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6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上”号的故事要到1944年10月的苏里高海战时才算终结。
  日期:2018-04-25 22:53:33
  (正文)
  中午12点11分,肖特的视野中出现了正奋力西行的日军舰队。但他并未就此停下来,而是继续向西寻找事实上并不存在的战列舰。随后赶到的是格雷上尉的“野猫”和劳布少尉的“蹂躏者”。格雷担心仅存的3架鱼雷机会攻击水面的敌舰,于是降低高度准备为劳布护航,同时仔细观察肖特刚刚放过的目标。日军的防空炮火立即对准格雷开火。由于之前撞击所致,“最上”号的舰首看上去比“三隈”号要短小。日军密集的高射炮火让格雷认为,海面上至少有一艘是大家苦苦寻觅的战列舰。于是他立即呼叫肖特调头攻击。肖特的俯冲轰炸机队已经飞出去55公里,一无所获。于是他转向东南,从6400米高空向目标快速逼近。美军肆无忌惮的攻击随之展开,“容易得像射击水桶里的鸭子”,美军一名飞行员如此形容到。此言不虚,美国人此时再也无须与彪悍的零式战斗机周旋,他们可以在空中随心所欲了。

  “大黄蜂”号和“企业”号都监听到了前线飞行员之间的作战通话。米彻尔镇定自若地说,“监听表明,前方的攻击卓有成效。”斯普鲁恩斯津津有味地听着飞行员之间的对话,“这种通话非常少见,大部分难登大雅之堂。”
  “看那狗日的起火了!再揍那个狗娘养的!”
  “你的丨炸丨弹果然击中了它的尾艄。伙计,棒极了!”
  “让我们再来干它一、两艘驱逐舰,打这些小鬼子就像瓮中捉鳖,容易得很。”
  接下来说话的人语调略显忧伤,“哎呦,要是再有一颗丨炸丨弹就好了!”一架轰炸机显然未遇上高炮火力的威胁,飞行员轻蔑地说:“小日本用弹弓是打不到你的。”接着又出现了一声大喊:“东条,你这狗东西,把别的也派出来吧,老子照样能把它们全部收拾掉!”
  听到这些,“企业”号上的斯普鲁恩斯简直乐不可支。他下令把飞行员的通话抄件发一份到珍珠港,尼米兹上将看了这些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最上”号接连被两颗丨炸丨弹命中。一颗在船中部的甲板上爆炸,另一颗击中舰桥,造成了严重损伤。处于领航位置的“三隈”号遭到了更多轰炸机的攻击。一颗丨炸丨弹准确命中舰桥前的三号主炮塔,致命的金属碎片雨点般地飞向舰桥指挥中心,包括右舷防空火炮炮长在内的几名军官当场阵亡。此时崎山恰好将头伸出舰桥观察情况,被飞来的弹片击中头部,当场晕厥不省人事。“三隈”号虽然舰体遭遇重创,仍协助两艘驱逐舰奋力营救从“最上”号跳进海里或被爆炸气浪掀进海里的约300名水兵。但“由于敌人的猛烈空袭”,他们被迫中断营救工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在海面上苦苦挣扎。

  崎山重伤,副舰长高岛秀雄海军中佐立即接过了“三隈”号的指挥权。局势依然凶险无比,很快又有两颗丨炸丨弹命中目标。第一颗将巡洋舰的甲板撕开,另一颗摧毁了右舷的机房。舰上顿时浓烟滚滚,大火肆虐。“三隈”号的速度很快就降了下来。空中的美军依然不依不饶地进行着投弹训练,这艘巡洋舰被无数近失弹激起的水柱团团包围,几乎看不到它的影子了。高岛试图加速逃跑,但受伤的巡洋舰哪里跑得过空中的飞机?又有两颗丨炸丨弹击穿甲板在尾部的机房爆炸,鱼雷发射管燃起了熊熊大火。至少5颗丨炸丨弹和2颗近失弹导致“三隈”号在海面上慢慢停了下来,成了美军攻击的活靶子。

