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2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华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提着小心脏飞跑过去,这才看清楚了李牧迷彩服衣领章的军衔。
  两杠三星!
  新来的团长!
  这么的年轻!
  “报……报告!”方华硬着头皮,心跳加速地向李牧敬礼报告。
  李牧回礼,“稍息。”
  方华连忙往前走了几步,低着脑袋陪着笑脸说,“团长好,欢迎团长莅临指导。”
  “你不欢迎我也得来。”李牧道。
  方华顿时尴尬了,他对新团长的情况只限于知道是个很年轻的总部来的干部,但绝对的想不到这般年轻。看去与军校毕业生有什么区别嘛。方华想认真观察一下,抬起头对李牧的目光,很快的躲闪开了。
  他知道区别在哪了——长期身居高位的气势。
  李牧道,“你们哨所是不是有一个叫石磊的兵?”

  方华道,“报告团长,是的,石磊是我连一排三班长……”
  说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新团长真的和石磊是认识的!
  不好!
  方华浑身一颤,此时此刻,石磊还被关在禁闭室呢!
  他赶紧的给身后的排长打眼色,“快去把石磊同志叫过来。”
  排长心领神会转身要跑,李牧忽然的出声喊住他,“别急,带我过去。”
  方华眼前一黑,差点没昏死过去。

  只能硬着头皮带着李牧过去。
  阿拉图哨所鸡飞狗跳起来,新团长到任没几天,在这个时候突然的跑到哨所来,也没有提前通知,让官兵们想起了之前新副团长的突击检查。但是,那毕竟是副团长,而现在过来的是团长!
  一把手的杀伤力有多大,尤其是在部队里,官兵们太清楚了。
  不用方华吩咐,两名排长悄悄的走了,随即整个哨所忙乱起来。
  瞬时间,搞内务的搞内务,打扫卫生的打扫卫生,站岗执勤的打起精神的打起精神,几个藏在寝室里打牌的更是吓得屁滚尿流,赶紧的收拾起来一窝蜂的跑炊事班那边去帮厨。
  所有的库房都被打开进行紧急的整理,包裹房里,布满灰尘的官兵的个人物品都装在统一的迷彩旅行袋里,很长时间没有整理过。马过来几个兵,把每一个迷彩旅行袋都修整成方方块块的,每一个角都要在一条线……

  一班长看见一名很年轻的校大步走来,身边跟着政治处肖铁宇主任,指导员方华亦步亦趋地低头引着脸色尴尬,敬礼问好之后,一班长打开了禁闭室的门,然后闪到了一边去。
  石磊坐在床铺那里,老僧入定一般端着内务条例看,侧对着门口。
  李牧站在门口那里,看清楚了石磊。
  不知道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处,李牧艰难地唤了一声,“石头。”
  闻言,石磊浑身一颤,慢慢放下内务条例,慢慢转过头看,看见了李牧。石磊的瞳孔放大,浑身开始因为激动而颤抖着,死死咬着牙关,嘴唇也都在发抖。
  “班长……真的是你。”石磊艰难道,鼻子发酸,泪眼很快模糊。
  肖铁宇早目瞪口呆了,再傻也看得出来,李牧团长和这个兵不但认识,而且关系非常的深,一声班长道出了所有的信息——他们以前是一个班的战友!
  方华更不用说,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坟头草一米多高了。
  李牧缓步走过去,看着老兄弟。
  石磊还是那副丑陋的面孔,还是那矮小如武大郎的身材,但他的眉眼之间已然不是当年那个热血沸腾的大郎,多了沉稳,也多了孤寂。
  “班长……”石磊哽咽着,几年来的委屈似乎从来没消失过,全埋在了心底,在这一刻,见到了班长的这一刻,全都爆发出来了,汇集到一起,也仅仅是一声饱含不甘与不屈的“班长”……
  站在石磊面前,李牧定定地看着他,望着这个与自己出生入死四年以来杳无音讯的兄弟,领章的士军衔此时此刻是如此的刺眼。
  李牧突然的抬脚狠狠的踹在了石磊的肚子,石磊被踹飞向后,重重地摔倒在地板!

  突然的变故让肖铁宇等人吃惊不已,这是什么路数?这含情脉脉的深情款款的可见感情多么的深厚,怎么这李大团长脑袋抽筋了去给老战友一脚?
  这李大团长到底什么思维,怎么总是跟别人不一样?
  全都被吓到了,真是冷血无情的人啊,对老战友都下得去脚!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军校去了吗?怎么他娘的成小士了?你他娘的怎么这么怂!你怎么不敢跟猎头干一架呢!自己应得的不敢据理力争你特么的你怕什么!他陈韬算当了总长也是猎头,别说他娘的一小副总长!你怕个叼啊!”
  李牧怒火烧,去指着石磊怒骂!

  怒骂!
  痛斥!!
  恨铁不成钢!!!
  李牧是骂爽了,见着老兄弟太激动,以至于他忘了身后门外还站着其他人。肖铁宇花了好几秒钟才听明白李牧的话。

  陈韬?
  副总长?
  两名副总长之一是有一个叫陈韬的,军最年轻的副大区职将领。
  跟副总长干一架?

  肖铁宇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有未老先衰的节奏,迅速的进入了懵逼状态。至于方华,应该是自己逝世十周年的忌日。
  “班长,我没办法啊!”石磊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拍着屁股,委屈之极,“从也门回来之后,咱们被分开审查,完了直接给我放到战略军区去了。当时确实是准备提干军校,可是遇到了一些意外情况。那个时候猎头已经调到总部了,我是想跟他干架也找不到人啊!”
  李牧的怒火慢慢的下去,与其说是生石磊的气,不如说是对石磊遭到的不公正待遇产生的怒火,借这个机会发泄出来罢了。
  生死兄弟之间的久别重逢没有太多可以煽情的话语和动作,一句平平淡淡的话语,或者三两句粗言秽语,抑或是见面打一架,什么都在里面了。

  李牧走过去,狠狠地将石磊抱住,用力拍着他的后背,什么都没有再说了。
  方华安排的晚饭很丰富,居然还有野味。他那颗心脏吊着站在一边,一副认命听候发落的神态。
  肖铁宇返回团部去了,他倒是想陪同李牧,但李牧并没有答应。
  此时,饭桌这里坐着的,李牧和石磊他们哥俩。

  李牧对方华说,“来,你站我面前来。”
  “是!”
  方华在李牧的面前站定,跟新兵蛋子似的手型贴得紧紧的,大气不敢喘。
  李牧打量着方华,这个三十多岁已经有小肚子的尉皮肤保养得挺好,细皮嫩肉的。
  “六连在位的干部,除了你,只有两个排长,是这个情况吧?”李牧问道。
  “报告团长,是的。”方华头不敢抬,问什么老老实实答什么,哪里还有半点勇气来辩解。
  “连长干什么去了?”李牧问。
  方华说,“他,他病了,在卫生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