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4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去,就这么一会的时间,大厨竟然跑到森林边上又跑回来了,这速度参加雅典奥运会还不得直接就把博尔特爆了!对了,大厨尿检过不了,把这茬给忘了。
  “嫩妈,他们是想困死我们呀!”老九看到没有追兵,把枪重新收了回来。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土人的部落选址非常好,除了东面,其他三个方向都被刚裹河和它的支流包围着,也就是说我们如果要逃出这个地方,就必须要经过金山目前所在的位置,除非走水路。
  前面是鳄鱼,后面是杀手,左右是深不可测充满毒蛇,大黄蜂,杀人草的热带雨林,谁说的天无绝人之路的,你他妈的过来试试。
  “九哥,不如我们杀出去吧。”我握紧了拳头,老子这几年风里来雨里去的,打过棒子,揍过阿三,蹲过非洲监狱,美洲超级大毒枭都不怕,你们几个杂牌部队算什么东西。
  “嫩妈!就这俩玩意,嫩妈怎么杀。”老九幽怨的看了一眼瘸子跟大厨,无奈的说道。

  “唉!”我叹了口气,也放弃了这个想法。
  几个人就这么尴尬的坐在腐烂的地面上,我想不明白为何上天会安排给我们这么多曲折离奇,经历了这么多,面对困难反而有些坦然了,脑子忽然想起了同学小A,平凡的他这一辈子也许都不会梦到我半天时间发生的事情,如果我这次死在了热带雨林里,而若干年后小A也寿终正寝,不知道我这种短暂的璀璨跟他漫长的平凡哪个更值得一些。
  “嫩妈老二,干!”老九突然暴叫了一声。
  “九哥干什么?”我被老九吓了一跳,好好的逼装了还不到三分之一就被他打断了。
  “嫩妈我们造船走水路!”老九看了我一眼,满满的鼓励。
  “造船?”我环顾四周,树藤可以做绳子,倒也有些现成的原木,可是我们好像没有工具呀!我擦,大厨好像有把菜刀!
  “刘叔!”“老刘”我跟老九同时招呼大厨。
  “哎呀呀,我,我”大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着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嫩妈你的菜刀呢!”老九冲到大厨跟前,怒气冲冲的问道。

  “哎呀呀,在,在这呢。”大厨哆哆嗦嗦的从裤裆里掏出那把王麻子。
  “嫩妈老刘,你还当你穿着铁裤头呢,给菜刀塞这里。”老九皱着眉头用两个手指头夹起大厨的刀。
  老九的话让我想起了在乌拉圭时大厨为了保护直肠穿的贞操带,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真不假,大厨裤裆塞刀跑了两个5公里,竟然还没有阉了自己。
  老九重新做了新的战略部署,这次的部署的主要目的是逃命,每个人都要坚持不移的完成自己的任务,首先是瘸子,因为他下肢行动不变,只能给他安排一个瞭望防守的工作,老九把他抱到树杈上,把自己的AK送给他,当然这么安排是不人道的,如果金山他们追过来,瘸子连树都爬不下来,我跟卡带负责捡一些直径合适的木头送到没有鳄鱼的另一侧河边,大厨用菜刀去切垂下来的树藤,老九则把原木用树藤绑在一起,做一张类似于竹排的筏子。

  未开采的丰富的森林资源让我们很快收集到所用的原材料,老九已经是有过好几十年打结经验的老水头了,原木跟树藤在他手里熟练的结合在了一起,天快黑的时候,我们竟然做出来了一张粗糙但很实用的筏子。
  “嫩妈,这个时候有点二锅头就好了。”老九搓着手看着自己的劳动结晶,满是成就感的说道。
  “九哥,我们什么时候启航?”我也是一脸的兴奋,哥几个都是跑大船的,没想到即将救我们命的却是这张破驳子。
  “救命啊!救命啊!我草!啊!”瘸子突然大叫了起来,紧接着“嘭”的一声,瘸子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嫩妈!”老九夺过大厨手里的菜刀,冲了过去。
  亲手做成一艘实用的木筏是一件可歌可泣的大事件,几个人一时都心情大爽,恨不得对着木筏撸一发。
  “卧槽!金山他们追过来了?”我惊叫出声来。
  “嫩妈!”老九夺过大厨手里的菜刀,朝瘸子那边冲过去。
  “哎呀呀!”大厨大喊完之后狂奔了20米,不顾随时可能出现的鳄鱼,一头扎进了刚菓河里。
  卡带刚从死亡中逃脱出来,又配合我们亲手做了一个能划向美好未来的筏子,不禁感慨着这次如果回了国,一定好好跟同学炫耀一下这些经历,谁知又有了突发事故,整个人已经崩溃了,忍不住又要回归几小时前,跪地磕头的状态。
  我擦,这可咋办?往前走死狗嘴里,往后走死鳄鱼嘴里,貌似这两种死法都不能全尸,只能全屎啊!
  “嫩妈,嫩妈老二,快跑!草!”我正在庆幸自己还能有选择死亡方式的权利时,老九挥舞着菜刀狂奔了过来,尖叫着也一头冲进了水里。
  “九哥!怎么了?”我这次是真慌了,老九碰到什么了,竟然也怕成这个样子,瘸子难不成被金山他们先奸后杀了?
  “嗡嗡嗡嗡嗡”

  “大副,有蜜蜂!”卡带神智已经不清醒了,面带笑容的指着远方。
  “我草卡带,你他妈见过比鸡蛋都大的蜜蜂?”我顺着卡带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整片天好似都被遮住了,“嗡嗡嗡”的非洲杀人蜂像银三胖试射的导弹,漫无目的的飞了过来。
  “卡带快跑!”我一把抓过还憧憬在花丛中看蜜蜂采蜜的卡带,硬拖着朝河边跑去。
  杀人蜂似乎只是吃过晚饭出来散步,顺便发现了我们这些小点心,它们掠过刚菓河,又旋转了回来,在我们头顶待了几秒钟,发现没有攻击的机会后又迅速的飞离,钻进了森林里。

  “我擦,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我吐出不小心喝到嘴里的水,迅速爬上岸。
  “哎呀呀,这马蜂咋这么大的个,炸着吃一定好吃。”大厨从水里钻出来,很兴奋的刨着水,他每次逃跑得到的都是凄凉的下场,没想到这次未卜先知,竟然躲过一场这么大的浩劫。
  其余的人都纷纷爬上岸,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互相对视着,刚才真是太危险了,那么大的马蜂,蛰一下还不就挂了。
  “九哥,瘸子呢?”我忽然想起了我们悲催的队友。
  “嫩妈!卧槽!”老九突然很气愤的蹲到了地上,捶胸顿足的骂了起来。

  “九哥,怎么了。瘸子是不是不行了?”我跌坐到了地上,看到老九痛苦的这个样子,瘸子莫不是被杀人蜂蜇死了?
  “嫩妈!我刚才跳河跳的太急了,嫩妈烟忘了掏出来了!”老九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唯有的半盒刚菓牌无过滤嘴,盒子已经湿透了,跟老九的心一样往外滴着液体,烟瘾这个东西果然是无敌的,瘸子跟它比起来算个J8。
  “九哥,等咱回船上,我让你吸一条,瘸子呢,瘸子是不是没了?”我有些慌张的看着老九,我现在可是大副呀,我答应船长要把他们安安全全带回去的,瘸子断腿哑巴手骨折都无所谓,只要活着就行,可是现在那边连个动静都没有,看刚才杀人蜂那个阵势,应该是没有希望了。
  日期:2017-09-08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