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3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李断定眼前这个老头和师兄认识,就说道:“他住老宅子。”
  “老宅子?”

  “就是师傅留下的老宅子。”
  郄允才一听,顾不上跟二李再见,磨叨了一声“老宅子”,就走出门,顺着大李离去的方向追了出去。
  老人跌跌撞撞地跟了过去,这里全是向上的坡路,这条路是他曾经熟悉的路,只是路两边多了许多依坡而建的民房,他一路气喘,来到了这条街道最后面的几排民房,走进了当年那个小胡同,好在三源的变化不大,他来到老城区那条狭窄的街道,远远就看见了那颗老槐树,没错,就是这个地方!
  老人有些激动,用手摸了摸胸口,向着老槐树走去。
  全是上坡的路,他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又接着往上走,他不知道大李上坡是怎么骑车的,也许,这会自行车在大李的手里就会变成拐棍吧?
  不用特别辨认,他就来到老槐树下的那个院落。当年那个砖木结构的门楼,如今已经换成了红色的大铁门,只不过大铁门的红漆早已脱离,露出了锈迹斑斑的铁皮。
  老人走近了虚掩着的大铁门,敲了敲,没人理他,他就推门进去了。
  还是那个熟悉的大院,还是那熟悉的三间北房和两间东西配房。院里的老槐树下,是一个大的操作台,三个废弃的大铁炉。日月穿梭,时光荏苒,这些炉子显然是经过几次修缮,一直没有停止过使用,是近些年才被荒废掉了,显然,这打铁的声音是扰民的。

  郄允才走了过去,抚摸着这些铁炉,当年,他为了发动群众,冒充学徒,来到了石铁匠铺,给石师傅当了一名打杂的,这个院子里,整天响着叮叮当当的打铁的声音,就像是一曲交响乐。那个时候,这里是城外,院后的北墙,有一个便门,顺着便门走出去,是两个男女单独的茅厕,还有一小片开阔地,开阔地上是青纱帐,过了这片青纱帐,就是荒草丛生的山坡,翻过这座山坡,就是深山老林了。

  现在,在这房子的后面,没有了青纱帐,多了几排民房。
  郄允才稳了稳心神,就迈上了两层青条石的台阶,推开了房门,就见昏暗的正屋地下,大李双腿跪地,低着头,肩膀颤抖着,似乎在哭泣。
  在看一个褪了色的老式八仙桌的条案上,供奉着一个老人的遗像,遗像的旁边,是一张全家福的合影。
  郄允才认出了,这个就是当年自己的救命恩人!没错,就是石师傅。只是,他不是被子丨弹丨打中跌下悬崖了吗?怎么还活到了七十多岁?难道当年他没死?
  他颤巍巍地走到八仙桌前,刚想伸手去摸遗像,就听大李抽泣着说道:“不许你碰他!”
  郄允才吓得手一哆嗦,就缩了回来,他说:“石头,这是怎么回事?当年师傅不是中弹跌下悬崖了吗?”
  大李从地上起来,走到脸盆架旁,洗了洗脸,然后坐在八仙桌的另一侧,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冷冷地问道:“你当年离开时是怎么说的?”
  郄允才尴尬的再次红了脸,嘴唇哆嗦着说道:“我……从那以后,我就到别的地方去了,解放前夕,从这里路过过,但是有纪律,所以就没有进城来……”他轻声地说道,明显的底气不足。
  “你知不知道,打铁的人,说话吐口吐沫,都能成个钉子,你当年许下的愿,却不来实现,师傅走时都记恨着你!”大李恨恨地说道。
  郄允才扶着桌子,坐了下来,他的手有些哆嗦,说道:“对不起……”话没说完,就流出了两行老泪……

  大李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他看着郄允才,说道:“好在你没忘了师傅,还知道找来,我以为我死了你都不会露面的。”
  “我……”郄允才似乎又难言之隐,有句话想问又不敢问,这时,就听大铁门咣当想了一声,他欠起脚就要朝外看。
  大李说道:“别看了,是丫丫回来了。”
  郄允才又把屁股放在了椅子上,事实,他经过了上坡的路和刚才的激动,很难站起了,坐下后说道:“你们?”
  “嗯。”一个嗯字,算是对他的疑问做出的回答。大李从桌上抓过一盒烟,郄允才赶忙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给他点上,
  “那,恭喜你们了……”郄允才小心翼翼地说道。
  大李的表情缓和了一些,说道:“这还要感谢你啊,感谢你当年的背信弃义,不然,我上哪儿捡这么便宜的事?”
  郄允才尴尬的脸有些红,他刚想说什么,就听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说话间,房门从外面被推开,进来一位典型的农村老太太,短发,头发被发卡卡在耳后,手里拿着一捆韭菜。
  老太太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把摘好的韭菜放在进门锅台上,就去洗手,洗着洗着,她才发现自家屋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她就转过身来,看着郄允才,说道:“他爹,这位是……”
  郄允才慢慢地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嘴唇颤抖着叫了一声:“丫丫……”

  老太太一愣,走进了郄允才,看了他半天,才说道:“你是……是……才子哥?”
  郄允才点点头,走到她的身边,握住了老太太湿淋淋的双手,说道:“丫丫,是我,是我啊!”
  老太太激动了,眼圈立刻就红了,说道:“才子哥,你,你怎么才来呀?想死我们了。”
  “是,是啊,我也想你们啊,我刚知道,你跟师兄……好,太好了,你们才是天生的一对!”

  老太太倒是比大李开明,她又仔细地打量了他半天,最后把电灯拉开,又围着他看了一圈,这才咧嘴笑了,说道:“才子哥,你没有变,还是那个模样,尖脑顶,柳肩……嘿嘿,你还真回来了,我们终于见到你了。”
  “是啊,人家做了大官了。”大李说道。
  丫丫说:“当年才子哥就是大官,现在更得是大官了。”
  郄允才笑了,他用手摸了摸秃秃的头顶,说道:“老了,丫丫,如果走在街上,我保准认不出你。但是在你家,我敢认你。”
  郄允才把丫丫扶到他坐的椅子上,他站在八仙桌的正中,冲着石师傅的遗像深深地鞠了三个躬,然后又冲着大李和丫丫分别鞠了一个躬,丫丫见他这个举动,眼泪就汹涌地流了出来,她赶忙站起,说道:
  “才子哥,你别这样……”
  大李也转过头去,抹了一把眼泪。
  郄允才老泪横流,他有些支撑不住,被丫丫扶着坐到了椅子上,说道:“丫丫,我对不起石师傅,对不起你……”
  这句话,被急忙赶来的彭长宜和老顾听到了,彭长宜本能地停住了脚步,他示意老顾,不要进去,他们就站在门口两侧的窗户跟前,听着里面的说话声。
  丫丫抽泣着说道:“才子哥,不怪你,你是公家人,俺知道配不上你,当年都是我爹他人糊涂,逼着你答应亲事的。”
  郄允才说:“不是的,是我不好,是我辜负了师傅,我从这里走后,就到了别处,根本就……就联系不了你们,天天行军打仗,今天脑袋在自个身上,明天就不敢保证它还在自个身上,根本就顾不上回来找你们……我对不起师傅……”他说得话自己都感觉到了轻飘飘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