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5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是没有高速路,华兴天下集团在南方市这边就算有什么布局,也不会有太大的动作。华兴天下集团不到南方市来,相信其他的商家就单凭杨秀峰也不可能拉到什么人的。没有利益和远景的发展,谁会傻到拿钱投进来?杨秀峰在南方市没有多少作为,省里也就不会对他们怎么样,这一点,陈丹辉最有信心的还是将自己的变动寄予在老领导那里。
  “华兴天下集团那边也很难捉摸到他们的真实意向的,”李宇夏说,“当年他们去柳市之前,谁又能够看得透?”“柳市是通向大西部的大门,南方市有什么长远的利益可言?”陈丹辉这话也是市里这些年来一直商讨经济发展的最终的结论,不相信有杨秀峰到来就会因此而改变这一事实的。
  李宇夏在心里还有一句话,但没有再说出来:南方市的大山背后,不仅是离大海不远了?比起柳市通往大西部说来,这边就更是捷径了。但南方市往沿海省就是给那些山给封堵住,上陡而险,地质结构复杂,修路成本很高。没有可看得见的效益,要从这里开辟一条路来确实是难以想象的。
  第二天,陈丹辉接到省委的通知,要他们到省里去。
  接到通知之后,得知黄国友也会去省里,还包括了可能在京城的杨秀峰。陈丹辉最办公室里一连抽了五支烟,满办公室的烟味很重,却还是找不到更好的可解释的理由。李润还在京城,也不敢随时到老领导家里去探问情况。这一次,到京城的时间不短,虽说意外地拦阻了杨秀峰这个最可恶的狂妄之徒在京城的工作意图,但李润还是不想在京城里和他碰面,只是在电话里跟二公子联络着,从他那里套问一些话。二公子也忙着自己的公司,没有时间回家帮他去探问这些琐事。陈丹辉想从李润那里探一些有利的消息,也就无法得到,李润总是模棱两可地说些不着边际的话,陈丹辉自然猜到他在京城里的一些情形。

  李润在京城帮不上什么,回来到市里也帮不上,在杨秀峰面前,当晚给痛骂让他滚,李润气势给挫伤后也就无法再鼓起勇气来直接面对杨秀峰了。就算在背后弄些阴招,却也难以伤到杨秀峰什么。对李润在京城的去留,陈丹辉也不想多说什么,而那笔修路的资金要不要就去见老领导讨要,陈丹辉觉得要先弄清楚了,才好运作也好定下自己这样做的目标。那就等从省里回来后再定吧。走之前,先见一见黄国友,或许他那里有什么消息。

  和黄国友在政治上的斗争,那都是有分寸的,至少和杨秀峰这样的不同。前提都是将市里已有的利益进行瓜分,只是在争谁多拿一点,就算没有了李润这员猛将压制黄国友,杨秀峰的到来,也就让两人都有一种隐约的危机感。
  酝酿了下要对黄国友怎么说,拿起电话之后却又觉得这些准备都是废话,之前两人每说一句话都要好好地斟酌。但今天却觉得没有必要,或许黄国友也在揣测着,省里通知他们到省里去的意图吧。接通了电话,那边就先传过来,“丹辉书记,您好啊。”“国友市长,忙不忙?”
  “丹辉书记,不论有什么事,您书记的事都是最紧要的。”黄国友说,听在陈丹辉耳里也没有什么感想,对这句话也都是没有多少意义的话,不会认为黄国友就表什么态。
  “国友市长客气了,要是不忙,我们坐坐?”“好,丹辉书记,我这就过来。”“辛苦了。”陈丹辉说得淡,李润退下去后,黄国友那边也就不容情地挤压市委,给陈丹辉的压力当真不小。等杨秀峰到市里后,两边为了争取杨秀峰这个外来的一票,也是各施手段。只是,所有的手段都处在试探的态度上,没有多少实质的东西,陈丹辉也不会有多少损失。但杨秀峰对田文学下手后,黄国友那边虽没有落井下石,可更多的都是在旁观着,没有援手的意思。此次见面,会不会让两方都有那种自觉和解,来压制杨秀峰的默契?

  杨秀峰当时悄然离开市里无踪无迹,陈丹辉曾想黄国友从市政府那边对经开区更直接一些施压,但黄国友还是观望了,虽说让人到经开区里,效果上远没有达到陈丹辉所想要的程度。不过,想回来也是,要是杨秀峰对黄国友进行出手,自己在市委这边会有什么态度?
  但不管怎么说,省里的形势不明,对大家说来都没有利好,总要等形势明朗些再怎么选择和打算,都是下一步决定的事情。将心态调节好一些,也就让秘书宋盼先把办公室的窗开了,吹一吹,免得黄国友看到自己心里没有底。
  如今天气气温还高,办公室里开着门窗也不算有多奇特的。宋盼去候着黄国友的到来,这个姿态却是要做到。黄国友很快就到来,陈丹辉正在关着窗,见黄国友到了,迎过去看不出多少态度来,但两人之间在南方市相斗多年,彼此之间的了解当真超乎寻常的深透,很多事都不用见到就能够看出来的。
  黄国友心里一笑,说,“书记,秋后多通一通风,对身体是有很多益处的。”
  “国友市长对养生之道很有造诣嘛。”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四十岁之前对这话没有多少体会,但过了四十岁那就不同了。”黄国友虽说过来四十岁,但从外表看还当真没有一点沧桑之迹象,脸色红润,精神也很不错。陈丹辉相对而言就要显老些,两人的年龄相差不大。但陈丹辉显得对什么事都会放在心上,而黄国友却有种大怀的性子。

  陈丹辉不会将话题放在养生上,笑一笑,宋盼已经将两人的茶都端上来,退了出去。也就说,“国友市长,想必也接到了通知,到省里去吧。”
  黄国友早就对陈丹辉叫他过来进行了揣度,也觉得是为这一事由的。当下说,“是呢,书记,省里会有什么新指示?”让市委书记和市长一起去省里,那就不会是小事情了,要是先得知一些情况,也就有更为充足的准备。
  “你觉得呢?”陈丹辉不会先说,这也是他一向来的习惯。黄国友自然明白,两人今天见面不是斗气或斗智,没有必要总做得风雨不透的样子。对于市里最近的事,大家也都明白,相信心里的疑惑也都相近。黄国友说,“书记,省里的通知将秀峰市长也带上了,是不是与华兴天下集团的到市里来考察相关?”
  对华兴天下集团到市里来考察,虽说和市政府有着正式的接触,但黄国友等人还是拿不准。心里总是找不到华兴天下集团到南方市来投建项目的利益点,也就对这一接触抱着疑惑的姿态,同时,有杨秀峰居中,让陈丹辉和黄国友都防着,会不会是他闹出来的假象?要不然,怎么会在华兴天下集团到市里来,他一个省派主抓经济建设的常务副市长却这样巧合地离开市里?连踪迹都隐瞒着?
  “他如今是在京城,具体的任务是要讨一笔资金来修路,找老领导出面斡旋。事情办得怎么样也就他自己知道,省里点名要他到省里去,在建设方面他有不小的发言权啊。”陈丹辉说,对杨秀峰在京城里受挫,市里主要领导都已经得知,这时也没有必要说出来。但杨秀峰的活动中,也能够看到一些迹象的。

  “省里对我市要下大决心?”黄国友说,似乎在问又像有些嘲讽。
  “国友市长也这样看啊,我想,市里那就交一份报告到省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