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他算是见识了十号那个名叫周怡的神秘女人,根据他的猜测,这个女人年纪应该在四十开外,如果不是长期关押显得憔悴,应该还颇具几分姿色。

  在整个发药吃药的过程中,女人始终低眉顺眼的,几乎都没有看陆鸣一眼,等到吃完药之后,她突然对陆鸣身后的护士说道:“兰护士,我今天牙疼的受不了,能不能给一片镇痛药啊……”
  兰护士没好气地说道:“你事真多,等一会儿……”
  发完药之后,兰护士在药房拿了一片药对陆鸣说道:“给十号的周怡送去,看着她吃下去啊……”
  陆鸣一阵兴奋,心想,机会来了,财神那句话只需两秒钟就可以传出去了。
  可就在陆鸣拿着药片心跳加速的时候,只听身后的兰护士忽然说道:“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陆鸣只能哀叹命不好,同时对这个胖护士的敬业精神感到一阵恼火。然而,没过多久,机会就再次降临了。

  这天正好是星期天,监管医院只有一名医生两名护士外加两个管教值班,临近十点钟的时候,看守所一下送来了二十多人打针,一问情况才知道,由于天气突然变冷,很多人都患了流感。
  等到二十几号人打完吊针,已经过了吃午饭时间,两名护士累的瘫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站不起来。
  此刻另一名打杂的人员正帮着唯一的医生给一个病犯做B超,他的职责是负责给病人的肚子上涂抹一种药膏。
  陆鸣心里早就惦着发药的时间了,他根据两个护士的疲惫状态赌她们不会跟着他,只是护士不下命令他不敢乱动。
  “李医生,我能不能回去吃饭啊?”陆鸣谨慎地问道。
  “哎呀,都忘记发药了……陆鸣,你去把中午的药发了再回号子吃饭吧……”李护士有气无力地吩咐道。
  陆鸣顿时微微一颤,马上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没有护士跟在屁股后面,自己就是和十号的某个女犯拉几句家常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等到陆鸣案子兴奋地从药房推出药车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李护士居然站在门口等着他呢。
  妈的,真倒霉。听说以前打杂的犯人给十号发药的时候,还有机会跟她们打情骂俏呢,怎么自己连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呢。
  陆鸣只好垂头丧气地推着车往前走,猜测李护士肯定跟在自己的后面,可等他往前走了十几米,马上就要到达病区了,却没有听见身后有动静。
  他悄悄回头瞥了一眼,惊讶地发现李护士并没有跟着他过来,而只是站在办公室门口朝这边看着。
  难道她要来个远程监控?机会来了。
  给病室发药有两种顺序,一种是从一号病室开始一直发到十号,然后推着空车回来,另一种是直接把车推到最里面,从十号发起,然后慢慢倒回来。
  两种方式都属于正常,平时护士也没有明确的规定,从哪里开始发药一般都是打杂的犯人自行决定,反正他走到哪里护士就会跟到哪里。

  按道理陆鸣这个时候应该趁着李护士没有跟过来的机会直奔十号,可他心中有鬼,小心脏砰砰乱跳,尽管明白从十号开始发药也不算违规,可就是不敢直接去十号。
  忽然,耳朵里听见李护士好像在跟谁说话,陆鸣悄悄回头瞥了一眼,只见她并没有朝自己这边张望,而是脸朝着办公室和里面的护士说着什么。
  陆鸣胆子再小也不会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一咬牙推着药车直奔十号。
  虽然中间只有二三十米的距离,可觉得漫长的就像是看不到尽头,而远在十几米之外的李护士却又像是近在眼前,甚至能够感觉到她的呼吸。

  终于到达了十号病室的门前,伸手打开铁门上的探视窗口,正好看见从门口卫生间里出来一个年轻女人,她低头看了一眼陆鸣,便朝着里面喊道:“发药了……”
  陆鸣又朝着办公室那边瞥了一眼,只见李护士正朝着这边看,但没有要过来的意思。
  他的紧张的心稍稍平息了一点,心想,他只能看见自己的动作,却听不见自己说话,总算成功了。
  病室中的女犯们每人手里端着水杯等着陆鸣叫名字,叫到名字的上前领药,然后当着他的面服下。
  十号病室比其他的房间都要大,关押着差不多二十来个病犯,这些女犯的年龄大大小小,从四五十岁到二十来岁,长像也五花八门。
  其中有个年轻女人名叫芦荟,二十四五岁年龄,漂亮的和这里的环境很不和谐,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个毒贩。
  这个女人在监管医院住了有一段时间了,来的时候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后来只要她外出接见或者就医,届时所有病室探视窗口后面都有一双窥视的眼睛。
  甚至有个打杂的犯人曾经吹牛,说是在拍片时亲眼见识过女人不同凡响的胸部,结果,没几天,这个打杂的犯人就彻底消失了,从而证实了祸从口出的真理。
  “芦荟……”陆鸣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女人娇娇柔柔地走上前来,一双眼睛大胆地盯着陆鸣,一只小手伸到窗口。
  陆鸣只是匆匆一瞥,马上就理解了那些冒险躲在探视窗后面窥视男人的心情,眼前的女人虽然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可仍然有着惊人的美艳,一想到她有可能因为贩毒而吃一颗子丨弹丨,陆鸣觉得心口隐隐作痛。
  “周怡……”陆鸣有意把女人放在了最后,嘴里叫出她的名字以后,余光瞥了一眼远处的李护士,一颗心顿时一紧,他看见护士正慢悠悠地朝着这边走过来。

  周怡这时已经走到了铁门旁边,这一次她抬头看了陆鸣一眼,然后一只手掌伸到窗口来接药,而其他的女犯们服过药之后都已经走到里面去了。
  “五号说……”陆鸣一边把药递到女人手里,一边用嗓子眼哼哼道:“五号已经想通了……时间不等人……”
  周怡刚刚把药放进嘴里,她显然听见了陆鸣近似耳语一般的嘀咕,不过只是稍稍一愣,然后就喝了一口水,一仰脖把药片吞了下去。
  陆鸣嘴里嘀咕着的时候,眼睛并没有看周怡,而是用余光一直观察着慢慢晃悠过来的李护士,所以周怡一愣神的时候并没有注意。
  他只注意到女人一仰脖子吞药的动作,还以为她没听见,于是又急促而小声地说道:“五号想通了……时间不等人……”
  周怡盯着陆鸣看了几秒钟,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进去了,走到半道还回头看了一眼。
  陆鸣确信女人肯定听见了自己的话,扭头看看李护士距离他还有十几米远,根本不可能听见他的低语,心中一阵兴奋,觉得自己就像是电影里那些特工一样足智多谋,赶紧推着车离开了十号病室。
  虽然还没有吃过午饭,可由于注意力高度集中,神经极度紧张,陆鸣一点饥饿感都没有,回到病室往床上一趟,琢磨着是不是马上写张字条向财神汇报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
  扭头看看病室中的三个人,曾强好像睡着了,王东海正在翻看报纸,而财神照例是躺在那里专心致志地看书,似乎压根没有看见他进来似的。
  死老头,倒是沉得住气,也不知道让自己传那句话有什么意义。

  “躺着干嘛,快吃饭啊……”王东海奇怪地盯着陆鸣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