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乃翔看着眼前的陆原,其实,他也或多或少地知道一些陆原对女儿的感情,但是这个孩子可贵就可贵在,他顾全家庭大局,始终都没有表露出来,而且他目前也是一位正营级的干部,是值得他信任的,就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小原啊,说真的,我是不放心小一啊,怕她在外面走了弯路,这话,我跟你妈都没说过……”
  陆原断定继父话里有话,?说道:“您放心,妹妹做事是有分寸的。”
  “哎,但愿吧,小原,尽管你们俩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从小她跟你最亲,等她回来,你给我劝劝她。”
  陆原笑了,说道:“我劝她什么?”

  “劝她回来找对象,劝她调回来呀?”
  陆原笑了,知道继父跟自己说话还是有顾虑的,也就不再进一步去问了,就说道:“行,我让小蕾抓紧给她张罗对象,另外,我们部队也有许多优秀的小伙子,回头我用用心,就是这些人大部分家都是外地,我也没有什么亲人,不想让妹妹嫁到外地。”
  丁乃翔说:“现役军人不行,以后涉及到转业,还要跑工作,我这辈子就怕求人,如果当初求求人的话,小一不至于……唉,还是让她回来找个本地人吧,能平平安安就行了。”
  这时,乔姨进来了,说道:“我刚才给我同事打了一个电话,就是她原来跟我提过那个小伙子,刚留学回来,条件相当不错,五一回来,要不,让小一见见?”
  丁乃翔立刻说道:“见,你应下来,等小一回来就见。她明天下午从三源回来,但是到了亢州后,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晚班的车?”
  陆原说:“没关系,只要她明天回来,多晚都不怕,我带小虎还有一一去接她。”
  乔姨瞪了儿子一眼,说道:“来回好几个小时,小虎怎么去?”
  丁乃翔听了这话,就有些不高兴,看了乔姨一眼,叹了一口气,起身就走出书房,从客厅的衣架上摘下自己的外套,开门出去了。

  陆原埋怨地说道:“您看您,说什么呢?惹爸不高兴了吧?”
  乔姨说道:“不高兴我一会再去哄他,但是对于你,我想到就说。”
  “你说你怎么了?她回不来就第二天早上再回,你那么着急去接她干嘛?还想带上小虎?打什么迷糊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啊?”
  陆原听妈妈这样说,赶紧关严了房门,冲妈妈说道:“您说什么哪,我什么心思呀?我现在娶妻生子,享受天伦之乐,我还能有什么心思?您这样说就不怕让小蕾听见?一点都不注意影响,真是的!”
  乔姨见儿子生气了,就说道:“真是什么?你以为小蕾不知道呀?小蕾也知道!”
  陆原说:“她知道什么?”
  “知道你的心思!”
  “我什么心思?”陆原瞪着眼睛说道。
  “你说你什么心思,你心里有谁?”
  陆原生气地站了起来,说道:“我不知道您今天晚上怎么变得这么莫名其妙?我是对妹妹有过心思,但那是从前,从前!谁青春年少的时候还不兴喜欢一两个女孩子?犯法了吗?”
  乔姨似乎根本不打算顾及儿子什么,就说道:“你年轻时喜欢谁都行,但就是不能喜欢她,从前不想,现在更不行了,你有了杜蕾,有了小虎!”
  陆原就像被妈妈扒光了衣服一样,说道:“我说的是年轻的时候,您懂吗?现在早就死心了。”

  “谁说你死心了,大家要给小狗改名字你不让,一说到她的事你比谁都上心,我告诉你,你趁早把心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剔除干净,我不允许你背叛小蕾。”
  “妈妈,您简直是莫名其妙!我做什么了,乱扣帽子,是不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有这嗜好。”陆原气氛地说道。
  这一下说道了妈妈的痛处,乔姨低声喝道:“你混蛋!”
  陆原也意识到什么,赶紧住了嘴。是啊,这是妈妈的痛处,在那个年代,妈妈为了他不当“狗崽子”,和爸爸划清界限,不但和爸爸离了婚,还上台批斗了爸爸,后来爸爸进了监狱,那个时候他刚刚会走路,对此一无所知,等到他懂事后,他才知道真相,但是他理解妈妈,因为那个年代就是扭曲人灵魂的年代。他刚才说这句话,绝不是针对妈妈说的,天地良心,他陆原没有混蛋到那个份上,他是泛泛一指,但是他也在气头上,就懒得跟妈妈解释,赌气做在椅子上。

  乔姨也知道儿子说这话未必就是要打击自己,再说,当年的事他还小,不过听儿子这么说,她还是涨红了脸,说道:“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小蕾前些日子跟我说,你晚上睡觉,叫出了她的名字!你以为我是冤枉你啊,天底下有哪个当妈妈的愿意冤枉自己的儿子!”
  陆原一惊,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看着妈妈,说道:“我叫谁的名字?”
  妈妈使劲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说哪?”
  陆原急急巴巴地说:“小……一?”
  “不是她还有谁?”妈妈愤愤地说道。
  陆原笑了,急急巴巴地说道:“您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
  “怎么是我开玩笑,是蕾蕾流着眼泪亲口告诉我的,我劝了她半天,说你一定是累了,做梦说胡话。”
  陆原半信半疑,说道:“我可是没有说梦话的习惯,不可能的,再说了,军人的意志如纲,就是咬掉舌头也不可能说出心里话的,您别理她,是她多心。”
  “呸,你如纲个屁,你以为你是地下党啊?小蕾不知道,我这当妈的还不知道吗?你给小狗起她的名,总想着把她调回来,比她亲爸爸还上心,你还说什么呀说?”乔姨指着他的鼻子说道。
  妈妈的话不像开玩笑,再说妈妈也没有必要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陆原认真地再次问道:“妈妈,是真的?”

  “我能骗自己的儿子?”
  “那……那您怎么跟杜蕾说的?”陆原心虚了。
  “我当妈的能怎么说,劝呗,说你是热心肠,说你们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情如手足,你大小一很多岁,自然拿她当妹妹哄,我只能这么说!”
  日期:2017-05-06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