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5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省城后,杨秀峰要弄到车就比较容易了,将周叶打发走后,也就开着车融入车流里。最迟明天下午,陈丹辉、黄国友等人都会到省里来,虽说还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但须来也不难估计。华兴天下集团在南方市的投建即将开始了,陈丹辉和黄国友是南方市的两大巨头,省里就算将经济建设工作指给杨秀峰来负责,但也不可能完全绕过这两人的。杨秀峰也是了解这些,当真要是都避开他们,陈丹辉等人在南方市进行反击,今后的工作也难以开展。省里也会在这些方面亏理的,闹将起来影响就大了,还会延误建设的进展。

  就算他们参与,在过程中省里要是盯紧了,也不会闹出太难以承担的事来。
  杨秀峰觉得自己回省城来,明天之后,会又有一段时间才能够稍放松些的。今晚有这世间差,也就去大江边的房子里见一见周英慧。
  周英慧在省城里已经搬进新房子里,回来的时间虽说不算突然,但也没有来得及将李秀梅也叫过来,主要是不知道回省城后,是不是能够抽开身。
  开车进小区里,时间才过晚间十点多,对于省城的习惯夜生活的人说来,一切都还要开始。进了房间,见里面的灯光柔和,周英慧笑吟吟地站在门口,看着杨秀峰进来,两眼似乎有些泪花在闪烁。杨秀峰说,“闷不闷?”
  “是有点,不过知道你要来,就很开心了。”说着扑进杨秀峰怀里。

  陈丹辉这段时间一直就没有安宁过,从田文学给纪委的洪峰“非法”请走起,就是这样的。当时,也就是担心田文学乱说话,将李润说出来。更担心这件事的背后是省里通过杨秀峰来达成某种目标,要不然又该怎么来理解发生的这些事情?
  但随即就判断出来,是杨秀峰为了打开局面,在南方市要杀出“三板斧”的一招,借田文学来让市里的人都明白,他不论对谁都会斩杀的。这样的意图给看穿之后,由于没有找到洪峰等人的落脚点,确实很让自己这一方被动。
  李润亲自找到杨秀峰后,两人在市政府里闹僵了,随后杨秀峰突然消失,应该是田文学还没有开口,要不然哪会要这样复杂?将那些东西丢在李润脸上,或拍在自己办公桌上,李润只有服软的份。老领导知道李润所作所为也会对他不满,甚至雷霆之火,亲自将李润送进监狱里都不算什么意外的。
  老领导对李润确实很关照,但也是基于彼此之间的情感,情感不等于原则,也不等于老领导就不会因为他而将自己的底线都丧失了。对陈丹辉说来,最初对李润的做法也是很有些看法的,无奈不能够直接对他说明白,也不好怎么说。按照陈丹辉的想法,大家低调一些,做事圆润一些,对各自都有好处,方方面面也能够交待过去。
  只是,后来省里也知道不可能因为对李润或对南方市的不满而将这边的事情掀开来说,掀开了势必会惊动老领导的,省里谁肯出来冒犯老领导?不说老领导会不会因此而发火,省里甚至京城的人都会对挑事者有着看法吧。
  这种事情自然都能够看到,也就都不会有人去做。南方市这些年来,似乎也就是老领导翼护下最安全的一隅领地。李润也就更加胆大,或说底气更足了。事实上也证明,李润这样有底气是有他独特的眼力的。杨秀峰消失的两三天,李润担心田文学当真抵不住而说出什么来,抢先到省里去,省里也就有了对他这样老同志同情的声调,对杨秀峰这种不按规矩出牌一直谴责和打压,到京城去更是将杨秀峰借二公子的口,让他直接就碰壁了。

  那必突然有点修路资金给卡住,陈丹辉估计其实不会是李润到京城后才给卡住的,应该是一次巧合。但这样的巧合当真是神来之笔啊,也可说是一种幸运。这样一来,也就坚定了省里对南方市的意见了吧。
  杨秀峰怎么就到了京城去,之前是没有预料到的,只是等李润从基础里将他在老领导家门外受到了二公子的喝骂后,李润很得意地将这一事传回市里。陈丹辉得知后,虽说也很高兴,但高兴之余却也在想:省里怎么就会让他到京城里去?而这一笔修路的资金优势怎么一回事?实现他这个南方市的一把手都不知情,省里也没有给出任何信息。这样的情况是很反常的,要对南方市这边做这样大的一个项目,他居然一点信息都没有收到。

  省里的那些领导难道也不知道?他们要是真的了,肯定会对自己先打招呼的,之后自己才好进行安排。以前还不都这样,只要是稍微大的项目或得到一笔稍微大的资金,他们也都会参与进来,这是一个共同点利益整体,谁都不能够缺少的。
  陈丹辉知道自己在这样的利益链里处于什么样的位置,也知道省里那些领导和老领导之间的关系。没有他们的配合与掩饰,老领导也不可能不知道南方市这边的实际情况。可目前,多年来平和而稳定的局面,似乎要给杨秀峰这个省派下来的常务副市长给搅闹破坏,对于陈丹辉说来是不想见到的,但要说在市里对他就怎么样,当真是没有太有效的办法。
  体制里,对一个不守规则的人,确确实实很棘手的,除非省里对他下手。在市里,工作上就算对他进行挤压、设置阻力,但你不能真的有效?做得太明显了,他会不会重进办公室里来质问?这种可能性不会小,敢对李润直接呼喝要他滚的人,重进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办公室里来拍桌子不算太意外吧。到时候,撕破了脸皮对谁更有利些?他不过是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但自己在南方市还有多少威信?又如果他手里有一些东西,在办公室里挑出来让大家都知道,市里的人会信谁,也都是能够想象得到的。

  手底下有这样一个人,当真是最令人头疼的。而省里,如今也是在胶着地进行斗争吧。省里的情况,陈丹辉也不是不知道,早几年就开始了。外来者和本地两大阵营之间的斗争一直就不间断过,据说,京城对此也是有着很微妙的、在市里还不能够接触也无法看透的东西。不过,南方市这边因为有张浩之这样的老领导荫护着,省里自然不会有谁敢随意地动。随着柳市那边的崛起,省城的经济建设发展也快速起来,使得柳省之前的地方势力慢慢地显得势弱。这样的势弱,是不是和张浩之在京城身体原因退下来不多理会柳省的事务,才出现这样的局面,或是其他什么原因?

  从陈丹辉的角度看,他觉得老领导病了后,才让蒋国吉等人慢慢得势的。知道如今,省里的形势还是很复杂,虽说地方势力中没有一个强力的支撑之人,但他们都抱成团来,也不是谁就能够将这些人怎么样。黄国友在市里一直和他唱对手戏,也就是他在省里有黄征军这个亲叔叔,要不然,哪有他的戏唱?
  杨秀峰到南方市来,大家都明白是蒋国吉等人往这边进行渗透,这样的渗透自然无法正面抵制。南方市如今在全省里的经济排在最末,确实也要有所改变的,对于这一点,陈丹辉还是有这个认识的。否则,经济指标不上去,他这个市委书记干起来也不是滋味的。但怎么样进行运作,陈丹辉却是虚将这一切都掌控在手里。就算自己不能够直接掌控,落在黄国友手上总比不能够参与要强。
  黄国友是自己的对手戏,但总体的利益上彼此之间不会冲突,在省里而言,大家都根子也都生在同样的土地上。小利益的冲突甚至在政治布局上有另外的做法,对整个南方市说来都只会更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