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兴奋的来不及想,赶紧接着看下去,自从失去自由之后,他还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甚至在他的整个人生中也没有像现在那样热血沸腾过。
  “我们应该互相信任,我的身体里流着你的血液,这是一种难得的缘分,说实话,虽然我们都没有怎么说过话,可在我眼里,你就像是我的儿子。”
  陆建明的这几句话似乎正好解释了陆鸣心中的疑虑,不过,他有种想笑的感觉。
  心想,既然他身体里留着自己的血,他应该是自己的儿子才对啊,只是年龄有点说不过去,没想到自己坐牢竟然坐出一个爹来,并且还有血缘关系,说出去谁信呢?
  “你必须切记,谨慎是成功的关键,我在这里是一个敏感人物,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所以,我们两个尽量不要说话,要让别人相信,我之所以把你弄到这里来,完全是因为出于感恩的心理。

  今后我们就通过这种方式联络,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只要有必要让你知道的事情,我都将直言不讳。
  不过,切记,你只要给我写一张字条,就必须同时用另一张便签纸写一点无关紧要的东西夹在书里面,因为干部通过监控可以看见你在写东西,这些字条不会引起怀疑,所有我们交谈的字条看完之后都要及时销毁……”
  陆鸣瞥了一眼墙上的监控,浑身忍不住一阵哆嗦,这倒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这种近似电影里的情节让他兴奋的不能自己。
  冷静,冷静。
  陆鸣心里念叨着,闭着眼睛做了几次深呼吸,脑子里把纸条上的话回顾了一遍,尽管心中充满了疑虑,可就凭着可以重新获得自由这句话,已经打定主意要铤而走险了。
  他很想马上就给财神写一张纸条,提出自己心里的各种疑问,可仔细想想,又不知道该问些什么,犹豫了半天,他决定先克制自己的好奇心。
  心想,与其现在提出问题,还不如静观其变,正如王东海宣布的号子戒律:管好自己的嘴,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吃饱饭,睡好觉,养好病,最终一切都自有答案。
  半夜十二点左右,全体病犯已经就寝,整个监管医院静悄悄的,院长王振良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王振良今年四十六岁,当兵出身,担任监管医院院长已经五个年头了,由于脸上雀斑密布,病犯们私下都叫他王大麻子。
  此刻,他的办公室里坐着三男人一个女人,三个男人分别是W市经侦大队大队长肖长乐,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监管处处长陈伟以及监管医院主管安全的副院长文涛。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看上去很年轻,差不多三十出头的样子,留着齐耳的短发,一张瓜子脸配着一对机警而又冷漠的丹凤眼,她是W市建设银行新任副行长杨晓艺。
  几个人的眼睛都盯着监控器中的一段录像,录像中是陆建明和律师会面的场景,只见两个人把脑袋凑的很近,不知道说些什么,不一会儿就分开了。
  “我已经找人对录像做了技术处理,遗憾的是仍然听不清这几句话说的是什么。”负责安全的副院长文涛关掉监控器说道。
  “你们找过嘴型专家了吗?”王振良盯着肖长乐问道。
  肖长乐摸出一支烟点上,摇摇头说道:“我们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嘴型专家,听说北京那边一所高校专门有研究这个的,不过,希望不大,监控器的角度不对……”

  监管处处长陈伟说道:“不管他们说了什么,反正陆建明突然提出上诉,肯定跟这次律师会见有关……”
  说完,扭头冲肖长乐说道:“难道你们不能对他的律师上点手段?”
  肖长乐摇摇头说道:“陆建明的律师孙明乔可不是一般的小讼棍,他是个公众人物,在法学界很有影响力,在本市方方面面的关系都不错。
  并且,这个人生性好斗,人送外号‘战斗乔’,如果没有真凭实据,谁敢去碰他?
  再说陆建明的判决虽然下来了,可还没有过上诉期,他见自己的律师完全合法,反倒是如果让他知道我们监控他和当事人见面的话,说不定又会让他抓住什么把柄……”
  陈伟哼了一声道:“已经不用怀疑了,陆建明被抓之前他们就勾搭上了,还不知道拿了多少好处呢,自然是一心一意替陆建明鞍前马后……”
  这时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出声的杨晓艺忽然带着不满的语气说道:“听你们的口气,好像陆建明只要把牢底坐穿就可以抵偿被他藏起来的那笔巨款,如果他这次自杀成功的话,难道银行的这笔钱要跟着他进棺材?”

  肖长乐瞥了一眼美女行长,似乎对她的语气很不满,冷冷说道:“即便罪犯被绳之以法,但我们并不能保证能够追回赃款,我们只能尽力……
  他的钱还能去哪里?这么多钱不可能藏在哪个房子里吧?肯定是在银行的某个账户上,难道你们银行内部就没有一点办法?”
  杨晓艺哼了一声道:“你以为陆建明会用自己的名字在银行开个账户?我们甚至怀疑他的这些钱并不在国内银行,而是藏在国外的某个离岸银行。
  要知道,他是国际金融学方面的专家,尤其熟悉离岸银行的业务,如果没有他的亲自交代,要想找到这些钱无异于大海捞针……
  我看,你们还是在他本人身上多下功夫,法院为什么留他一命,难道不是想挽回国家的损失吗?虽然他的案子已经告一段落,可追回赃款仍然是你们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吧。”

  肖长乐气哼哼地说道:“你以为我们没有想办法吗?说实话,就差给他上手段了,问题是他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如果搞得太猛的话,很有可能会一命呜呼,那时候这笔钱可真要被他带到棺材里去了……”
  杨晓艺仍然不依不饶地说道:“那也不能被动地等待啊,我听说他的同案周怡也被你们弄到这里来了,你们敢确定她不知道那些钱的去向?”
  肖长乐盯着杨晓艺说道:“你的消息很灵通嘛,周怡要是知道内情的话,早就交代了,她巴不得立功呢,遗憾的是她只是一个记账的,她的证词能给陆建明定罪,但却没法帮我们找到那笔钱……”
  “那你们把她弄到这里干什么?难道是专门让她来陪伴陆建明?”杨晓艺嘲讽道。
  肖长乐冷冷地挑衅道:“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有自己的考虑……我还准备让他们去一个监狱服刑呢……”

  监管处长陈伟摆摆手,制止了杨晓艺和肖长乐的抬杠,缓缓说道:“所以,我们不能操之过急,不管他是在监管医院还是将来去监狱服刑,总会有办法搞清楚那些钱的去向……
  说实话,陆建明突然上诉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不管是什么原因激发了他的生存意识,起码不用担心他再自杀了……
  医院方面最近出了一点小状况,王院长觉得可以利用一下,具体情况就请他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