,即便是出来一会也要请假。”
  “呵呵,情报摸得挺准,听谁说的?”
  丁一说:“谁都知道党校的纪律。”
  “呵呵,党校肯定会有纪律,不过不是监狱,会有自由的时间的。”
  “嗯,我懂。”丁一揉了揉鼻子说道。
  “不用为我担心好吗?”江帆的声音温柔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