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听到她说话时的哽咽,他的心揪紧般的难受,他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上,两只大手快速地快速换掉睡衣,穿上衬衣西装外套,塞进旅行包,一边跟她说着话,一边拎着包就往出走,他抬头看了一眼漫天的星斗,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进了电梯说道:“宝贝,我也想你,对不起,是我剥夺了你应有的权力,我,罪该万死。”
  “不许这么说……”她终于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说道:“不是你的错,是我们生不逢时,谁让你那么早就出生了……”
  江帆紧咬着嘴唇,眼睛也有些酸痛,但是他什么都没说,因为他已经出了电梯,正走向宾馆前台的大厅。
  他没有走宾馆的转门,而是直接推开了旁边的小门,几乎是小跑着下了台阶,来到停车场,坐进了自己的车里,才稍微出了一口气,说道:“呵呵,不是我出生的太早,是你出生的太迟……”

  丁一听了破涕为笑,说道:“不怪我们,要怪就怪我们的父母,因为他们没有征求咱们的意见,更没有取得咱们的同意,就把咱们生出来了,你说,该不该追究他们的违规责任?”
  “是啊,是啊,身该追究的……”江帆机械地应着,就快速地拧开了点火的钥匙,踩下油门,汽车便急速驶出了宾馆。
  “你在干嘛?”
  “哦,没什么,我在听你说话呢。对了,今晚是晴天。”
  “是啊,我来的时候就发现是晴天了,天空特别的透亮,特别的干净,所以,我就想你了……”
  “是啊,我也想你……”他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把着方向,遇到需要用两只手的时候,他就把电话夹在肩膀上。
  “狮子王里有一句话,说天上每一颗亮着的星星,都是先祖们的眼睛,他们在注视和守护着他们的孩子,我当时看到这儿就掉眼泪了,我只知道我的妈妈在夕阳里看着,不知道她在夜晚是不是可以再变成星星看着我,要是那样就太好了,她可以有好长时间看着我……”
  “宝贝,她会的,她会一刻都不停地注视她的孩子,你是她的骄傲……”
  “嗯,你说的对,我总感觉尽管她走了,但是她还会以各种物质和精神的形式关心我,比如,有的时候你冲我笑的时候,就是那种万般慈爱的模样,我就有些恍惚,感觉你的笑像极了妈妈,也可能,就是妈妈赋予了你特殊的东西,让你来爱我……”

  “对不起,我爱都不够,没有保护好你……”转向,拐弯,凭着上一次来她家的印象,他把车驶向了通向城西的那条两边长满了高大毛白杨的路。
  他给了远光,没错,就是这条路,这条路是唯一通往城西那几排老式连体小楼的家属院,路不长,一公里不到的样子,一脚油门就到了。
  丁一听了他的话说道:“不要这么说,我听了心疼……”
  “好,不说……”
  “也许是我要的多了,才让你有这么大的压力,才让你说这样的话。”

  “不是……”
  也许她觉出他说话有些不专心,以为他累了,就说道:“你只在我说话吗?”
  到了,他进了大门,把车开到对着她家胡同的那片空地上,那里,已经停着几辆车。开门,下车,锁车,他迈开长腿,向胡同最里面大步走去。
  “你今天太累了,连续开了七八个小时的车,你睡吧,不早了。”
  “你要睡吗?”
  “嗯,本来准备看会书的,可是现在看不下去了,明天早起再看吧,我习惯凌晨学习,那个时候脑子清楚。”
  “那你接下来干嘛?”他小声说道,不敢太大声,唯恐这里的邻居听见。
  丁一想了想说:“接下来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在梦里想你,呵呵……”
  “既然这么想我,我就去找你吧,别的我江帆可能一时半会做不到,出现在你面前的事还是容易做到的。”
  “呵呵,那可不行,你太累了,我会心疼的。”
  江帆在她家院门前站住,轻声说道:“或许,你该下楼给我开门。”
  “咯咯咯,是啊,然后我再一个箭步扑上去……呵呵,好了,我要挂了,你也早点休息。”
  “别,我真的就在你家门前,你难道让我在门外过夜?”
  “呵呵,你是不是在梦游?”
  “是的宝贝,我的确在梦游,梦游到了你家的门前。现在,我敲门,你听。”说着,就轻轻地敲了两下院门。
  丁一笑了,说道:“听见了,敲的山响,把我耳朵都震聋了,可是……”
  “咚咚,咚咚。”她分明听见了自家木门传来的声音,因为别的家都是铁门,只有她家的是木门,双扇,实木条状的木门。
  她一激灵,不由地坐了起来,说道:“帆,我好像真的听到敲门声了,是不是心电感应?”

  “不是,是我,真的是我。”
  “你……别吓我……”她有些紧张了,后悔没把小狗带来。
  “没有,宝贝,我没走,就住在了大学家属院附近,这会,我就在你家门外。”
  “啊?天,真的吗?”她一下子从沙发上跃起。
  “真的,不信,你再听——”说着,他又敲了两下木门。
  是的,是的,她听见了,她穿上了拖鞋,走到屋门口,开开了门外的大灯,飞似地跑了出去,来到院门口,没敢立刻开门,而是按捺着心跳,隔着门板,小心地说道:“帆,你真的在吗?”
  “是的,我在,开门吧。”江帆用手指敲了两下。
  天哪,门外果然传来的他说话的声音,丁一颤抖着手,从里面把门打开,果然,月色下,站着一个高大而熟悉的身影,一只手握着电话,还是白天在开幕式上穿的那件休闲西服上衣,半敞开着,一边的衣角被风撩起,露出里面洁白的衬衣,皎洁的月光,倾泻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脸上有了一种明朗的神韵,玉树临风般地站在那里,笑容可掬地看着她。
  一阵抑制不住的惊喜袭来,她惊呼一声:“真的是……”
  他冲她伸出一根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进来,替她把院门锁好。一转身,不容她多想,就把她抱在怀里,低头吻了起来……
  她陶醉了,双手紧紧地环住他的后腰,把自己融进他宽大的怀里,也狂热地吻上了他……
  江帆低头吻着她,双臂一用力,就把她抱了起来,大步走向屋里,然后用肩膀撞上了房门,就跟她一起跌进了那张老式的宽大的皮沙发上,就这,他们都没有松开对方的唇……

  温馨的壁灯,散发出朦朦胧胧的光芒,他情绪高涨的吻着她……
  此时的丁一彻底陶醉了,陶醉在爱人的热吻和抚摸之中了,陶醉在他大掌下了,她激动不已,身体里,有了一种让她惊骇的震颤和渴望……
  他的舌,忽而在她的唇上游曳、吮.吸,忽而疯狂地闯进她的口中纠缠、追逐……
  她闭着眼,任由他肆意的吻,肆意的揉搓着自己,她感觉自己要被他融化了,浑身绵软无力,内心那根最敏感的弦啊,此刻,被他老道的拨弄,拨弄得一阵阵发颤,她的手不自觉地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臂,身体向上迎着……
  她完成沉醉了,迷离了,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强烈过,这么强烈地渴望过,渴望他快点来充盈自己,把自己握在手心里,含在嘴里,放在心里,怎么都行,随便把她放在哪里都行,就是别把自己弄丢就行……

  许久、许久,他们才分开。他抱起她,低声说道:“哪里可以洗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