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2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卫生队在团部,但是并不和团部机关一起,而是临街的一个独立小院子,有对外的门诊。安镇的医疗条件较一般,出于为地方医疗提供支持的考虑,701团的卫生队是被批准对外服务的,费用的收取按照公立卫生院的来。
  “什么兵?”李牧追问。
  方华支支吾吾的说道,“好像是肠胃炎,我也不是很清楚……”

  泡病号。
  李牧脑子里一下子闪过这三个字。阿拉图哨所的居住条件尽管不错,但这里却是所有哨所最偏的位置,而且海拔三千多米,待着自然的没有山下的安镇那么舒服。
  “多长时间了?”李牧又问。
  方华犹豫了,不知道该不该照实说,但这由不得他。
  李牧道,“行了,你去忙你的吧。”
  方华一愣,猛然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一个当面改正的机会,只得失魂落魄地离开了饭堂。但他不敢走远,在炊事班那里候着。
  外人走了,哥俩可以说说体己话,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一九八二年茅台倒,连续三杯下肚。
  石磊道,“班长,其他弟兄怎么样了,林雨和云云呢,还有老杜,耿帅,他们怎么样了?”
  李牧的神色逐渐暗淡下来,想起了耿帅,勉强一笑,说,“我只见过杜晓帆,他调到了反谍部门,现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感慨了一声,石磊道,“其实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在这里待着,一点意思也没有。想起咱们的老部队第三旅,咱们的猎人突击队。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
  “我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李牧道。
  又是一杯。
  李牧犹豫着是否告诉石磊关于耿帅的事情。
  表面没心没肺的石磊,内心十分的细腻,他感觉到班长没变,尽管军衔变化很大。他敏锐地察觉到了李牧的犹豫,盯着李牧,问道,“班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灌了一口酒,李牧沉声说,“耿帅死了。”
  石磊瞪大了眼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他参与了窃密组织,死在我面前。”李牧的心隐隐作痛。
  石磊粗粗地喘着气,满满的倒了一杯一口喝掉,心的闷气无从发泄。
  李牧把耿帅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末了,他道,“我很后悔。当时我应该察觉到耿帅的心理问题。如果当时早发现,他也不至于走这条路。我,对不起他。”

  “班长。”石磊摇头,“与你无关。以他的性格,算你当时发现了,也未必能让他放下心结。他是一个内心孤傲的人,想法偏激,这样的结局,是他自己选的。”
  “说一千道一万,我这个班长,都逃不掉责任。”李牧缓缓摇头,轻轻摆了摆手,“不说这些了。说说你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石磊深深呼吸了一口,缓缓说道,“在南港海军基地结束了审查之后,我被带回了军区司令部,具体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最后没有处分我。随后调到了战略军区,我问猎头你们的情况,他不说,把我扔到了战略军区司令部。”
  “猎头走之前告诉我,我会先提干,然后再军校,以尉副连职的身份入学,石家庄陆院,毕业后提尉正连职。班长,你了解我,我石磊不是在乎这些芝麻绿豆的人。但我接受不了黑暗!”

  深深的呼吸一下,石磊咬着牙齿说,“战略军区政治部干部部的一名干事找到我,他劝说我放弃军校的名额。我当然不答应。这些是我石磊在战场杀敌得来的,这是部队对我的表彰,我不可能让出去。接着,政治部的某位领导亲自找我谈话,希望我能放弃名额,并且许诺,会让我顺利的续签到军士长。”
  “班长,当士官还是军官,我真的不是很在意。我石磊什么水平我自己知道。如果没有猎头提到的军校这个事情,继续走士官这条路也走了,我心甘情愿,士官没什么不好的。但既然军校的名额是我的,我没理由让出去!”
  “后来那位领导也生气了,直接告诉我,名额是让给军区某领导的侄女的。希望我能懂点事,否则以后在部队待着会较难受。我石磊******什么时候怕过这个?威胁我!当时我说了,要名额没有,要命有一条,首长你高兴你拿去!”
  李牧的脸色变得很阴冷了,他道,“最后你被发配到了这里,是这样吗?”
  石磊缓缓点头,喝了一口酒,吐出胸的闷气。
  基本情况很清楚了,石磊不会来事,挡了某领导侄女的路,结果是被发配到边防部队。他当时是下士,按照服役年限,到今年正好是士的最后一年。
  这么些年,李牧基本可以想象得到,石磊是怎么挺过来的。
  “好狗不挡路,当时在某领导眼里,我可能是一条不好的狗吧。”石磊自嘲地说道,语气充满了对部队的失望,对信仰的怀疑。
  李牧的心一阵阵的痛。

  最痛莫过于心死。
  一个班的兄弟,吃喝拉撒全在一起,再没有谁谁如他们这般相知。李牧非常的明白石磊的心情。
  曾经他李牧也遇到过这样的困惑——这支军队到底怎么了?还是那支红色军队吗?
  李牧是幸运的,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好连长。

  “石头,还记得咱们的老连长徐岩吗?”李牧说,他必须得让石磊走过这个坎,“当年我坚决不留队,老连长找我谈话。”
  “我知道,连长指导员找你谈了好几次。”石磊道。
  李牧说,“那个时候我对部队很失望,我以为这是最后一片净土,事实却很残酷。所以当时我很坚决,一定要走。”
  “老连长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没有所谓的净土。只是,难道因为如此,要放弃自己的理想?这是懦夫的思想。这支军队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没有完美的人,也没有完美的集体。正因为这支军队里始终有大部分的心坚守着最初的信仰,把人民的嘱托装在心里,因此我们的军队才会一直的想着好的方向发展。”
  “如果连我们这些意志坚定的人都要抛弃这支军队,未来会如何?我不敢想象。从也门回来,我东奔西跑做了不少事情。我知道,算我不去做,也一定有别人去做。但我去做了,我心安,我找到了自己价值,我找到了待在部队里的意义。”
  “两百多万人,你指望所有人都秉公执行不现实。但是我告诉你,石头,别人我管不着,谁让我兄弟难受,我让谁哭,谁让我的兵吃亏,我让谁****。”

  石磊望着李牧,怔怔的,良久,他道,“班长,你一点也没变。”
  李牧扯着嘴角笑,拿起放在一边的迷彩服衣,指了指面的军衔,道,“校团长,牛逼不?”
  日期:2017-05-07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