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1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语权是区长的,他对着我笑着说:“什么有意思。她脑子坏掉了,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都让我震惊,实在太差劲了,这是看我现在手里有点权,就像以权压人,我都跟她说过无数次了。我是人民的公仆,要为人民服务,怎么能做出这种以权谋私的事呢,这愧对党和人民对我的殷切希望啊!”
  官腔打的好,佩服,不过,听的我头疼。这区长比他老婆还难缠,他老婆怼两句就怼两句了,可这区长说的都是大道理,冠冕堂皇,都是套路,这种人我了解,嘴里面都是这种话。可是实际上,却不是这样做的,道貌岸然,虚伪。
  这事吧我也不想过多纠缠了,你别来找我麻烦,我也不找你麻烦,我笑笑,说道:“说的好。”
  区长说:“那您看是不是...”

  我装作不懂,说道:“我没听懂你的意思。”
  区长笑笑,说道:“您能不能跟纪委的朋友说一声,高抬贵手?”
  我惊讶的说:“什么纪委,这话怎么说的。”
  区长的脸有点不自然了,他说:“这事就让它过去了,咱们都好说。您看怎么样?”
  我恍然大悟,说道:“你以为我找了纪委?这是误会,我没什么背景,我怎么会认识纪委的人呢,可能是别人吧,要不你再问问?”

  “狗日的,这孙子太狠了,要把我赶尽杀绝啊!还好我提前有所准备。”
  区长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在了我的手里,嘴里嘀咕道:“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我说:“你是区长吧。”
  区长点点头,说:“我是。”
  我说:“你是区长怎么还能知法犯法呢,你这是行贿!”
  我的手抽回来,没接。
  温度似乎一下子冷了几度。区长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站在身后的中年妇女露出一丝怒意,很快她便低头掩饰,想来过来之时已有所要求。
  人性如此。
  “不是知法犯法,这是歉意,多有打扰,影响了您的休息,一点小钱,补补身体。”
  区长笑得璀璨,眼睛都快笑没了,话说的无懈可击,老油条。
  我笑笑,说:“还是免了,我虽然没什么背景,不过钱还是有一些,况且大姐也没有影响我,反而给我增添了许多乐趣,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就不要跟我客气了,我这伤口还没好,说几句话就累,要不你们先回吧,我要休息了。”
  这事已经开始,断然没有结束的道理,纪委那边说查,大概也是有事可查,一区之长,还是新区。方方面面可以玩忽职守的地方很多,这位区长想通过我制止,实话说晚了,况且我也不愿意,最近有个电视剧叫人民的名义,说的就是腐败,我觉得是时候给这样的人一点教训了。

  下了送客令。区长和区长夫人面有不甘,却无可奈何,东西我也让他们拿走,他们坚持留下,我对护工笑笑,让护工拿到门外,我想就算再愚笨的人也能品出我的意思。
  终于走了,清净了。
  嘎吱!
  门被推开了,我望着窗外,没有回头,我想,应该是护工回来了,刚刚我让他去问问医生,我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血手,是一根刺,刺在我心里,拔不出来,却备受煎熬,刺痛,那个女人,不仅仅是一个刺,还是一把剑,悬在我头上的剑。

  我要活,我要我的家人也活,任何威胁到这一点的人都该死。
  手不由的用力,握紧,是渴望。
  拔出刀,飞出,刺入,鲜血喷溅,目标倒地。
  脑中不断的出现这样的画面。
  我,如痴如醉。
  “我想喝点水。”

  我吩咐着,我知道,十秒钟之后,一杯温水便会递过来,毕竟护工拿了钱,这是他应该做的事。
  没有熟悉的脚步声,而是吱吱吱轮椅转动的声音,我缓缓的往后转头,在看到来人之前,听到让我魂牵梦萦的声音。
  “凉的?温的?还是热的?”
  平平无奇的声音,没听出任何的感情,却让我欣喜若狂。

  转头,视线落下。
  咕咚!
  喉结的声音。
  我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淡淡的说:“你,怎么来了。”
  白子惠浅浅一笑,说道:“我来看看你。”
  与我一样,她也坐在轮椅上,我注意到,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这一路上,应该她自己转动的轮椅,很吃力,尤其是她也受了严重的枪伤。
  一瞬间,我明白白子惠出现在我面前付出了什么。
  可是,我不能再害你了,白子惠,请原谅我。

  白子惠妈妈的话犹在耳边,下跪,乞求的眼神,作为母亲的殷殷关切,我明了,这个女人如我一般,深爱着白子惠。
  答应了她,是承诺,况且我也明白,我还是孤家寡人比较好,要不害人害己。
  生命只有一次,不开玩笑的。
  其实,之前我考虑过,当特勤。会不会对白子惠不好,出生入死,还得罪人,不过只是想想罢了,没真的考虑过,这次出事,让我深切的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所以,放手。
  所以,抱歉。
  悠悠叹了口气,我说:“你不该来的。”

  不见,对我和白子惠都好。
  见了,只是徒增烦恼,不过,我是想见的,看到白子惠,心里很满足,有甜蜜的感觉,可惜,握在手中的沙终会散去。
  白子惠定定的看着我,说:“可我还是来了。”
  双眼中好似带着水,款款深情。
  好像回到了过去,那般的甜蜜。

  大概,那一枪,面对生死,白子惠想通了。
  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白子惠手转动轮椅,轮椅缓缓的往前移动,轮椅带着她来到了我身边,她的衣服好像是刚刚洗的,有一股清新的味道,有着阳光的温度。
  短短的几米,很是吃劲,白子惠的额头有一层细小的汗珠,从她的病房到我的病房,不远,可对于白子惠来说,很远。
  没人陪她来,说明她偷偷过来的,这样的白子惠,让我感动。
  还没说话,门开了,白子惠一惊,马上回头望去,与此同时,我听到了白子惠的心声。
  “千万不要是我妈找来,千万不要!”
  短短一句话,我便知道,白子惠的妈妈应该跟白子惠提过了。
  进来的是男护工,他看到白子惠一愣,显然没想到我有访客,我说:“你先出去,帮我把门关好。”
  男护工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白子惠转过了头,长吐了一口气,旋即,她苦笑一声,说道:“董宁,你似乎不希望我来。”

  我说:“要听真话吗?”
  白子惠点头。
  我没有停顿,说道:“是的,我不希望见到你。”
  白子惠说道:“董宁,你好绝情。”
  平白直叙,却让我听到空气哭泣的声音。
  心痛之余,没由来一阵烦躁,现在怪我。早先为什么那个态度,拒我于千里之外,现如今,怎么再续前缘。
  “绝情,似乎说的不是我吧。”
  我淡淡的说,白子惠离我好近,却又好远。

  白子惠说:“你在抱怨。”
  日期:2017-05-07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