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确定两名病犯已经死亡之后,院长王振良坐在办公室里闷头抽了两支烟,他明白自己的职业生涯该画上一个句号了。
  当然,如果能够全身而退倒也算不幸中的万幸,怕的是有可能走不出看守所的大门,他知道,在医院的病号中就有两个人是因为玩忽职守罪而穿上了囚服。
  做为医院的一把手,他对两名病犯的死肯定要承担领导责任,何况,这两个病犯可不是普通人,除非……
  “来人……”王院长忽然从椅子上跳起身来大声喊道。
  “老王,怎么办?是不是马上向监管处汇报?”主管安全的副院长文涛急匆匆走了进来。
  相比于王振良,文涛心里更加惶恐,毕竟他是主管安全的副院长,对于陆建明和周怡的死亡首先要承担第一责任。
  不管王振良的前景如何,反正他是肯定别想再当这个副院长了,至于最终会怎么处理,那就要取决于事件的整个性质以及上面领导的态度。

  王振良一拍桌子,大声道:“陆建明从哪里搞来这么大剂量的地高辛,周怡为什么会和陆建明在同一时间自杀,就像商量好的一样……”
  文涛一脸疑惑地摇摇头,不过,他已经明白王振良的意思了,很明显,上司是想把这次事件定性为人为的阴谋,这样总比病犯无缘无故自杀强多了。
  “老王,难道你怀疑有人为他们自杀提供了条件?”文涛小声问道。
  王振良气急败坏地说道:“就算这个院长不干,我也要先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陆建明整天躺在号子里,从哪里能搞到这么多的地高辛?周怡是不是和陆建明暗中联络?谁在替他们通风报信?”
  文涛插话道:“陆建明的死肯定有鬼,不过,周怡的死可能有偶然性,毕竟,她第一时间就会知道陆建明自杀的事情,也许,她一时想不开……我听说,上次陆建明自杀的时候,她就抑郁了好几天……”
  王振良摆摆手说道:“现在别说这么多废话,马上把所有犯人全部关进号子,从现在起,安排一名护士,一名管教值班,其他所有管教医生护士马上在会议室集中,不准回家,不准打电话,不准私下议论……”

  文涛好像还想说什么,王振良一挥手说道:“快去……”
  文涛出去之后,王振良喘息了一会儿,然后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分别给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监管处处长陈伟和W市公丨安丨局经侦大队大队长肖长乐打了一个电话。
  此刻,整个监管医院从管教到病犯都处于高度紧张之中,尤其是五号病室的三个人更像是惊弓之鸟,坐立不安,毕竟,陆建明死在了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这下够受了,说不定我们都会被赶出医院,妈的,财神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这不是害人吗?”王东海在号子里走来走去,嘴里还不停地唠叨着。

  曾强破天荒躲在一个监控的死角里抽烟,心事重重地说道:“等着吧,该过堂了……谁也躲不掉……财神是服药自尽的,王大麻子要找替死鬼的话,会不会连累到我们啊……”
  王东海来回踱了几步,小声道:“他不敢……哼,要说嫌疑,他自己就算一个,他不知道拿了财神多少好处,这下可以高枕无忧了……”
  曾强喝道:“你丫别胡说,你哪只眼睛看见他拿财神的好处了?”
  说完,瞥了一眼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陆鸣,继续说道:“你小子不走运,搞不好取消你的缓刑呢。”
  陆鸣也不知道是因为悲伤,还是有点麻木了,听了曾强的话并没有恐慌,反倒理直气壮地说道:“为什么取消?堂堂法院的判决难道是放屁?”
  其实,他嘴上这么说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财神应该什么都算到了,他选择这个时候自杀,自然有其用意,但他绝对不会让他的死影响到自己缓刑。
  王东海一愣,嘴里咦了一声,骂道:“你这小兔崽子口气不小啊,一下两条命,丨警丨察肯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凡是跟财神有接触的人都不会轻易放过,反正,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你是别想出去了,哎呀,老曾,他到底吃了什么……”
  曾强摇摇头,说道:“谁知道……我发现的时候,他都口吐白沫了……肯定是吃了什么药……”
  “奇怪的是十号的周怡怎么也突然就死了……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样……”王东海似自言自语地说道。
  曾强苦笑道:“他们是情人……也许心意相通吧……”
  王东海骂道:“你他妈就扯吧……”
  陆鸣慢慢走到桌子跟前,一根手指从一本本整整齐齐码好的书上划过去,很显然,财神在临死之前整理过自己的书桌,也许,他是担心自己会留下什么痕迹,所以在最后时刻清理了一遍。
  陆鸣拿起经常看的那本书放在了自己枕头底下,决定出去的时候带上它,就算留个纪念,不知为什么,看着财神空荡荡的床,心里竟有一股潮水涌动,再次感到一种深刻的无法表达的怀念之情。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几个人停在了五号门前,其余几个好像直奔十号去了。接着就是门上开锁的声音,只见三名管教冲了进来。
  吴管教大声喝道:“全部靠墙站好。”
  开始搜查了。他们肯定什么都找不到,财神早就清理的干干净净了。陆鸣听着身后翻箱倒柜的声音暗自思忖。
  “把衣服全部脱下来。”吴管教命令道。

  三个人就像进澡堂一般,把自己扒得干干净净,几件衣服立刻就被彻底检查了一遍,最后,就像陆鸣猜测的那样,管教们一无所获。
  “曾强出来。”吴管教命令道。
  曾强出去之后,病室里留着一名管教没有离开,门也没有关。“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不允许说话。”
  陆鸣知道开始“过堂”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从曾强开始,这也多少印证了他此前的猜测,曾强多半是王院长安排在财神身边的耳目。
  他甚至能猜到王院长肯定会向曾强打听自己和财神的关系,看来财神早就有所准备了,怪不得他在号子里基本上不说话,并且一再告诫自己不要让别人看出来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
  但愿曾强不会胡说八道吧,万一他要是立功心切的话,说不定会凭着自己的想象胡说呢,那样一来,自己的缓刑可就真的危险了。
  好在曾强去了并没有多长时间,十几分钟之后,他就回来了,紧接着就轮到了王东海,等他出去之后,陆鸣也不管管教同意不同意,就开始整理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床铺。
  枕头的下的那本书并没有引起管教的注意,只是被扔在了地上,一些记录学习笔记的小纸片撒了一地。

  这些纸片本来就是掩人耳目的,根本没有实际意义,如果干部仔细检查的话,就会发现,小纸片上许多内容都是抄袭的原文,对于心思缜密的人来说,也算得上破绽了。
  这样一想,陆鸣更加深刻地理解了财神为什么一再强调要谨慎,顿时就想起了暂时存放在小屋子里的那把手机,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
  如果自己被释放之前没有机会出号子的话,那把手机难道就一直留在那里?早晚一天会被干部发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