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把手机和财神的死联系到一起,万幸自己抹去了指纹,不然即便出去了,也摆脱不了被抓回来的命运,也许,找个机会给蒋竹君暗示一下,她应该很容易就能处理掉。

  “陆鸣,出来……”
  终于轮到了,也许,曾强和王东海都是王大麻子的耳目,自己才是他们最大的怀疑对象,但不能自乱阵脚,现在财神不在了,一切只能靠自己了。不管怎么说,他们没有证据。
  办公室里除了王院长和文涛,还有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陆鸣从来都没有见过。
  他虽然很紧张,可不知为什么,财神的死好像给了他极大的勇气,脸上丝毫都没有显露出恐慌的神情。
  “陆鸣,你知道财神是怎么死的吗?”文涛恶狠狠地问道。

  陆鸣疑惑地摇摇头,没有出声。他觉得有时候沉默就是一种力量,就像财神那样。
  “我告诉你,财神是服用了过量的地高辛,导致的猝死,你们这个号子,能够接触到药物的只有你一个人……你老实说,是不是你给他提供的药物?”
  陆鸣还没有回答,王院长插话道:“也许,你并不知道财神想自杀,毕竟,这种药本身就是治疗冠心病的,你也不知道这种药能够吃死人,但是这个药肯定是从你手里流进号子的……
  只要你老老实实说出实情,我们就当做你是上当受骗,可以考虑从轻处理,但是如果你不老实交代,一旦我们查出来的话,你就别想缓刑了……”

  陆鸣有种想笑的感觉,心想,王大麻子简直就把自己当成了不懂事的小孩,看他的智商也没有多高,怪不得会被财神玩弄于鼓掌之中呢。
  陆鸣装作一副冤屈的样子,说道:“领导,我只是发药的,医生配什么药,我就发什么药……并且,每次都有护士在一边监督着病犯吃下去,陆叔的死怎么能怪我呢……我连什么叫地高辛都不清楚……”
  这时,那个穿着警服的陌生男人开口说道:“陆叔?你跟他关系走得很近吧?”
  陆鸣当然明白他想把自己往哪个方向引导,辩解道:“我把比自己年纪大的男人都叫叔,不信你问问九号的赵叔……”
  穿西装的男人喷出一口烟说道:“陆鸣,你可要想清楚了,听说你刚刚被判了缓刑,如果你不老实交代,我们随时可以终止你的判决生效……
  我们知道,你救过陆建民的命,也是他把你调到了五号,听说你一直吃小灶,都是陆建明为你买单,你是跟他最接近的人,难道你对他的自杀一点都不知情?”
  陆鸣基本上已经断定,这些人只是在吓唬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只是看自己年轻,想从自己这里套点有价值的信息。
  他只坚信一点,只要他们没有证据,就算暂时不会释放自己,但也不能无止境地把自己关下去,法院的判决也不是轻易就能改的。
  何况,扪心自问,他确实不知道财神会自杀,否则,说不定会向管教报告呢,毕竟,他也不想让财神死掉。
  “领导,我不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反正我确实不知道陆叔自杀的事情,我以前救过他,如果知道他要自杀的话,早就报告了……
  前几天,王院长给我安排了一个任务,让我单独跟陆叔接触一次,我当时就说了,陆叔从来不跟我说话,号子里的人都知道,他之所给我订小灶,可能就是因为上次鲜血的事情……”

  王院长不耐烦地打断陆鸣的话,说道:“那你说,陆建民的药是谁弄进去的?”
  陆鸣知道王大麻子急了,心想,从刚才曾强和王东海的对话可以听出来,王大麻子肯定拿过财神的好处,要不然他怎么这么听财神的话,不仅把自己调到五号,还让自己出来打杂。
  正如王东海说的那样,他其实也有嫌疑,那些药说不定是他给财神的。
  不管怎么样,上次自己用800CC血保住了他的乌纱帽,这一次这个院长多半是当不成了,间接等于被财神害死了,现在他是打定主意要找个替罪羊呢。
  “王院长,我怎么知道谁把药带进去的……我又没你说的那种药,就是想给他也找不到啊……”陆鸣一脸无辜地说道。

  这时,那个穿警服的陌生人凑到王院长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王院长又凑到穿西装的男人耳边嘀咕了几句,然后冲陆鸣摆摆手说道:“你先回去好好想想,如果想起了什么马上向我们报告,这可是关系到你能不能出去的问题……”
  陆鸣出去之后,监管处长陈伟说道:“看来事情出在我们内部,这个人不是医生就是护士,只有他们能够打开药柜的门……”
  肖长乐说道:“这样一来事情就复杂了,这个人明明知道陆建民要自杀,却出手帮助他,且不说他的冷血,起码这里面有重大的隐情。
  我看,这个人要么是收受了财神的贿赂,要么就是财神死了对他有好处,甚至有可能跟失踪的巨款有关系……”
  “但这个人会是谁呢?平时哪个医生或者护士跟陆建民走得近?”陈伟问道。

  文涛沉吟了一会儿,摇摇头说道:“这就不好说了,医生和护士跟他接触也是正常工作,并没有发现谁跟他有不正常的关系……
  不过,我认为药肯定是医生或者护士直接传给陆建民的,不可能通过病犯,因为多了一个中间环节反而不安全……”
  “那么……”陈伟说道:“陆建民基本上没有出过号子,病室里还有两个耳目形影不离,这些药是在什么情况下交给陆建民的呢?
  不可能没有目击者,你们连夜查看所有监控资料,同时检查陆建民第一次自杀后在治疗的过程中,都有哪些人跟他单独接触过……”
  王院长问道:“陈处,是不是把这个案子交给咱们市公丨安丨局侦查,毕竟……”
  肖长乐一听,有点不高兴地说道:“怎么?难道王院长以为我们B市公丨安丨局没法破案吗?我看,案子的侦查工作还是我们自己来。
  但是,陆建民和周怡属于异地关押,他们现在突然死亡,你们这边倒是要给我们B市的市委市政府领导一个说法,我们市建行的领导还不知道陆建民自杀的消息,他一死,赃款追缴的工作就更困难了……”
  王院长一听,马上陪笑道:“肖队长,你可别误会啊,不管谁来侦破,还不是要把案子搞得水落石出……”
  陈伟拍拍手说道:“好了,现在不谈责任的问题,咱们统一一下认识,晚上我还要赶到市局汇报……
  我和王院长商量了一下,我们的意见是,为了争取侦破工作的主动性,我们暂时将陆建民的死定性为心脏衰竭造成的猝死,将周怡的死定性为自杀,至于自杀的原因,我们可以做进一步分析……这样可以麻痹我们的对手……

  至于侦破工作嘛,以B市刑警队的人员为主,我们东江市公丨安丨局予以配合,这只是一个初步决定,最终还要向上级汇报……”
  肖长乐站起身来说道:“我没意见,不过,我希望你们尽快释放陆鸣……”
  王院长惊讶地说道:“为什么?情况还不明确,他仍然有嫌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