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把他固定好……”蒋竹君并没有因为周兴一丝不挂而转过头去。
  人家毕竟是护士出身,什么没见过?陆鸣私下琢磨道。
  他对这个业务不熟悉,只好站在一边看,另外两名打杂犯人好像并不是第一次操刀,手脚熟练地先给周兴戴上十几斤的脚镣,然后就用那些铁夹子把他的手脚分别固定在铁床上。
  陆鸣注意到一个细节,那些固定手脚的铁夹子上都缠着布带,这个细节倒是多少体现了一点人道主义精神。

  最后,陆鸣总算是对所谓的“睡床板”有了一个感性的认识,说简单点,就是把犯人绑在一张没有被褥的光板床上睡觉,当然,睡在稀稀拉拉的几块床板上并不舒服,但时间不长的话应该也能忍受。
  不过,根据传说,这种刑罚的最低期限是三天,在这三天之中,考虑到犯人几乎没有活动量,所以每天只供应两餐,他本人当然不能就餐,而是由一名指定的病犯每天给她喂饭。
  让陆鸣觉得最不人道地方在于,在这三天之中,受惩罚的犯人大小便就在床上解决,并且没人清理。
  三天也倒罢了,本来就吃得少,也没有多少排泄物,可如果是半个月,那就难以想象这间关上厚重的铁门之后几乎完全封闭的小房间里将会是一副怎样的情景。
  一想到周兴的悲惨遭遇,陆鸣忍不住开始同情起他来,并且忽然意识到,相比于这种惩罚,自己在看守所的遭遇根本就是小儿科。

  由此,陆鸣对蒋竹君好像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刚才梦中那个情意绵绵的女人马上就变得模糊了。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蒋医生……”
  忽然,从对面女号的探视窗口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陆鸣回头看了一眼,心中一动,尽管只是隔着小窗口,可他还是认出了那个女犯是周怡。
  “什么事?”蒋竹君冷冷问道。

  “我……来那个了……能不能给点纱布啊……”周怡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
  蒋竹君哼了一声,不耐烦地说道:“你球事情真多……”
  陆鸣吓了一跳,没想到蒋竹君竟然会爆出粗口,可随即就释然了,因为这粗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从女护士们的嘴里听见了,好像是男管教们的口头禅,很显然,女人们是跟男人们学的。
  “陆鸣,你来一下……”
  走到号子门口,陆鸣等着纪管教来开门把他放进去,走在前面的蒋竹君忽然回头说道。
  陆鸣赶紧跑过去,跟着她走进了配药室,想起下午她那个装着手机的药盒子,忍不住有点胆战心惊,生怕她又会拿出什么吓人的东西让自己转交给财神。
  只见蒋竹君踮起脚从药柜上取东西,白大褂下面的屁股翘了起来,看的陆鸣直流口水,心想,自己现在要是大着胆子摸一下,不知道要睡多久光板床。
  不过,就凭着他下午交给自己的那把手机,应该不敢把自己处罚的太重吧,就不信她不怕自己把她供出来。

  可随即一想到女人的心狠手辣,陆鸣赶紧把目光从诱人的小屁股上移开。
  “把这个交给十号的周怡……”蒋竹君丝毫都没有察觉背后陆鸣心中的龌龊,交给她一粒药片和一点纱布。
  陆鸣松了一口气,一溜烟从配药室出来,此刻六号的打架事件已经平息,过道里静悄悄的,就像先前曾强担心的那样,号子里今晚真的没有开电视。
  陆鸣一边往十号走,一边顺手关掉过道里的几盏灯,回头看看,只见纪管教手里拿着一串钥匙站在过道的入口处,显然是在等着他送完药给他开门。
  “周怡……”陆鸣这次只是送药,所以没有上次替财神传话那样紧张。
  周怡的脸出现在探视窗口,只见她身上只穿着一件小褂,露出雪白的臂膀,陆鸣先把药交给她,看着她服下去,这才把纱布递进去。
  没想到周怡在接纱布的时候忽然握住了陆鸣的手,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等到他把手抽回的时候,马上感觉到掌心里多了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个小纸团。
  “我也想通了……”只听周怡就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嘀咕了一句,然后转身进去了。
  陆鸣一瞥眼发现纪管教正朝着他这边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握着纸条的手攥的紧紧的,就像逃跑似的离开了十号的门。
  陆鸣刚进病室就一头钻进了卫生间,借着门帘透进来的一点光亮,展开手里的小纸团,仔细一看,只见上面只有十几组长长的数据,却没有一个说明文字。
  天呐,这是什么?银行账号?密码?这应该就是那天财神让自己传那句话的效果,可财神的银行账号或者密码为什么掌握在周怡的手里呢?
  另外,他们那句“想通了”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打算退赃?绝对不可能,退赃没必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

  “你小子屎尿真多,快点……”外面传来王东海的催促,想必是他内急了。
  陆鸣赶紧从里面出来,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拿起一本书回到了床上,琢磨着是不是今天晚上就把周怡的纸条交给财神。
  随即想起自己今天要给财神写信,于是决定明天早晨再把周怡的纸条和自己的信一起交给他,今天晚上财神可能不会看书了。
  而潜意识中却想着自己有必要把十几组数据记在脑子里,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多,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在此后的四天时间里,陆鸣给财神写了三张纸条,收到了三次回复。

  他的第一张纸条只有一句话:“陆叔,我下个星期就要开庭了,不知道能不能判缓刑?”
  其实,直到这个时候,陆鸣期望在财神那里获得的最大回报就是能够获得自由,尽管他知道缓刑只是一种有限的自由,所以,他的第一张纸条实际上就像是放出去探探风向的气球。
  第二天,中午,陆鸣回到号子吃晚饭之后,就在书中发现了财神的回复,上面也只有一句话:“如果猜得不错的话,半个月之内你就有可能获得自由。”
  陆鸣看了这句话激动的一阵眩晕,急忙躺在床上让自己平息了好一阵,把财神写的一句话看了差不多一百遍,以至于都舍不得把纸条毁掉。
  晚上临睡前,当他和王东海、曾强闲聊的时候,实在无法抑制激动的心情,忍不住问道:“如果被判决缓刑的话,会不会当庭释放啊……”

  王东海一脸同情地对曾强说道:“感情这小子还在做梦呢……”
  说着,侧过身来冲陆鸣继续说道:“你在看守所的号子里难道没有学过刑法吗?就算判缓也不可能当庭释放,还有十天的上诉期呢,公丨安丨局还要办理手续……
  当然了,假如能判缓刑的话,就算等上几个月也值得,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抱多大希望,免得判下来之后无法承受打击,我根本不相信一个实习的法律援助律师能给你争取到缓刑……”
  听王东海这么说,陆鸣一颗心又七上八下的没有着落,说实话,如果没有财神的承诺,他也压根就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就算判个六七年,他也照样屁颠屁颠地去劳改队改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