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4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二,我刚才还没跑到瘸子身边,这马蜂就飞过来了,我哪还有时间去看瘸子呀。”老九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
  瘸子受的伤并没有跟着套路来,他首先伤到的是好腿,紧接着是喉咙,然后又差点戳瞎眼睛,那么按照牛顿第二定律的话,接下来应该是鼓膜穿孔或者鼻子被黑猩猩舔掉,可是他却伤在了所有男人最重要的地方。
  “嫩妈,应该是废了。”我们把瘸子抬到了河边,所有人都神情悲伤的盯着他的伤口,老九摇摇头一脸的惋惜。
  老九把瘸子抱到树杈上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树杈交叉处的马蜂窝,瘸子在树杈上趴的时间太长了,身体有些僵硬,就往后蠕动了一下,想着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给我们站岗,因为处在赤道,我们从蓝宝石轮下来的时候都只穿着肥大的沙滩裤,瘸子往后这么一退,马蜂窝被他挂掉了,顺着树干滚到了他的裤衩子里,然后
  杀人蜂睡的迷迷糊糊被一股特殊的男人气味熏醒,纷纷探出头来,定睛一看,他妈送上门来两个蛋糕啊!根本来不及互相谦让,大家喊了1,2,3的口号,扬起嘴上的毒针,一头插了进去,瘸子一时没能忍受这么大的刺激,在树干上滚了下来,昏死了过去。

  “九哥,我们得想办法给他解毒啊!”我看着瘸子肿的比足球都大的**,无奈的说道。
  “嫩妈老二,我们什么药都没有,只能用嘴帮他吸出来了。”老九用鼓励的眼神环视了一圈。
  大家都娇羞般的低下了头,心里都在想着,这瘸子怎么还不死。
  “嫩妈老刘,我老九从来没有求过你。”老九双手扶住大厨的肩膀,柔情似水的说道。
  “哎呀呀,九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病还没好利索,万一再传染给瘸子”大厨居然使出这么一招杀手锏。
  “嫩妈老二,”老九把头又转向了我。

  “九哥,啥事儿我都能答应你,这事儿不行。”我目光坚定的看着老九,这种行为是破坏原则的,瘸子如果是个女的,我立马就上了,还用你这么费劲么。
  “嫩妈卡带?”老九又调转了枪口。
  “水头,我上午刷牙的时候牙龈出血,现在还在流血,不信你看。”卡带连续往外吐了三口唾沫都是白色的,他只能低下头,自己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又朝地上吐了一口。
  “水头,你看,血,是血!”卡带兴奋的指着地上的第三口唾沫,都快要跳起来了,泡沫中间的血迹不像是牙龈受了伤,倒像是新婚夜床单上那一抹嫣红。

  “嫩妈,都是高手啊。”老九败下阵来,茫然的看着远方,难不成这次要自己上了?
  “九哥,实在不行的话不要勉强。”我有些于心不忍的说道。
  老九没有说话,用木棍将脚底下腐烂的树叶拨开,露出有些发黑的土壤,他拿起河岸边的石块撑了一个简易的炉子,把潮湿的烟一根根的摆在石块上,又拿打火机点燃一些干树枝,不一会的功夫,烟草的外部包装皮开始慢慢变的暗黄,水分完全蒸发后,变的像个放了很久的柑橘,邹巴巴的不像样子。
  老九拿起一支放到嘴里,“啪”的一声,打火机冒出微蓝色的火苗,老九自己为自己挡了一下风,习惯性的拍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深吸一口,他的脸瞬间笼罩在了烟雾里。
  大家都紧紧闭着嘴,此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要根烟抽,因为抽老九这支烟就意味着妥协,就意味着要去吸丨毒丨啊!

  老九很快吸完了第一根烟,他又续接上第二根,吧嗒吧嗒几口又抽没了。
  我擦,老九这是准备先用烟草把自己麻丨醉丨了?还是用烟草给自己的嘴巴消消毒?
  老九吸完第四根烟之后,摇了摇脑袋,把瘸子的沙滩裤衩子脱了下来。
  “我的天呐!这,这就要开始了吗?”我强忍住没让眼泪掉下来,我记得在新闻上看到过有一个伟大的女医护兵为了给炸断输尿管的战士排出尿液不惜使用自己的嘴巴,我对这件事一直半信半疑,可是今天!伟大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王静初先生,为了拯救一个认识了不足3个月的残疾人,竟然也打破常规,准备用嘴去吸伤者的隐私部位!
  所有人都把嘴张的大大的,等待着这及其血腥的一幕。

  老九将瘸子翻了一个个子,让他屁股朝上,瘸子足球般大小的蛋蛋此刻一览无余的暴露在我们面前。
  大家不禁有些羡慕,这如果是真的就好了,多霸气呀!
  老九把菜刀在火堆里稍微烤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在足球上划了一刀,蜂毒加上组织液缓缓地流了出来,足球发出了一股比中国足球都难闻的恶臭,慢慢的开始缩小,老九轻轻的用刀背敲打着撒着气的足球,又过了几分钟,肿胀的足球变成了乒乓球大小,老九赶紧将刚才抽完的几支烟的烟灰抹到乒乓球的刀口上,应该是为了起到消毒的作用。
  “我擦,九哥你原来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怎么什么都会啊!”我对老九又有了新的认识,就刚才那个动作,分明就是一名熟练的外科主刀医师呀!
  “嫩妈老二,我以前劁猪的!什么蛋没见过。”老九自豪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表情真挚富有情感。

  瘸子并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般被主角救了之后快速的醒过来,他还是一直昏迷着,我摸了一下他的额头,有些发烧,不知道是因为马蜂蛰的,还是从树上掉下来摔的,我们现在必须用最快的时间赶到蓝宝石轮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找一个大夫来给他治疗一下,老九虽然有着丰富的劁猪经验,可是在陆地上劁完猪还得给猪打针破伤风呢,我们现在却只能用烟灰来控制瘸子的病情。
  事不宜迟,趁现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我们需要马上离开这里,不管是去上游还是下游,只要能避开金山,迂回到草原上,我们就算是逃出去了。
  几个人将筏子拖到了河水里,手忙脚乱的把瘸子抬了上来,剩下的四个人分别蹲在筏子的四个角,用来控制木筏的平衡。
  本来准备逆流而上,能距离医院近一些,可是解开用树藤做的缆绳后,我们飞速的往相反的方向飘去,四个人用上吃奶的劲都没有将船往上游行驶20厘米,只能放弃这个想法,看来这次要漂到下游了。
  刚菓河水流湍急,两岸的树林丛生,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登陆点,没有船舵的指引,也没有长竹竿来改变方向,大家这次都把命交给了刚菓河,期待它能给我们带来好运。
  水,孕育了生命,也造就了人类文明,四大文明古国就是在适合农业耕作的大河流域诞生的,其各具特色的文明发展史,构成了灿烂辉煌的大河文明,对整个人类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