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4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丫丫愣住了,她看着郄允才,郄允才说:“丫丫,小彭说的对,你考虑一下,如果不愿意,就不给他。”
  丫丫点点头,没有说话。
  到了院子里,郄允才拉着大李满身老茧的手,说道:“明天我来找你,一块跟你来打铁。”
  大李笑着点点头。
  这时,邬友福就进了院,他一见这情景,知道郄允才找到了他要找的人,心想,怎么一点悬念都没有,这么快就找到了?是不是彭长宜这小子为了讨好郄老,暗中帮忙找的?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堆起了笑纹,赶紧走到郄老身边,关切地说道:“怎么样?没事吧?”
  老人说:“我很好,高兴,太高兴了……”
  邬友福又看着彭长宜,就沉下了脸,说道:“怎么回事?”
  彭长宜说:“回去再说吧。”

  老顾就松开了郄允才的胳膊,让给了邬友福,就提前发动车去了。
  路边,又停着一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邬友福的车在警车的后面,这个时候正是下晚的时候,大李家的门口就聚集了许多人看热闹。
  邬友福把郄允才搀进了自己的车里,郄允才看了一眼老顾的车,就在众人的搀扶下上了车。
  警车尖叫了一声,开始鸣笛,声音非常刺耳。彭长宜一皱眉,快步走到警车的驾驶室,低声喝道:“关掉声音!”
  可能是他的声音太过严厉,司机竟然吓了一跳,慌忙就关掉了声音。
  晚上,吃过晚饭,郄允才特地把邬友福、彭长宜留下,让他们跟他回到宾馆的房间,特地跟他们讲了自己和三源、和石铁匠一家人的故事。
  在开始讲述之前,他郑重地说道:“可能,你们会为我这趟寻人感到好奇和不解,尤其是小邬,这是我多年深藏的一个秘密,说起来的一个不太光彩的故事。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做的对不起别人的故事,我想通了,也不想把它带到棺材里,所以这次来三源,这也是我其中的内容之一。”
  他看了一眼水杯,张明秀立刻端过水杯,放在自己的唇边试了试温度,这才递到他的手上,老人接过来喝了一口,轻轻地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
  “那还是在日本投降的前夕,我们对敌人进行了一次规模较大的有组织的偷袭,但是,由于叛徒告密,我们反而落进敌人的包围圈,那场战役相当惨烈,只突围出二十几人,直打到了天亮。我也和战友们打散了,突围出来后,边跑边打,到处是鬼子,我只好就往石师傅铁匠铺的方向跑,因为我知道,只有跑进那片青纱帐,进了后山,就有了隐蔽的屏障。当时,石师傅家的那个地方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住户,西北方向都是青纱帐。我刚来三源的时候,为了便于发动群众,就到石铁匠铺当了一名学徒工,后来,师傅看出我不是来实习的,就把我赶出来了,但是他却保守住了我的身份秘密。由于我了解那里的地形,知道铁匠铺的西面和北面就是一片青纱帐,过了这片青纱帐,就能进山,打了一夜的仗了,衣服什么的也都撕破了,后面还有追兵,子丨弹丨也打光了,我当时无路可逃了,后面的敌人紧盯着我,一心想抓活的,我跑进铁匠铺,师傅就把我藏在柴房里,这时丫丫正在柴房抱柴火准备烧火做饭。师傅二话没说,扒下了我的衣服,戴上了我的帽子,就要出去,我怎么能让师傅为我送死,就在我们争持之际,传来了咣咣的敲门声,这时,大李师傅几个人,为了掩饰这声音,就拼了命地轮着大锤,师傅对我说了最后几句话,他说:小子,从你我认识你那天起,我就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我轰走你,是怕你连累了村里人,但我不是怕死的人,你现在答应我,娶丫丫为妻,照顾他一辈子。当时丫丫也吓傻了,不知说什么好,师傅就命令我们在他面前跪下了,师傅冲我们笑了一下,就冲出门,然后翻上墙头,而且单等敌人进来看见他时,他才往下跳,这时,就传来了密集的子丨弹丨声,几个鬼子也翻墙追了出去,还有鬼子从院子外面追了出去。师傅很快跑进了青纱帐,往后山坡跑去,我和丫丫就趴在柴房后面的小窗户上往外看,直看到师傅钻进了深山,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刚跑进深山的师傅,却和另外一小股鬼子相遇,敌人朝他开了枪,我们从后窗户看见师傅中弹栽下悬崖了……”

  老人的手有些哆嗦,声音也开始变得颤抖,张明秀又给他端过水杯,递到他面前,他摆摆手,不想喝,张明秀轻声细语地说道:“润润嗓子,平静一下吧。”
  老人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镇静了一下,继续说:“当时,丫丫吓傻了,后来就哇的一声哭开了,我抱着她,跟她说了一句话……”
  老人有些说不下去了,屋里安静极了,彭长宜大气都不敢出了。
  老人哽咽着,说:“我就抱着她,跟她说,丫丫,才子哥一定会……会回来……娶你……”说完这句话,背过脸去。
  张明秀从床头柜的一摞手绢中,拿过一块,递到他的手上,他接过来,擦了一下眼睛,平静了一会说道:“后来,小日本投降,我被调离这个地方,整编到了大部队,参加了对国民党的大反攻,转战到了东北,全国解放后,我就跟一名追求了我多年的女战士结了婚。我为什么没有回来找丫丫,因为我跟师傅打铁的时候,就知道丫丫暗恋着师兄大李,但师傅嫌大李是残疾不同意,师傅死了,肯定丫丫会嫁给大李的,也就把这事丢在了脑后,谁知道,师傅没死,被乡亲们救了,而且还固执地等着我,害得大李和丫丫都很大岁数才结婚,以至于他们的孩子都出生的很晚。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师傅至死都在记恨着这件事……”

  日期:2017-05-06 08: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