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没有开大灯,而是习惯地打开了北墙上的一只壁灯,立刻,那斑驳的、温馨的、朦胧的灯光,便散向屋里。她很喜欢这只壁灯的造型,是一整块紫檀雕刻而成,根据紫檀半圆的弧形,三面镂空,分别雕刻着松、竹、梅岁寒三友,古朴,典雅,有一种拙朴的田园之美。

  据说,这只壁灯是妈妈回江南开民居研究会期间掏回来的,爸爸说,有个收藏界的朋友看上了这只壁灯,几次想出高价购买,但是他不卖,后来那个人又找到乔姨,乔姨也没做下爸爸的工作,弄地乔姨对爸爸还有意见,认为爸爸心里自始至终都没有忘记亡妻的影子,爸爸跟乔姨解释说:那里所有的东西女儿都视为珍宝,别人没有权力处理。
  揭开家具上爸爸刚盖的布单,折好,拉言了窗帘,拴好房门,又来到了楼上,把楼上的窗帘全部拉上后,感觉一下子就进入了自己的私密空间里,再次躺在妈妈留下的老式包厢床上,就想给江帆打个电话,最起码让他放心。
  她看了看表,估计这个时候他已喝完酒回宿舍了,于是,又从床上弹起,跑下楼,用家里的座机给他打了电话。
  很快,江帆就接通了,丁一笑着“喂”了一声后,就抱起电话机,半躺在沙发上,笑嘻嘻地说:“回宿舍了吗?”
  江帆说:“是的。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挨打了吗?”

  丁一笑了,说道:“爸爸连数落我都没忍心,哪能舍得打我呀?”
  “哦,那就好,刚才还想给你打电话,怕你不方便,没敢轻举妄动。”
  想起在家里相亲的场景,她肯定是不方便接电话,就笑着说道:“是啊,刚才的确不方便,你晚上喝了多少酒?”
  “喝酒?”江帆愣了一下。
  “对呀,你不是说回去就找长宜同志去喝酒吗?”她调皮地说道。
  江帆明白了,说道:“嗯,我没找去他,人家久别胜新婚,我就别添乱了,他那个老婆不喜欢我,对我意见大了去了。”
  “呵呵,是因为你总把人家男人叫出来喝酒吧?”
  “是啊。对了,你到家后情况怎么样?听你的口气好像通关了?”江帆有些担心地问。
  “嘿嘿,还好,运气不错,爸爸也没深说什么,就是对我表示了必要的担心,也对我进行了必要的敲打,没有明说。对了,他们给我介绍了个对象,你猜是谁?”
  江帆一惊,说道:“对象,谁?”
  “呵呵,是贺鹏飞,就是岳素芬大姐给我介绍的那个阆诸的同学,呵呵,真是太巧了!”
  “哦?是啊——是很巧……”

  丁一似乎从江帆的口气中听出了什么,就说道:“其实,我们上次就已经说开了,没想到这次又被人介绍到了一块儿,真有意思。”
  “也许,冥冥之中,你们有着某种缘分……”江帆试探着问道。
  “呵呵,不可能的,他之所以答应来相亲,只是出于对我的好奇,好奇我这么多年怎么跟他一样,我还没有找到对象,可能是想看看我目前的生存状态吧……”丁一躺在沙发上不停地说着,似乎在讲述着别人的故事。
  江帆知道这个贺鹏飞,有一年春节,江帆和彭长宜被翟炳德抓了陪酒的壮丁,到阆诸来跟这里的市委书记喝酒,都喝多了,他们就没有当晚回亢州,住在了阆诸,第二天彭长宜有事就先走了,他就跟丁一约好见面,丁一正好跟同学聚会,江帆来酒店接丁一的时候,就是这个贺鹏飞送出的丁一,那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一个让江帆嫉妒的年龄。
  丁一竟顾自己说着,忽然听见他沉默了,就说道:“想什么呢?”

  “哦,什么都没想,在听你说呢。”
  “我说完了,怕你担心,就给你打电话了。”
  “你敢偷着给我打电话,就不怕你爸爸听见?”江帆压低了声音说道。
  “嘿嘿,他听不见,我送完贺鹏飞后就直接来老家住了。”
  江帆心一动,说道:“难怪你这么大胆敢半夜打电话。”
  “人家还不是怕你担心吗——”丁一娇柔地说道。
  她那种撒娇的糯糯的音调勾起了江帆的某根神经,江帆抑制住心里的渴望,说道:“宝贝,担心我什么?”

  “担心你担心我呀——”
  声音依然是那么的好听,偷着小女儿的娇羞和风情,犹如夜晚轻柔的风,掠过他的心头,撩拨着他内心里的向往。
  江帆喉咙滚动了一下,温柔地说道:“嗯,我的确担心,不知道你到家会遇到什么情况,我真要感谢丁教授,他没有为难。”
  “呵呵,他是爸爸,是爱我,怎么会为难我,你放心好了。”丁一说这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很幸福。
  “嗯,现在放心了。”他停了停,又问道:“一个人住那里害怕吗?”这话说完后,江帆怀着一种异样的心情等待着她的回答。
  丁一没有理会到他的异样,依然轻轻地说着:“我从小就搬这里住了,一点都不害怕,在这里特别踏实。”
  江帆有些失望,就进一步地说道:“小心我后半夜去吓你。”
  “哈哈,你真能来吓我就好了,呵呵……”她笑了笑,忽然软软地说道:“帆,想你——”
  丁一说出这话后,自己的心就跳了起来,她奇怪自己怎么冷不丁就说出一句这样的话,要知道,她从来都没有主动说过这样的话?

  可是她哪里知道,她这么一句自然流露出来的话语,对江帆产生了多么大的杀伤力,江帆的心跳骤然加快,呼吸也有些短促,身体的某个地方就热了一下,但是他没有冲动,故作平静地说道:“宝贝,我也想你,如果不是隔着这么远的话,我会立刻出现在你眼前的。”
  想想自己这话所涵盖的含义,丁一的脸也热了,她嗫嚅了一声:“嗯,我知道……”不知为什么,鼻子竟然酸了……
  江帆的心再次跳了一下,他似乎听出了她说话声中的鼻音,就有些热血沸腾,说道:“好了,洗洗就睡吧,别想那么多,好吗?”
  “嗯,不想了,有些事想也得不到,不想反而少了好多烦恼。”丁一说完后,唯恐江帆多心,就又补充道:“比如眼下,我就是再怎么想你,你也来不了……”她的心里忽然难受极了,眼里便充盈了泪水。
  听了这话,江帆的心,疼了,想到她的种种善解人意,想到了她带给他的无限欢愉,想到了送她路途中亲吻的场景,他再也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将她拥入怀中,他使劲闭了一下眼睛,低哑着声音说道:“宝贝,如果你真想我的话,也许,我能出现在你面前,当然,如果你愿意……”
  “呵呵,我当然愿意,只是有点痴心妄想了……”说着,她抹去了眼角流出的一滴眼泪。
  江帆说道:““如果不是痴心妄想呢?”
  丁一抹了一下眼泪,说道:“亲爱的,我不会那样要求你的,我舍不得,尽管我想,想有你陪伴的夜晚……”

  江帆受不了了,要立刻行动。
  想她一个正值青春的女孩子,本该是充分享受浪漫爱情、和恋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时候,而她却没有了这般可能,因为他给不了她,哪怕是最简单的阳光下的牵手,他都给不了她。是他剥夺了她这一切,他亏欠她的太多、太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