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4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副,我这不是做梦吧!你们还活着!”卡带也缓过劲来,终于把完整的话说了出来。
  “卡带,瘸子到底怎么回事。土人怎么都死光了?”我把疑问抛出来,紧接着扶起瘸子,还好他只是眼角有些擦伤,眼珠子倒还保存完好,不然的话就算是我们获救了,他这辈子基本上也只能是坐轮椅上牵导盲犬了。

  “大,大,大副,今天上午有个华夏人!他领来了一帮黑人来,把酋长吊起来,然后把所有人都杀了!”卡带眼睛里突然又装满了恐慌,
  “华夏人?莫非是金山?”我愣住了,这件事情越来越离奇了,我原本以为金山只是诬陷我们杀人,没想到他是杀完人之后栽赃到我们头上,我还想呢,这哥们怎么提前就给丨警丨察弄过来了,原来他已经把人杀光了,只等着我们来上钩了呀,这男人为了爱情竟然下这么狠的手,这也算是情痴了。
  “嫩妈瘸子,杀人的是不是刚才那个华夏人?”老九听完卡带的话之后,转脸问道瘸子,毕竟刚才面对金山他们时,卡带时游离状态的。
  “水头,就,就是他们,就是那些人杀的那帮土人!”瘸子说话的时候语气很轻松,应该是很庆幸自己没瞎没哑。
  “那些人?瘸子,你的意思是那帮人不是丨警丨察?”我又一次被惊呆了。
  “对对对,大副,就是他们几个!”瘸子声音清脆。
  不是丨警丨察,那这帮人是谁?是金山雇来的杀手?没理由啊,金山下这么狠的手,分明是要至我们于死地呀,完全可以把我们引到部落后一块杀掉的呀,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我们进去?他们在追捕我们的时候一枪都没有开,可以说是故意让我们跑掉的,莫非金山念在同胞的面子上,放了我们一马?
  我记得我们跟金山商议完作战计划之后,他就以汽车需要添加燃料为由离开了医院,从他离开一直到下午他来接我们,这期间足足有四个小时,也就是说他利用这四个小时的时间来到部落杀光了部落里所有的黑人,完后他做这一切是为了爱情?
  “爱情?”我咽了口唾沫,不知道你们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
  “大副,到底发生了什么?”卡带像是大雾中坏掉雷达的轮船,找不到一点方向。
  “卡带,这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我也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把我们先被土人弄去引诱狒狒,又设陷阱捕捉猎豹,大厨嘴贱被猎狗撕咬,然后被路过的金山救到医院里,碰到了老熟人周梅,老九金山周梅三人之间发生了复杂的三角恋简单的给他说了一下,卡带听到金山为了得到周梅,杀了一个族的黑人陷害老九,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
  “哎呀呀,哎呀呀!这边有鳄鱼!”我正跟卡带唏嘘着金山这种畸形变态的行为,到底配不配的上真正的爱情的时候,大厨突然尖叫着又折返了回来,原来他刚才跑的太快,不小心干到了鳄鱼群里,一条鳄鱼吃过午饭正跟旁边的母鳄鱼进行着一次舒服的交配,大厨的出现让马上悬浮高丨潮丨的公鳄鱼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惊吓,瞬间阳痿早泄,前列腺增生肥大有异味,鳄鱼哥们裤子都来不及提,气的眼珠子都绿了,他妈的我招谁惹谁了,怎么蹦出来这么个东西。

  “刘叔,你快别跑了,赶紧坐下吧!”我有些惆怅看着大厨,这哥们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一会啊!
  大厨根本没有听到我说的话,继续大踏步的朝我们刚来的方向跑着,年轻的时候在校队估计被教练扇出阴影来了,跑不够5千米是不能停呀!
  “随他去吧!”我摇了摇头,想起了老九刚才说的话。
  “嫩妈老二,这金山有问题。”老九摸了摸上衣口袋,掏出香烟打了一圈,还好临走时拿了一包刚菓牌无过滤嘴放到身上,不然经历这么多倒霉的事儿连根烟缓一缓都没有,还不得郁闷死。
  “唉!九哥,我看出来了,金山老师比你更爱周大夫。”我叹了口气说道。
  “嫩妈老二,你才在社会上待几年,懂啥爱不爱的,这里面有周大夫的因素,但也不完全是,照我来说,都是嫩妈利益关系。”老九先是自豪的看着我,毕竟周大夫代表着他的品味,有人为了周大夫可以灭人一族,说明老九品味高,自豪完毕后接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老九的脸色又沉了下去。
  “九哥,啥利益?”我一头雾水,这金山不是非洲民间保护野生动物联盟的么,按理说应该是个公益组织呀,天天抱着小鹿小狮子,比自己的老婆都亲,像这种搞公益的要啥利益?
  “嫩妈说不上啊。”老九摸了摸下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九哥,那你觉得蓝宝石轮现在是在金萨沙吗?”我这才想起这件事情,金山已经确定是个大骗子了,那么他说的一切话都有可能是假的,如果蓝宝石轮不在金萨沙,我们就要想办法确定蓝宝石的具体位置,如果金山没有骗我们,那我们现在必须要赶在蓝宝石开航赶回去。
  “嫩妈老二,我们现在可是杀人犯了呀,这个问题没解决前,我们哪里也去不了!”老九说道。
  “九哥,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我忽然感觉自己现在被所有人抛弃了,差点被狗咬死的时候出来了一个奇迹,没想到奇迹是个JB骗子,人这辈子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出现两次奇迹,如果这次我们的罪名坐实了,按照非洲黑人的刑法,我们岂不是要被阉割掉然后在丢到草原上喂狗?
  他妈的早晚都是喂狗,还不如当初被狗咬死得了,搞的现在不上不下进退两难。
  “嫩妈老二,金山救我们一命,又给我们陷害,我们算是跟他扯平了,现在我们必须回去把周医生救出来,嫩妈谁认为我是杀人犯都行,周大夫不行。”老九眼神坚毅的盯着我说道。
  如果不是老九上嘴唇下方空荡的主牙床裸露着,他这句话比金山为爱情做的事儿都让我感动。
  “九哥,还回去?”我哆嗦了一下,咱就不能成全那对苦命的鸳鸯吗?
  “大副,水头,按照历史的长河的车辙印来说,一个政府腐败到这种程度,反政府军肯定能击败政府军,我们现在是政府军的犯人,也就是反政府军的朋友呀!我们现在只需要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到政府过渡完毕之后,就可以顺利回国了,或许我们还是新刚菓建国的功臣呢。”卡带遭遇了一连串的惊险刺激后,智商几乎为零了。

  “哎呀呀,哎呀呀!哎,”大厨尖叫着又跑了回来。
  “嫩妈!”老九实在受不了他这个节奏,一脚踹到大厨的腰上,大厨的第三个哎呀呀还没说出口,身体就飞了出去,即使这样,腿上还保持着3000米冲刺时雨点般的步频。
  “大厨,大厨你没事儿吧。”卡带往前跨了一步,把大厨扶了起来。
  “哎呀呀,他们,他们还没走!”大厨爬起来,又准备跑。

  “嫩妈他们追过来了?”老九端起枪,跪在地上,做出战斗姿势。
  “没,没,他们还在树林外面。”大厨发现大家都坐在的地上,这才安下心来,扶住卡带,大声喘起气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