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63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25 22:02:55
  (正文)
  大火中的“三隈”号只能坐以待毙,它的整个上层建筑已变成了一堆焦红蜷曲的废铁,甲板上烟雾弥漫,尸体沉藉。此时此刻,不知道日本人是否想起了爪哇海上的“休斯顿”号和“珀斯”号—出来混,该还的总是要还的。“最上”号和“荒潮”号清楚如不尽快高速离开,将面临“三隈”号同样的命运。两舰开始发疯似地驶离重伤的“三隈”号,将水中数百名挣扎的水兵无情抛弃。奄奄一息的“三隈”号上明显还有不少人,他们中的一些人是自愿留下来的。

  这些人中就包括炮长小山正雄海军大尉。接到弃舰命令的小山拒绝离舰,他要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前炮塔上切腹自尽,还特意让手下的一名士官在旁边监督。这纯粹属于自作多情瞎胡闹。如果需要有人为这艘舰的沉没负责,排两位数才可能轮到他小山。事实上美军第三波攻击发起之前,小山已经切腹。后来小山悲壮殉舰的“英勇事迹”传到国内,众多日本媒体开始添油加醋地大肆宣传,一时间小山成为风靡一时的“民族英雄”,并“光荣”入住靖国神社。

  15时,美军轰炸机开始俯冲。由于“三隈”号已毫无攻击价值,他们开始疯狂攻击“最上”号和两艘驱逐舰,三艘日舰附近的海水被炸得波涛翻滚。“荒潮”号的三号炮塔被一颗丨炸丨弹命中。舰尾挤满了刚从“三隈”号上救起来的人员,许多人再次被爆炸的气浪掀进了海里—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上来呢。爆炸当场造成37人阵亡,第八驱逐舰分队司令官小川延喜大佐也被炸成重伤。爆炸毁坏了“荒潮”号的舵轮并引发大火,所幸美军投下的其它丨炸丨弹偏离目标,大火得以迅速控制。依靠手动驾驶的“荒潮”号依然可以跟着“最上”号落荒而逃。“朝潮”号虽未被丨炸丨弹直接命中,但也有22人命丧美军的机枪扫射。

  又一颗丨炸丨弹落在了“最上”号的水上飞机甲板上,将病员舱彻底变成了一座地狱,所有军医和护理人员非死即伤,无法移动的伤兵被不断逼近的大火无情吞噬。更加糟糕的是,这是飞行甲板短时间内第三次中弹,连炸带烧导致舱壁严重变形,附近逃生通道因此受损。尽管猿渡组织损管人员奋力扑火,但火情依然有彻底失控的危险。最后猿渡不得不做出一个合理却不合情的决定:关闭所有完好的救生通道,封锁所有房间。为此他准备承担可怕的后果,因为他知道里面依然有不少活人,但为了拯救军舰他也只好采取这种“显然是很残忍的办法”。

  猿渡的果断决定最终拯救了“最上”号,舰上的火势因此得以迅速控制。后来猿渡回忆说,当那些封闭的舱门再次被打开时,发现了许多葬身火海的水兵。他们已烧焦的双手还死死地拉着舱门,身体因痛苦而扭曲变形。一名轮机少尉为避免被活活烧死选择了切腹。看到这一悲惨场景的猿渡禁不住“悲伤得颤抖”:“对于他们的死,我万分悲痛,不寒而栗!”但他的正确决定拯救了军舰和大多数人。在经历了美军三轮打击之后,速度缓慢的“最上”号仍然倔强地停在海面上,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最上”号真可谓大难不死,它的发动机竟然还能运作。15时,曾尔电告“大和”号,“遭遇美军第三轮空袭”。“三隈”号已经瘫在海面上,沉没只是早晚的问题。其余三舰如果仍然滞留原地,将会重蹈“三隈”号的覆辙。离天黑还有三个小时,美军的下一轮攻击随时可能到来。15时25分,曾尔像猿渡一样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带领两艘驱逐舰以最快速度向西航行,拉大与追兵之间的距离,任由“三隈”号在海上自生自灭。此举看似非常不够哥们儿,毕竟人家能够跑快的“三隈”号是主动留下来帮助自己的,现在你却独自逃生,把人家扔在这里不管。但曾尔同样只能通过牺牲少数来保存多数。三舰救起了包括垂死的崎山大佐在内的239名水兵,对那些依然在海面上苦苦挣扎的水兵们,只能忍痛地和他们说拜拜了。

