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5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凤喜默然地点头,难道说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吗?
  第四央巡视组的的干部早有思想准备,知道马凤喜与西华县肯定是一个大案子,但是真正调查起来,案件的复杂性与扩大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在马凤喜的带动下,西海省官场与矿产资源开发的单位、领导纷纷牵涉其。这是建国以来,西海省官场最大的一次震荡,西海省委、省政府面临着强大的压力。
  张清扬见到马凤喜本人的当天,把他依法拘留了。
  随后,专案组将马凤喜近年来签批过的《采矿许可证》备案调出后发现,马凤喜违规发放《采矿许可证》居然多达120户企业。跟据这些企业提供线索,专案组一家挨一家进行巡问调查,马凤喜的受贿记录终于渐渐浮出了水面。

  前年十月,西华县大丰矿业的马老板因申报《采矿许可证》的手续缺少矿储量核实报告,本难通过审批关,好在有“高人”指点,带4万元约马凤喜在国土厅楼下见面。当年春节,马老板又给马凤喜家送了几条烟。马凤喜回家打开塑料袋一看,里面装着的是一捆捆现金。经过第一次四万元的试探后,马老板第二次直接送了十万块钱。春节刚过,马凤喜便审批同意发放了大丰矿业的《采矿许可证》。

  去年五月,西海省金山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某想收购西华县某铁矿,为了尽快办理好铁矿转让和变更登记等手续,刘某经人介绍来到马凤喜家,随后留下了10万元人民币;时隔一个月,刘某又来到马凤喜家,送20万元。两个月以后,在马凤喜的帮助下,西海省国土资源厅向金山矿业公司发放了《采矿许可证》。在这次交易,国家损失了几百万元。
  今年春季,因《采矿许可证》迟迟办不下来,龙山市三金矿业的赵某有些恼火,尽管有龙山市政府出面“帮忙”,但省国土厅似乎并不“买账”。随后,马凤喜的一个电话让赵某喜出望外。在赵某的车里,马凤喜提出自己正在学车,能否借台车试练,赵某很快心领神会:“看马处长说的,借什么车,买台车给马处长好了。”随后递20万元。
  种种档案表明,虽然马凤喜只是个处长,但他的权力非常大,矿山能否办到《采矿许可证》全靠马凤喜签字。这样,凭借着手的“发证大权”,马凤喜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了人民币588.6万元、美元19.5万元,张清扬给马凤喜算了一本账:案发前的三年时间内,马凤喜平均每十天会有一笔发证收入;如果把受贿总额按日平均,马凤喜每天则有6000多元人民币进账。
  从最初只收熟人介绍的“发证费”发展到后来,马凤喜几乎见钱收,即便是陌生人,马凤喜也是来者不拒。张清扬知道这些情况后很意外,特意问马凤喜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不怕有人故意害他吗?
  对此,马凤喜有的解释是:“矿老板给我送钱是对我的尊重,也是对我权力的认可,我为他们办了事、发了证,收点钱不会出什么事。”
  “可是你现在还是出事了!”听了他的解释,旁边的贺楚涵有些懊恼。
  “这是次意外,要不是公丨安丨局那事,你们央巡视组能查到我一个小处长的头发吗?”马凤喜十分无奈地说道。

  张清扬无言以对,面对这样的人,他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不过想了想,他微微一笑道:“马处长,也许一个小小的处长可以迁出不少大干部,是吧?”
  马凤喜看了眼张清扬,无所谓地说道:“我说过,你只要有胆子查,我有胆子说。我活到现在,该享受也都享受了,没什么好怕的,有些事是我不说,你们也会查到,还不如我主动一点,也算个认罪态度良好,协助你们办案,是吧?”
  马凤喜的态度令贺楚涵很气愤,她真想扑去踹他两脚。张清扬拉住贺楚涵,点头道:“你说得很对,只要你能帮助我们,你的罪行会减轻的。”
  接下来,在查办马凤喜个案的同时,一个更具挑战性的现实摆到了专案组面前。国家规定,铁矿生产开发必须“五证一照”齐全。“五证一照”指的是:采矿许可证(国土资源部门核发)、铁矿生产许可证(矿业管理部门核发)、安全生产许可证(安全生产监督部门核发)、矿长安全生产许可资格证(安全生产监督部门核发)、矿长资格证(安全生产监督部门核发),以及营业执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发)。

  马凤喜所在的国土部门仅负责核发《采矿许可证》,矿主又是靠什么手段通过其他证件核发环节?核发其他证照的铁矿、安监等部门是否也存在职务犯罪?西华县那么多违法小铁矿,除了有马凤喜的帮助外,有没有其它部门或者当地领导干部的庇护呢?这几乎是一个不需要猜测,只需要去寻找证据的疑问。
  马凤喜被抓一个月以后,专案组顺藤摸瓜,两名副厅级官员随之浮出水面。原西海省矿业安全监察局副局长王某;原西海省铁矿工业局副局长李某。
  据专案组查明:王某在担任西海省矿业安全监察局副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人民币425.9万元、美元5.1万元;李某担任西海省铁矿工业局总工程师、副局长期间,受贿人民币162.8万元,美元3万元。
  拔出萝卜带出泥,随着两名厅级官员的落马,专案组迅速启动侦查一体化机制,横向打击其他资源管理部门的职务犯罪。随后,大批干部被立案侦查。西华县委县政府11名常委有六人落马,其它几个受到行政处分,可以说西华县整个领导班子都烂掉了…………
  从五月起,由马凤喜案件深入调查后,西海省检察机关先后立案50起,查办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案件19件,受贿案件7起,行贿案件15件,非法占用农耕地、非法开采、重大责任事故等案件9件,挽回国家损失数千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在这宗渎职腐败系列窝案,西海省有7个地区的多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卷入其,行贿矿主多达200多名。马凤喜等人的判决书厚达100多页,其记载的每一笔贿赂均为行贿人主动“送门”。
  从四月旬一直调查到七月份,西海省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系列渎职腐败窝案历时三个多月在海安市级法院陆续审理完毕。马凤喜等系列案件是典型的官商勾结案。在此案,国土、铁矿、安监等不同系统的数名要员先后落马。
  这是一宗发生在铁矿领域的系列渎职腐败窝案,窝案涉及行业范围之广、造成危害之大均为西海省历史之罕见。这一切,都是从最初的线索——一万元美金和四根金条开始。如果没有那天张清扬心血来潮要去海安市公丨安丨局,如果不是那天的刑侦队长把口供交给胡局长,没有这些事情了。有些大案,往往都是起源于一件小事。通过这件案子,让张清扬印象深刻,也对纪检工作加深了了解。
  当西海省的系列渎职腐败窝案调查结束后,央对西海省的处罚也发了下来,原海安市市长被免职;原西海省委副书记、海安市委书记调任省人大出任副主任;原西海省省长被免职,调任它职;原西海省委书记行政记过一次,点名通报批评,引以为戒。对于这个结果,西海省黄书记已经相当满意了,这个也是他到头走动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向副书记也帮他说了句话。必竟在案件查办过程,黄书记全力配合。如果不是黄书记的配合,案件的审理也不会如此迅速。

  日期:2017-05-07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