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6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是才听说的,具体的情况也都不清楚。在市里那边,这个工作省里准备交给市里其他人来抓。省里是不是由宁致远省长来主持就不得而知。”杨秀峰倒是不会在意将今天在省府里的情况透露一些,这些情况就是他不说,雄健斌也会了解得到的。“据我所知,双向四车道,预留两条车道的路,在你这个专业人眼里,该有多少投入也是那个算出来的。”
  “总长里程是多少?”
  “三百多吧,不到四百。”
  “那不是要穿过南方市,往沿海省那边贯通?”雄健斌说,对这一条路会这么做,具体的还要等招标时,才会有具体的详尽资料。可事先要做的工作做得越细致,等招标前也就准备得更充分,把握性才会更好。竞标时心里才有把握的,省里对于这些投标的建筑方也会有甄别地接纳,其中的一些隐秘和默契,在早期做工作中就会那个了。
  “从南方市往南进入沿海省那一段,距离虽不远,但工程却是最复杂的吧。”那一些地方,全是山地,而那些山也是以岩石为主,只是不知道山体里的地貌情况,要是复杂的山体,工程就会有更大的难度。雄健斌做过高速路的工程,对这些方面,技术上有能力来做的。

  “山体地貌再复杂,也没有人际关系复杂,是不是?”雄健斌笑着说,两人都明白这一点的,雄健斌说着就看着杨秀峰,那意思自然是明白的。
  “修路的工作不在我这边,适当的时候我说几句话还是能够做到的。雄哥做工程也让人放心些,不会像那些人牙齿太长……”杨秀峰说,之前和雄健斌有过这种关系,每一次也都算是合作得愉快,到省里说句话还是有参考作用的。
  “周勇会不会过来?”雄健斌不再说他的事,杨秀峰在他那里有着股份,做一些公关工作也会算尽收益里去的,但此时却不会说出来。“他在柳市那边的积累也不少了,出来闯一闯也是一个冲出柳市的机会,南方市随后会有不少的建设项目吧。”
  “我也想让他出来,南方市的建设,今后至少有一半都是华兴天下集团在主导,周勇在柳市那边,与他们的合作也不少,就不用我来操那闲心了。”
  “你啊,总是那心态,不过也好。我们做公司的,也就做喜欢遇上你这样的人,可惜就是太少这样的人啊。”
  杨秀峰不会接续基本这话说下去,没有什么意思。两人也就说些更细一些的情况,也要从续基本这里得知更多的情况,才能给周勇提供这些资料,好做充分的准备工作。今后能不能参与这条路的竞标,但总之是周勇的一次机会,这种场面多露露面,也有利于公司的发展。
  陈丹辉给杨秀峰电话之后,听他在电话里语气很好,心里的那种郁闷也没有因此而减弱。不说李润在京城里是不是真正做到阻击杨秀峰运作资金的事,只是今天在省府里,自己说的那番话就显然与领导的思路不对,而杨秀峰也分明有足够的准备。修这条路,只怕他早就得知详情了吧,只是一个字都不露出来,要不自己如何会出这一场的丑?
  就今天的情况看,是不是杨秀峰在到南方市之前,一些情况就进行了布局?如果真这样,在市里那边还真不好办的。
  之前,杨秀峰在市里的每一步,此时回头再看,也都是在进行布局。只是,他都是在经开区里闹腾,倒是不算过分。这一点,使得陈丹辉觉得心里稍好受一些。在市里,就算再怎么排斥杨秀峰,也不可能太做得明显了,省里的意图已经很清楚,宁致远和蒋国吉在南方市的经济建设工作上,人选问题已经不容置疑,而等这条高等级公路修通之后,这边的招商引资工作也就水到渠成地活络起来,会不会有柳市那样辉煌无法确定,总之和如今相比,会有醒目的政绩了。而这些政绩几都无法进行干扰和谋夺,在经济建设工作上的能力,省里还会信任谁?

  今后在市里要有什么样的姿态,也是今天陈丹辉要定下来的。定下来后,也就能够将杨秀峰这边的关系确定下来。但在心里,对田文学案子一直打听不到什么消息,始终有着一些不安。省里在中国问题上,居然都没有征求市里主要领导的意见,除了牵涉到李润之外,就算是很异常的。哪有对一个县委副书记的双规,进行这样隐秘的?当然,如今除了李润敢站出来,对田文学案说些话,提出些质疑,他对这个案子也不好乱说话了。但这样拖着,是想将问题消化掉,还是在等时机爆发出来?

  在车里,似乎有很多的问题都要想,都要进行决策的,可一时间觉得太乱,每一件事都不是那样好决定的。
  见领导之前,也要将这些想好,之后讨论起来才有核心,才能够更好地审度得失。今天的时间不多,要讨论的事情却不少,有些事要是嫌准备不充分,就有可能无法在今后进行把握自己的分寸。这些事一乱。让陈丹辉心里也就更加烦乱。
  吃着饭,陈丹辉先将今天在省府里的情况说了出来,但对他自己的对答情况却没有直说。另两位显然比他要沉稳些,三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在议论着也在思考着。在南方市,陈丹辉还是有着很不错的优势,首先他是一把手,在市里方方面面做出成绩可以说都归为他一人身上,至少可以揽到身上去。再者,在南方市里根深叶茂,方方面面的人手都足。经开区里也不是就没有他的人,就算常务副市长要做什么手脚,只要不是太过分,也可以适当地退一退,不见得就不是好事。再次,南方市里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黄国友。虽说不是同一阵线上的人,但有时候却完全可以利用他来控制那个常务副市长,而市委这边可以抽身脱离,好占尽先机。

  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张浩之老领导。老领导在京城里,虽说对柳省和南方市的事一直都没有明确地表示过,也不说什么话,但这些年来,南方市一直都能够从京城那边化缘得到不少的建设资金,在省里和市里都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也能够让更多的省市领导认同了陈丹辉在老领导面前的作用。如此一来,省里在考虑通盘布局时,就会顾虑着京城那边的意见而对陈丹辉有更多的倾向。也是这一优势,使得南方市这边的格局这几年来都还是老样子,省里在处理这个问题时,就算到如今都很慎重,也是这样的因素吧。

  陈丹辉在讨论中,也就慢慢地把握住一些脉络,有些事情看起来似乎很复杂,但究其根本,也就显得简单了。时间不多,也不可能事事都讨论到,有些事情省里的动向也还不明确,此时拿出来讨论也为时过早。
  到下午三四点,陈丹辉不得不先走了。有些事情就算还理不清,也只有放到后面慢慢地琢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