  没有一个日本人再见到过“三隈”号。我们能够看到他的最后影像,得益于返航美军飞行员的混乱报告。有人说那是一艘战列舰,也有人说是一艘重巡洋舰。斯普鲁恩斯被大家的汇报搞得一头雾水。直到此时,第十六特混舰队参谋部依然不清楚他们轰炸了5个小时的敌舰队之具体构成。如果就此放跑了那艘近藤中将可能就在上边的日军战列舰—要知道斯普鲁恩斯是不折不扣的大舰巨炮派—可真要悔青了肠子的。战果必须尽快予以确认。15时53分,斯普鲁恩斯下令“企业”号放飞了两架侦察轰炸机,前往现场进行拍照,以此平息大家的争论。好在与敌舰的距离只有165公里,如果时间抓得紧,天黑之前还能够发起一轮攻击。埃德温布罗格少尉的飞机带着《福克斯电影新闻报》的布里克记者一同前往。第二架飞机由侦察老手克利奥多布森少尉驾驶,飞机上载着“企业”号的资深摄影师—此时美国人已经到了拍照玩酷的潇洒地步。

  17时15分,两架无畏式来到了“三隈”号上空。在北纬29度28分、东经173度11分的海面上,那艘孤零零的重巡洋舰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多布森准备射杀几名日本人为牺牲的同伴报仇,他看到周围的海面上有400到500名挣扎着的日军水兵。但从这些可怜的家伙头顶飞过时,少尉的心软了,要开枪扫射还真有点下不去手。在西边55公里处,一艘巡洋舰带领两艘驱逐舰正在快速逃逸。两架轰炸机并未攻击径直返回,两艘驱逐舰为保护“最上”号释放的烟幕也算白放了。

  几人用照相机拍下了“三隈”号的最后影像。“三隈”号大约在傍晚19时30分完全沉入海中,成为太平洋战争中日军损失的第一艘重巡洋舰,随它一同沉海的约700名水兵。仿佛急于回到阵亡兄弟们的身边,6月13日,伤势过重的崎山大佐死于“铃谷”号上。
  夜幕降临,这个夜晚看来美国人暂时不会来追杀了。曾尔大佐命令“荒潮”号调头返航,尽一切可能营救“三隈”号的幸存者。当驱逐舰赶到那一海域时,除了黑色的油污什么都没有发现。“荒潮”号的航海日志上如此写着:“甚至连一个人也救不了。”
  “荒潮”号的记录肯定不准。事实上仍然有两个人死里逃生。6月9日,美军“鳟鱼”号潜艇从一个救生筏上抓获了两名日军俘虏。其中一位是“三隈”号的无线电军士吉田胜一,他因肋骨粉碎性骨折被迅速送进珍珠港海军医院。另一个是三等轮机兵石川健一。21岁的石川身体状况良好,他不但讲述了亲眼所见“三隈”号最后沉没时的情景,还交待了该舰出发前往中途岛的许多情况。他解释说,和他一起爬上救生筏上的有17个人,当晚和第二天他们一起随筏漂流,最后只有他和吉田得以幸存,其他人一个个死于伤病、饥饿或脱水。被“鳟鱼”号抓获时,两人已经三天水米未进了。石川知道作为俘虏回国最终意味着什么,他的亲戚朋友们永远都不会饶恕他,他坦率地提出自己愿意留居美国。

  美国人没有再来追击。历尽磨难的“最上”号以及两艘驱逐舰成为中途岛海战中最终摆脱追击的日军军舰。逃跑中的“最上”号真是吉星高照,它的速度竟然慢慢提升到了20节。这简直有点不可思议,连参谋长宇垣对此都惊讶不已。日军三舰成功逃脱,第二天顺利与前来接应的近藤舰队汇合。
  依靠自身动力,最终“最上”号踉踉跄跄驶进了特鲁克军港。由于伤势过重,它在此后近一年的时间里都未参战。后来船厂的维修工在舰体左舷数出了“大小800个弹孔”,远看简直与马蜂窝无疑。经历如此大的磨难,“最上”号上只有9名军官、81名水兵死亡,101人受伤,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这一奇迹的创造者无疑是损管军官猿渡少佐,他在军舰被撞极易发生危险的时刻果断地抛弃鱼雷,又在火势无法控制时毅然作出了最难的决定──牺牲少数去保全多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