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老赵说……擦一下就不……不痒了……”
  蒋竹君瞪着陆鸣若有所思地注视了一会儿,摆摆手说道:“你去吧……”
  陆鸣如蒙大赦,抬腿就溜,刚到门口,忽然听见蒋竹君说道:“等等……”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管教就提着一大串钥匙出来,把陆鸣关进了五号。

  “吆,这么快就回来了?律师怎么说?什么时候开庭?”号子的铁门刚刚锁上,王东海就从床上坐起来问道。
  陆鸣一头钻进了卫生间,一边回应道:“也没说什么,可能下个星期开庭……”
  “那律师有没有说大概会判几年?”王东海继续问道。
  陆鸣蹲在那里一边看着手里的药盒,一边心不在焉地说道:“可能四五年吧……”

  王东海笑道:“怎么?你小子好像一点都不在乎啊……”
  良久没有听见陆鸣的回音,王东海就躺在床上对曾强说道:“这小子如果能找个有经验的律师,最多也就三年,如果家里能花点钱的话,判个缓刑也不是没有可能……”
  曾强哼哼道:“那要看工厂的人是不是要他做替罪羊,否则,谁来承担财产损失……”
  过了好一阵,才看见陆鸣从卫生间里出来,王东海注意到他的脸色苍白,一脸紧张的神情,还以为是受到了律师的影响,于是安慰道:“既然命中注定,你就想开一点,谁让你小子倒霉呢……
  你还年轻,四五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出来也就三十来岁,还有时间享受生活,像我们几个,最少都是十年以上,这辈子算是没什么盼头了……”

  陆鸣好像没有听见王东海的唠叨,走到书桌前拿起一本书,犹豫了一下就像是害怕似地走到陆建明的床前,背朝着其他两个人,小声说道:“陆叔,这本书里面有几个地方我怎么看不明白,你看看……”
  嘴里说着话,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那个药盒飞快地塞进了陆建明的被单里。
  陆建明只是稍稍愣了一下,给陆鸣使个眼色,故作不高兴地斥责道:“我没那个闲工夫,你还有时间看书?既然要开庭,还是去想想自己案子的事情吧……”
  陆鸣趁机马上离开了陆建明,回到自己床上躺下来,一想到药盒里面的东西,忍不住浑身一阵轻颤。
  原来,陆鸣在厕所方便的时候,总觉得手里的药盒有点沉重,于是好奇地打开看了一眼,这一眼吓得他腿一软,差点坐到便池里。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蒋竹君让他交给陆建明的药盒中竟然是一部手机,他已经在看守所待了不短的时间了,很清楚这部手机意味着什么。
  一旦被人发现的话,那可不是携带一般违禁品的问题,如果持有一般违禁品被抓住的话,大不了带几天戒具,再严重点也不过是赶出医院,送回看守所严加监管。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这部手机就相当于带进来的丨炸丨药,如果被抓住的话那可是重大事件,参与者可以罪上加罪,起码要多判个一两年。
  并且肯定会在整个监管医院掀起巨大风波,包括病犯管教在内都要查个水落石出,到时候,首当其中当然是他这个直接当事人。
  妈的,没想到蒋竹君竟然是财神买通的人,这个女人胆子也太大了,还不知道拿了财神多少钱呢。
  她为什么不亲手把手机交给财神?非要自己在中间转一手,这分明是把自己推在前面,一旦东窗事发,她可以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反正有没人能证明这个把手是她交给自己的。

  也奇怪了,蒋竹君平时和财神连句话都没有说过,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财神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亲属了,谁会在外面替他运作这些事情呢?难道他们以前就互相认识?
  哎呀,现在想这些事情已经没意义了,手机都已经交给财神了,一切既成事实,反悔也来不及了。
  可自己有什么办法呢?难道去告密?这样一来自己的结局只能更惨,尽管干部鼓励病犯们告密,可在内心里,他们自己也看不起告密的人,往往等到事情过去,告密者的噩梦就要开始了。
  想到这里,陆鸣有种想哭的感觉,没想到自己被财神一步步扯进了烂泥潭,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眼下,除了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之外,别想还有第二条出路。
  不过,害怕归害怕,等到陆鸣把这件事情思前想后过了一遍之后,马上就被自己参与的这场冒险刺激的兴奋不已,暗自揣测着财神要这部手机究竟想干什么。

  根据号子里流传的有关财神的传奇故事,结合他已经被判死缓的事实,陆鸣开始分析这部手机可能有的几个用处。
  一是跟钱有关,因为财神的案子虽然已经定案,可他藏起来的钱并没有被公丨安丨局找到,所以,他现在急于和外界取得联系。
  只是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在办案人员那里蒙混过关的,按道理丨警丨察肯定对他手里的钱穷追猛打,为什么轻易就放弃了呢?
  二是他可能通过这部手机交代后事,听说他有心脏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不可能把手里的钱带进棺材吧。
  可上次他为什么自杀呢?如果那次自己不救他的话,那些钱岂不是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似乎有点说不通。
  那除了这个用处之外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他跟外界联系呢?越狱!
  这个念头在陆鸣的脑子一闪而过,不过,他还是吓了一跳,因为,财神如果真想越狱的话,那自己很可能就是他利用的工具,简直就是炮灰,因为他绝对不可能带着自己越狱。
  不过,陆鸣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念头,就凭财神要死不活的样子,别说越狱了,如果没人搀扶的话恐怕都走不到看守所的大门口。
  如果真要越狱的话,除非像电影里那样,派一支特种部队搞突袭,并且还需要直升飞机,财神再牛逼也不可能有这个本事。
  想来想去,陆鸣最终断定,这部手机肯定和钱有关,财神很可能要交代后事,只是不清楚他的遗嘱执行人是谁。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份上,陆鸣觉得自己有权利知道财神的计划,他决定今天晚上通过小纸条提出自己的疑问。

  尤其是要弄清楚,在这件事里面,自己究竟能得到什么好处,否则为什么要承担如此大的风险呢?
  忽然,又一个念头在陆鸣的脑子里闪现,顿时就感到手脚冰凉。
  他忽然想起每隔半个月就会搜查一次病室,有时候甚至毫无征兆来个突然袭击,并且管教们搜查的非常彻底,几乎不会放过每一个角落,这么大的手机怎么才能藏得住呢?
  要知道,手机可不是电动剃须刀,管教肯定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万一被查出来的话,财神会不会把自己供出来呢?
  妈的,也许他是在下赌注,反正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已经是死缓了,就算被抓住,难道还能判他死刑?
  这样一想,陆鸣又把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他认定财神不可能会把自己供出来,并且相信自己考虑到的风险,他肯定早就想好对策了。
  陆鸣想的头昏脑涨,最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在梦中见到了蒋竹君,女人一改冷冰冰的样子,情意款款地对他微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