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62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秀峰既然做好了姿态,也就做得彻底,先到了地方,之后在门口处等着陈丹辉和黄国友两人到来。见两人下车,往前走几步迎着,也就降到他的诚意。黄国友跟在陈丹辉身后,见杨秀峰一点儿事都没有地迎过来,心里也很是有滋味的。换成自己处在他这样的情况下,能不能做到这种淡然?
  “班长、市长,这边得要亲自守着包厢才不会给人占去,也就无法分身到宾馆接两位领导了,还要请两位谅解,我请客可是诚意的。”杨秀峰笑呵呵地说,和陈丹辉的手一沾,也和黄国友握了下,折身走在前面带路。
  在电话里,觉得杨秀峰说的话很假,但彼此之间也是要碰头见面的,陈丹辉和黄国友也没有做什么商量,过来吃饭。等见到杨秀峰时,他的姿态决然做的那么到位,陈丹辉自然不会就为他这些表面所作而就动容。心里就在猜测,是不是杨秀峰在省里先就得知了什么,才有这样的姿态?进包间之前,先和黄国友对视一眼,见黄国友也是不动声色。
  杨秀峰到南方市后,之前虽说没有对他们这两位领导有什么违逆和冒犯,但都说不上尊敬。平时的工作汇报,还是在开会商讨什么,他的态度都不会为领导的意图而附和上来,更没有表露什么站队的态度。那次为田文学案子和李润之间的冲突,陈丹辉和李宇夏出面调解都不起用,杨秀峰根本就没有给一点面子。但今天的态度却又这样反常,就让陈丹辉疑惑省里是不是将他压制了?

  在京城讨要资金受挫归来,这一盘棋自然就无法再下下去。谁才是能够解决当前危机的人?陈丹辉的思路免不了就往这上面想,要不,以杨秀峰那性子,能够做到这般姿态来?那是一个不讲规矩的人,一到市里就想特立独行让人注目,而在田文学的案子上和对李润的态度上,难道不就是想在市里立威给其他人看吗?
  如今,立威未成,惹下大祸来,做出这样的姿态自然就是一种和解的势态。陈丹辉觉得,今晚的饭吃起来该比较香了吧。但他却看不出黄国友的态度,不知道他是怎么样判断杨秀峰这一变化的。
  修路的资金很突兀地显现出来,使得陈丹辉等人都弄不清这条路上什么时候进行规划的。目前的事实是,资金给卡住了,老领导会不会改变心意?或者,老领导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为他再创造一个为省里立功的机会?这倒是有可能的。这些年在老领导的运作和推动下,从京城里讨要得到的建设资金不算少,但更多的都是用于南方市而已,影响力也就小很多,对自己在仕途上的作用不能说没有,但作用还是有限的。这条路是在南方市这边修筑,但这样的大工程一定是控制在省里吧。要是为这样的工程做了关键性的工作,对自己的仕途的影响力当真就完全不同了。

  陈丹辉这样想,觉得似乎就很合理的。之前得到的资金虽说每一个项目都是规划草案、落实验收等材料请一些人来做,实际上大多数的资金都在运作过程中消化一空,涉及到哪些关卡和哪些人的手里,陈丹辉也不会去理清楚,只要他手里得到的那部分在他心里估算范围就能够接受。
  这条路的资金会有多大?上亿?当真上亿的资金能够弄过来,将通往南方市的公路扩宽,就算自己不能够直接地掌控和运作这笔钱,但在南方市地面上做这样的工程,自己还会吃亏?当真是太大的好事了,政治上获利,实利上也有大把的机会。公路的拓宽,相对而言会少要多少成本?预算怎么来做,当然会有省里去设计,从京城弄来的钱,设计时总会按最高的来核算,实际运作时,利润空间有多大陈丹辉早就听说过了。这也是他早几年就在跑这条路的原因。之前,得知在柳省的规划,却不料这条路会已这种方式出现了。

  心里就在想,如果,明天见到省里领导,问起这笔资金的运作问题,自己要怎么样表态?京城去见老领导不算难,但老领导也不会那么容易糊弄的。要准备好所有的资料,这些资料还要符合标准才行。就像之前修建市里的那个中心广场,图纸上的面积,至少比目前实际的面积要大三到五倍,所用的材料、搬迁补偿、拆迁费用和建设费用,才能够和所划拨下来的资金吻合,之后的验收,陈丹辉还记得不进给前来验收的做了很多的工作,还将摄影效果图进行了技术处理,从画面上才看不到实际的样子来。

  当然,这些事在他看来,老领导也不会在走到南方市实地来看,就算他到实地看了,还会记得这广场的修建面积有多少?再说,在南方市里,市中心也不可能将广场修得有多大,完全没有必要的。
  在省里而言,到京城里去找老领导请他出面来运作斡旋,自然是李润和自己两人最便利,陈丹辉明白这一点,就觉得老领导是不是有意这样安排?才让自己在时候得到这一政治筹码,有利于下一步的晋升。对于今后自己一旦离开了南方市,不论是到省里还是到其他市里去,这也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要是能够得到这一笔政治资本后,进省里再升一升的可能性就会较大了吧。从老领导的角度说来,也不想他自己身后就没有再出人才了。李润已经到点,而且他起步太晚,当然,前几年要不是老领导突然病倒了,李润如今肯定会到省里去了,他的结果也就会完全不同的。

  但自己还是有更多的机会,陈丹辉想着,心中就有些激动。这一次到省里来,或许不会是专一为修路的资金问题的。但从杨秀峰的姿态改变上看,却不难推算出这些情况来。
  想得透,自然不会表露出来。但自己作为市里的市委书记,和杨秀峰也就不能够过于计较,此时表现得大度一些,也是一种姿态。杨秀峰之前虽说冒犯自己,可自己作为班子里的班长,有这样的容人之量,省里也会有更好一些的分数吧。
  如今,自己的目标要该定在往省里看,一个副省长的位子,或有实权的行局一把手,也都是不错的过渡。如果这样,南方市这边应该推荐谁来接任?陈丹辉念头一转,也就觉得让黄国友来接任一届才是最理想的。与黄国友争斗这么些年来,自己一旦到了省里,黄国友也就不能够和自己平起平坐了,自然而然就压过他一头,之前的那些争斗都显得没有多少意思。重要的是,黄国友在市里任市委书记,之前的很多决策和很多旧事,也都不会去翻动的,等黄国友离开后,市里的一切都成为旧黄历,谁还会为前一任领导的决策或工作缺陷纠缠不清?到时候,自己在省里也会站稳了脚跟,自然也不会有谁真要和自己过不去的。

  进到包间里,陈丹辉觉得自己的姿态要做出来之外,还得多观察一下杨秀峰才对。对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就准确了,陈丹辉心中有那种信心的同时,也觉得要更慎重一些,才更有利于自己应对省里这次将几个主要领导找进省里来。
  黄国友倒是不动声色,比陈丹辉就稍落后半步,在场面上,黄国友也不会去争什么。该争的地方不在外在的形式和场面上的,反倒是在场面上要不体现出对陈丹辉的尊重,反而会落人的口实。杨秀峰在市里的表现,以及随即而引发的李润在京城里对杨秀峰的反击,都患有很多的事情让人无法看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