  “最上”号上,那些日军水兵怀着沉痛的心情看着自己的“救星”被摧残得渐渐失去了抵抗能力。舰长曾尔大佐一度认为,那艘舰已经彻底瘫痪了,他在14时20分向山本大将发去了战情通报。尽管自身难保,“最上”号依然顽强地靠上前去试图救援。
  所有美军轰炸机都顺利完成了投弹。清点之后,肖特高兴地发现兄弟们竟然一个都不少。他确信攻击至少摧毁了敌军一个目标,于是打着得胜鼓班师回朝。
  那三架美军鱼雷机并未参与攻击。看到日舰的防空炮火依然打得挺起劲儿,劳布少尉毅然执行了斯普鲁恩斯之前的命令,径直率队返航。
  中途岛自然也收到了上午那份“发现两路敌舰”的错误报告。赛马德和拉姆齐认为,第十六特混舰队将会对付北方的目标。10时45分,两人将岛上所有能出动的26架空中堡垒悉数派出,去搜索“向西南方向航行的那几艘敌巡洋舰”。这是开战以来起飞的最大一个重型轰炸机群,可惜他们连敌舰的影子都未看到。
  返航途中,由6架B-17组成的一个机组意外地发现了一艘“敌舰”,于是贸然从3000米高空一股脑儿投下了20颗454公斤和500公斤重磅丨炸丨弹。返岛之后,陆军飞行员兴奋的报告说,“击沉敌巡洋舰一艘,敌舰在15秒内就在海面上消失了”。
  这的确是了不起的战绩。当初在印度洋,南云舰队击沉英国皇家海军的两艘重巡洋舰也花费了长达5分钟时间—貌似一项新的世界记录即将诞生。事实上他们刚刚离开,那艘“敌舰”就幽灵般地浮出了水面。被吓出一身冷汗的美军潜艇“茴鱼”号艇长埃利奥特奥尔森少校对着空中远去的自己人破口大骂。这群陆军王八蛋是不是叛变了?怎么不打日本人反而炸起老子来了?幸好那些货们准头太差,自己才落了个平安无事。少校立即给潜艇部队司令官英格利希少将发去了一份措辞严厉的电报,敦请陆军作出解释,“究竟为什么陆军航空队要向他的潜艇扔丨炸丨弹,迫使它不得不紧急下潜?”

  虽然已经停在海上无法动弹,但“三隈”号四个动力室中的两个还能运转,船身平稳,暂时仍无沉没的迹象。如果大火能够得以迅速控制,它依然有望恢复航行。高岛用旗语向“最上”号发出信号,自己已接过了“三隈”号的指挥权。曾尔大佐非常清楚,现在需要自己拖曳“三隈”号脱离险境。只要躲过美军的下一轮攻击,黑夜就将来临,他们生还的希望将大大增加。但随后一个小时里,这一希望彻底破灭了。

  祸根在美军投下第一颗丨炸丨弹时已经种下。“三隈”号上突然爆发出一系列惊天动地的巨响—那些威力惊人的九三式氧气鱼雷被接连殉爆,整个甲板瞬间变成了乌黑的垃圾场,巡洋舰的巨大主桅也被摧毁,倒向海中。从烟囱到4号主炮塔,整个上层建筑已无法辨认。军火库发生的爆炸导致舰底开裂,“三隈”号开始徐徐下沉。13时58分,曾尔大佐向山本发出了绝望的电报,“‘三隈’号已经很难复原了”。

  高岛的看法显然和曾尔一致,舰体开始剧烈晃动,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控制到处肆虐的大火。在听完令人心酸的损伤报告后,高岛在浓烟滚滚的舰桥上下达了“弃舰”命令。这对一个代理舰长来说更加痛苦—让你代管一会你还把舰弃了,实在丢人。高岛下令所有维修人员立即停止工作,集中到前甲板制作救生筏。“最上”号和“荒潮”号近在咫尺,“朝潮”号则在不远处巡航,提供防空火力支援。其实美国人真来了它也只有挨打的份儿。

  “三隈”号上的爆炸声接连不断,船员们开始往水中扔木头、救生衣或其它任何可以漂浮的东西,然后纵身跳入海中。前甲板上,重伤的崎山大佐和其它伤员被第一批送上救生筏。高岛平静地站在乌黑的舰桥上,默默注视着眼前的一切。虽然舰长崎山依然活着,但此刻他是这艘巡洋舰事实上的最高指挥官。在委托军需官和飞行长带走重要的文件和资料之后,高岛决定留在舰上,与“三隈”号同生共死。

  厄运很快再次降临。崎山刚刚被抬上“荒潮”号的甲板,14时45分,美军第三波攻击机群咆哮着来到了,他们是13时45分从“大黄蜂”号起飞的23架无畏式,指挥官依然是飞行大队长林中校。这可能是中途岛海战中双方舰船相距最近的一次,林既能回头看见身后的航母,又能看到前方的敌人。由于日舰方位已经锁定且距离很近,这些飞机均携带了454公斤重磅丨炸丨弹。攻击已没有战斗机护航,很显然派它们前来只会费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