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56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觉得田文学那边倒是不会有什么,那个人也就是拿主意的事来试一试市里的反应。洪峰那家伙才是真正有祸心的。那个人顺手将这事挑出来,对他说来是一妙招,才不会不做。但想来他也会明白,田文学那边有多少可挖的?做给市里的人看看罢了。”周滔说,对于人心的妙用,他比赵立城想得要深些,至少他自己这样认为的。
  陈丹辉不会评说什么,又像是在思谋着两人说的话。
  “省里对田文学那不事没有结论下来,对洪峰也没有结论,那又怎么看?”赵立城说。
  赵立城对省里的态度觉得有些暧昧,田文学给洪峰“请走”,他已经将这样的情况给汇报了,而市纪委书记腾云也将这一情况汇报到省里。省纪委一直都没有说话,或许是在等田文学开口?又或是田文学已经说出什么了,而是在观望者,等省里的事态明朗一些才会有结果?田文学要真说出什么来,不用想也知道一定会牵涉到李润,也就会让省里顾忌到李润背后还有另一个人——张浩之老领导。省里自然不好对李润做什么的,继而也不知道该怎么也处置田文学案吧。赵立城在纪委里日久,对其中的规则和习惯也都熟悉得很。

  到如今,只要田文学案给拖着,也就是省里在考虑怎么样将这样的烫手山芋要如何处置才是恰当的。说实在话,洪峰是这一案子的始作俑者,而杨秀峰不过是想借这一案子在市里发出声音来,他这一决策在赵立城看来就是很臭的一招棋。将省里逼得难做,那不等同于给自己找麻烦?
  陈丹辉听了这话,觉得也有一定的道理,杨秀峰那天突然就失踪,之后却出现在北方省,和华兴天下集团搅合在一起,时候查证确实是去了北方省的。只是之后宣称在省里还要和华兴天下集团商讨项目等事,人却去了京城。他这样做,用意又在哪里?
  实在看不到他的用意和利益所求,因为看不到这些,杨秀峰在京城受到这样大的挫败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续事做?修路的资金不到位,李润在京城里就曾说过,他却将这笔资金讨过来,今后在市里和省里会有更多的发言权和主动权的,李润的意思是帮他做好这事,使得市委能够重新占据主导地位。但他却要李润暂时忍一忍,自己也想不通怎么要这样做。是在担心省里还会继续用杨秀峰在京城里活动,资金问题的解决,省里将功劳记到他头上?其实这种事可能性不大的,省里对这些都是能够一眼洞穿。

  “那个人到京城去,是为了将之前预计的一笔资金梳理清楚,虽说在老领导那里给拦阻了,应该不会就这样返回来的。这些就不去理会了,有李老在京城里,省里会怎么做外贸也只要等下去就行。只是,要从省城修一条路穿过南方市,之前虽说有过这样的设想,但省里一直都没有表态,这两年也都让人忘记这一件事了。省里会是什么意思?”陈丹辉说。今天的讨论,主题却是在这里。杨秀峰在市里做什么,或说针对谁,都不算什么大事,只要不生省里的意图,个人之间的争执和冲突,都是小事。

  “省里故意让他到京城里去碰壁?”赵立城说,说过后自己却摇了摇头,也觉得可能性太小,“不过,省里要是觉得他在市里伸手太宽,要让他清醒一下也是有可能的。”李宇夏一直都不说话,听了赵立城这一句,也知道他在自以为是。对杨秀峰在市里的做派,那天他说到市政府的办公室的,能够感觉到杨秀峰对田文学所做案子的那种愤怒,绝对不是作假装出来给人看的,要是杨秀峰年轻气盛,倒是觉得还沾边一些。

  李宇夏也觉得杨秀峰这个人看不透,但却有一些好感。他在陈丹辉身边,自然不好多说什么。李润等人事什么样的心性、田文学有什么用的品性,只是不好站出来指责。倒是觉得杨秀峰在田文学的案子里所做的,让人感觉到心里畅快。
  陈丹辉还是纠结在省里怎么样的态度上,在南方市的建设问题上,要是有什么规划,当真避开了他这个市委书记,那会意味着什么?不过,有老领导在京城里,想来,省里就算有人想要他下来给人让路,那也不算很容易做到的。
  会不会将自己调离开南方市?这种明升暗降,或者就干脆升一升,弄到省里去,南方市这边的棋还不是给他们走顺了?当然,省里真要这样做,对他说来没有太多的损伤。只是身边这些人今后的日子要难过一些。
  这天讨论不出什么来,陈丹辉也没有心思参与赵立城等人后面的喝酒和玩闹,先就离开了。李宇夏见陈丹辉要走,也陪着走,赵立城等人会怎么闹,他总之是不会参与的。就算平时偶尔陈丹辉也参与在其中,李宇夏有自己做大管家的自觉性,安排和挂账这些事他会主动做好的。

  两人走到外面,陈丹辉也不说什么,上了车,见李宇夏也跟着进来,坐下后,说,“宇夏,华兴天下集团那边你怎么看?”华兴天下集团的人已经到市里两三天了,陈丹辉虽说到应酬过,但对那个叫宋杰成的老总印象一般,没有多少信任感。杨秀峰不在,他们到市里来,先还以为是经开区那边将他们拉过来的,如今知道杨秀峰到京城去了,反倒怀疑宋杰成是不是专为杨秀峰到市里来稳定人心,免得有什么对杨秀峰不利的言论?这种事不能说不可能,杨秀峰和华兴天下集团有这样的交情,也做得出这样的事。

  只是,真从省里修一条路过来,南方市这边将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这条路二十年前就说过了吧,之前,柳市的高速路投建之前,也曾说过了要在南方市这边争取一条好路。陈丹辉也曾到跑过,但却没有任何结果,京城那边也不给答复的。
  李宇夏没有想,今晚都没有提到华兴天下集团的事,此时书记却说起了,没有立即应答,想了下说,“华兴天下集团在全省都有布局,就算在市里有一些动作,也是可能的。如今,他们只是来考察,和市政府那边的商谈也是有诚意的。只是杨秀峰这个主抓经济建设的人不在,国友市长也不肯就拿主意。书记,那条路要是真修起来,将市里和省城拉直了,不比柳市到省城远啊。”
  “不可能是高速路。”陈丹辉说,之前到过京城跑这条路,对这一点还是有信心的。
  不是高速路,就有可能是在原先的公路上进行扩宽,这种修路会节省很多成本,至于能不能达到修路的长远意图,就看省里的规划。这种事情,对陈丹辉说来却是问道于盲了。省里的那些资源人脉,所在的位子都不是业务方面的,要接触到这些信息,如果有人刻意要进行隐瞒,就不难做到。这条路当真是在原基础上进行扩宽,那就没有多少变化,就算由目前的两车道扩宽为双向四车道,对南方市说来真没有多少改变。

  而在柳省的高速路的规划问题上,陈丹辉早几年就已经探查到上面在柳省的安排,也因此,这几年都不在路的问题上想上面要项目、跑资金。也才会对突然冒出的修路资金感觉到奇异,拿不准省里的真正意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