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一看,竟然是一包大中华,感激地说道:“我不会忘记你对我好处,将来一定报答你……”
  韩玲哼了一声,说道:“记一下我的手机号码,出来之后有什么麻烦的话给我打电话……”
  因为已经判了缓刑,回去监管医院的时候,管教连手铐都没有给陆鸣戴,还递给他一支烟表示庆贺,不过,回到监管医院的时候,还是让他脱光衣服仔细检查了一遍。
  “陆鸣,怎么样?”刚进门就碰见了‘微波炉’李护士和‘救死扶伤’蒋竹君,李护士竟然一把拉住陆鸣的胳膊问道。
  陆鸣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蒋竹君,兴奋地说道:“缓刑……一年缓两年……”
  “你小子运气不错啊……”李护士笑道。
  正好王院长从里面走出来,看见陆鸣马上问道:“怎么样?判了几个?”
  陆鸣骄傲地说道:“一个……缓刑……”那神情就像是再说考上了什么名牌大学似的。
  王院长一脸惊讶的神情,好像显然没有料到这个结果,随即拍拍陆鸣的肩膀说道:“看来你在这里待不了几天了……你跟我来……”
  陆鸣现在只想躲着王院长,没想到就这么倒霉,偏偏一进门就碰见他,没办法,只好跟着他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过几天你就可以出去了,这正好是个机会,等你跟财神在一起的时候,你问问他,有没有什么话需要你带出去……我估计他很有可能会让你替他办点事……”
  陆鸣一脸惊讶道:“王院长,不可能吧……我能帮他办什么事啊……”
  王院长脸一沉,说道:“陆鸣,别以为你判了缓刑就能出去,如果你违反监规,我马上就能把你收监……”
  陆鸣吓了一跳,心里一边问候王大麻子的娘,一边哭丧着脸说道:“领导,只要我能办到,当然会尽心尽力,就怕他不理我啊……”
  王院长缓和了语气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对财神来说,眼下你是他和外界联系的最好机会,只要你尽心就好,我会尽快安排你们两个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陆鸣的好情绪被王院长的任务给破坏了,没精打采地回到号子,王东海和曾强站在门口迎接他,他们显然已经知道判决的情况了。
  果然,陆鸣在垃圾筐中看见一个药盒子,拿起来一掂量,马上就知道里面装着那部手机,顿时有点心惊胆颤,连忙把手机取出来揣进了口袋,然后提着垃圾从里面出来,冲着外面喊“报告。”
  不一会儿,管教就提着钥匙圈走了过来,问道:“什么事?”
  陆鸣笑道:“吃饭时间还早,出去溜达溜达……”
  管教一边开门,一边笑骂道:“你小子是不是已经把自己当自由人了……告诉你,只要在这里待一天,就要老老实实的……”
  陆鸣赔笑道:“那当然,那当然……”

  在锁门的时候,陆鸣发现财神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躺在床上,而是面朝门坐在那里,一双眼睛一直看着他。
  陆鸣也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感觉,总觉得财神好像有什么话要对他讲,那眼神复杂的竟像是有千言万语,既像是担忧,又像是期望,反正还真有种父亲看着儿子的意思。
  难道他舍不得自己出去?他应该感到高兴啊,不管今后怎么样,反正他的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半。
  也许,今后他就像是电影里的黑老大一样,在监牢里遥控自己的一举一动呢,只是,没有了手机,他怎么跟外界联系呢?对了,不是还有蒋竹君吗?如果有必要,她难道就不会再弄一部手机进来?
  陆鸣若有所思地提着垃圾袋来到院子里,先把垃圾扔进了大筒子里,然后故意在院子里晃悠了几圈,看看没人注意,一闪身走进了储存劳动工具的小屋子,然后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迅速打开了机盖。

  出乎意料的是,手机里面竟然没有卡片,马上明白卡片肯定是被财神丢进厕所的马桶了,不免有点微微失望。
  他本想在院子里找个地方把手机埋了,可担心被干部在办公室的窗口看见,晚上倒是没人,可手机装在身上就像是一颗丨炸丨弹,哪里还等得到晚上?
  正自犹豫不定,忽然隐约听见里面的病房里传来一阵骚动,心中一焦急,伸手把手机塞进了一堆砖头缝里面,琢磨着晚上再找个机会把它埋了。
  刚想出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把手机拿出来,在衣服上使劲擦了一遍,然后才放回去,一边心里还为自己的小心谨慎沾沾自喜。
  等他从工具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只见所有的医生护士都朝着医院里面跑,而病室那边吵吵嚷嚷的,也不知道到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有人病危?
  陆鸣紧走几步来到医院门口,正好碰见一个打杂的犯人站在那里,急忙小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犯人悄声道:“财神死了……”
  “啊”陆鸣大吃一惊,把腿就往里面跑,差点跟急匆匆赶出来的蒋竹君装个满怀。
  “别进去。”蒋竹君一把揪住了陆鸣的衣领,悄声道:“离他远一点……”
  说完,急匆匆往病室赶去。
  陆鸣站在那里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脑子里全是刚才出门的一瞬间财神那复杂的眼神,心里嘀咕道:他这是跟我告别呢,天呐,他早就准备好了……
  正自六神无主,忽然看见几个人从五号抬出一个人来,朝着急救室走去,陆鸣心中一动,心想,既然往急救室送,肯定还有希望。
  不过,他随即就意识到,被病犯们称为贵宾间的地方同时也是停尸间,一颗心顿时又缩成一团,忍不住又冲打杂的犯人小声问道:“谁说已经死了?怎么死的?”
  “医生说已经没气了……”说着,瞥了陆鸣一眼,有点幸灾乐祸地说道:“这一次你的血也救不了他,好像是吃了什么药……”
  陆鸣呆呆地愣了一会儿,脑子里再次浮现出财神坐在床边看着他出门的情景,觉得鼻子一酸,抑制不住想放声大哭,那感觉还真有点像死了老子一般,不过,他强忍住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如果哭出来的话,那才是监管医院的奇迹呢,因为,绝对不会有一个病犯会为另一个病犯的死亡而哭泣,否则,他们的关系马上就会引起人们的联想。
  就在这时,只听过道最里面的女号传来一声尖叫,一个管教跑过去冲里面看了一眼,然后就惊慌失措地跑到王院长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道:“院长……不好了……十号的周怡在厕所上吊了……”

  王院长一听,气急败坏地诅咒了一声,然后带着几个管教护士往那边跑去,一边大声喊道:“快开门……快开门……十号……”
  “我日啊……今天是怎么回事……”打杂犯人发出一声惊叹。
  陆鸣呆呆地盯着那些在过道里来回跑动的管教护士,就像是在看一部悲情的电影,嘴里下意识地念叨着:想通了……想通了……
  “你说什么?”打杂犯人不解地问道。

  陆鸣眼睛一瞪,凶神恶煞般地喝道:“老子想通了……”
  对于监管处医院来说,同一天两个病犯同时自杀简直就像一个奇迹,从医院成立那天起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