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5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九没有回答我,看上去他也有些慌了,如果是白天,他还能记下我们走过的路,也就是说我们还能有退出森林的可能,现在估计最少也得8点了,我们本来就是奔着光亮来的,可以说自己都把退路给放弃了,导致现在除了远处的刚菓河的水流声和近在咫尺却到不了的火光,我们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九哥快想想办法呀,这鬼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待啊!”我有些后悔追着光亮进来了,瘸子已经开始痉挛了,一开始只是双腿,紧跟着全身都在抽动着,看样子超不过一个点儿了,大厨接过卡带的半支香烟,也有些沮丧的“吧唧”抽着。
  “嫩吗老二,接着走!只要瘸子不死,我们就朝着光走!”老九像40年代的地下党员,目标明确,意志坚定。
  所有人都被老九的斗志感染到了,心里大骂瘸子你个狗日的怎么还不死。
  也许我们的英勇感染了天上的革命先烈,瘸子首先停止了痉挛,嘴里的泡沫也少了许多,甚至还能听到他在嘟噜些什么。
  “哎呀呀,瘸子这是要醒了呀!”大厨有些激动,毕竟瘸子的存在让他优越感十足,这可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比他还要惨的人了。

  “九哥,太好了,瘸子是不是没事儿了?瘸子,瘸子,你醒了?”由于视线很差,我看不到瘸子此刻的眼睛是不是已经睁开,我只能把嘴贴到他的耳边,呼唤他一下,然后又将耳朵放到他的嘴巴上,尝试能不能听到他说着什么。
  “大副,我们这是在哪里?我好冷。”瘸子的声音很微弱,但思维还算清晰。
  “瘸子,你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我又说了一句电视剧里经常听到的台词。
  “大副,把我放下来,我觉的我的腿好像有知觉了。”瘸子突然提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请求。
  我迟疑了一会,慢慢让瘸子脚触到了地面上。我去,这瘸子被马蜂这么一哲,竟然能站起来了
  “嫩吗老二,我们快点走!瘸子这是要回光返照了呀!”老九痛苦的对我说道。
  “回,回光返照?”我被震惊到了,此刻顾不上还在欣喜发呆的瘸子,招呼卡带重新抱起他,心想你个狗日的好好瘸着多好,怎么还健康了,这回光返照之后估计也就还十几分钟的活头了吧。
  还好这几日保护小动物给自己积下了德,我们又狂奔了几分钟之后,终于看到围在巨大火光下跳舞的黑人们。
  “嫩吗老二,这好像不是反对派政府的。”老九伸手制止了我们继续往前走,他躲在大树后面,把头伸过去小心的观察着。
  “九哥,我们赌一把吧!黑人就两派,一派好黑人,一派坏黑人,坏黑人我们见过了,已经被金山他们干掉了,这帮人有可能是好人。”我对老九说道。
  “大副,水头,你们快看!”卡带突然又像发现新大陆一般高声叫了出来。
  “嫩妈!”“卧槽!”“哎呀呀!”三人突然惊呆了!
  “大副,水头,你们快看!”卡带突然又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指着面前的火光惊呼出声来。
  “哎呀呀,卡带,几个黑鬼子吃饭,你惊讶什么呀!”大厨被卡带吓了一跳,有些愠怒道。
  我朝卡带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没有什么异常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在举行狩猎大丰收时才会有的仪式,部落里的人围着篝火坐成一团,篝火里正烤着土人的晚餐,因为烤的时间太长了,我并不能看出那是只什么动物,人群的正中间坐着一个插满毛的老者,应该是酋长了,酋长的左侧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小黑妞,跟酋长坐这么近的话不是小媳妇就是小女儿,小黑妞时不时的低头跟旁边背对着我们的一个男子耳语着,看上去十分亲密,照这个形式看的话,这黑妞应该是酋长的女儿了,背对着我们的男子装束似乎跟黑人不太一样,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一般。

  “卡带,你让我们看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大,大,大副,那个,那人那人是”卡带变成了结巴,极力想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卡带?那人是谁?”我更疑惑了,莫不是卡带有亲戚在刚菓打工,他正好碰到了?
  正胡思乱想着,黑妞怀里的男子突然转过头来,一张熟悉的东方面孔,被昏暗的灯火笼罩着。
  “嫩妈!”“卧槽!”“哎呀呀!”我们三人被彻底震惊住了。
  我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坐在黑妞怀里的那个正备受宠爱的竟然是落水失踪的一水!
  “嫩妈老刘,你这回有烟抽了。”老九咧着嘴大笑了起来,我们的一水竟然干上驸马爷了。
  “哎呀呀,我就知道这个水手命大,这河里怎么还能淹死人呢,哎呀呀,这河都叫母亲河,我得去看看烤的那是什么好东西。”大厨已经按耐不住了,流着口水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我擦,这一水怎么说活又活过来了,让我怎么跟船长交代呀,这哥们的死已经通报给公司了呀,按照惯例来说的话,公司肯定假骨灰都给做好寄回家了,这件事差不多出了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一水的追悼会估计都开完了,一家人正在家商量怎么分赔偿款呢,一水回家一看老婆拿着精神补偿款改嫁了,岂不是要气死了?不过我们现在连他妈船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一水死不死的跟我们也没太大的关系了,看一水现在混的这么好,实在不行,我们几个给老酋长毒死,让他接班干酋长,以后就跟着他一起混,或许还能在刚菓混出些名堂呢呀!。”经历了这些坎坷,我竟然产生这么变态的想法,赶紧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把脑子里乱糟糟的东西吐出来。

  虽然对一水的复活稍感失落,但此刻能在他乡遇到故知,而且是成为大腿的故知,我心里还是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嫩妈一水!混牛逼了啊!”老九稍微整理了一下自身的装扮,毕竟他是一水的老领导了,不能把狼狈带来让一水看笑话。
  “哎呀呀,一水,那烤的什么玩意儿,先给我割一块吃!”大厨奔着烤肉就冲了过去。
  “哇啦啦啦啦!”正在聚餐的土人们被我们的突然出现吓的大惊失色,他们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完美的后花园屏障竟然被我们轻易的就突破了,几个战斗先遣队的摸起长矛就想要过来戳我们。

  “水头?大厨?”一水站了起来,悲喜交加。
  “一水,我们找你找的好苦呀!”我最后一个加入了进来,领导范十足。
  “大副!大副!”一水看到了我,从黑妞胳膊里挣开,奔到我面前跪倒在地上抱住我的腿,痛苦的大哭了起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感动了,土人们虽然还处在警备中,但是看到我们这父子相认,纷纷湿了眼眶,几个感性的黑妞甚至都已经相拥而泣了。

  “嫩妈差不多就行了。”老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哎呀呀,一水,你让这黑人起开,我割块肉吃,饿死我了。”大厨非常的理性。
  日期:2017-09-0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