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3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之所以还给了丁一和温庆轩的请柬,是因为他上次回家,找到了温庆轩,请温庆轩吃饭,同时,把三源电视台拍摄的一些素材给了他,希望亢州电视台能宣传一下三源的桃花节,提供在亢州的知名度,因为,亢州有着众多的中省地直单位,几家大央企在亢州都有基地和分部,驻扎着十多万的职工和家属,而且亢州和三源的距离也就是三四小时的路程,完全可以自驾一日或者是两日游。温庆轩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丁一,丁一根据素材和需要,给他们做了一个五分钟的宣传片,免费在亢州电视台播送。片子播出后,反响非常好,电视台办公室和总编室的电话快被打爆了。

  丁一说道:“温局长可能不去,我问他了。”
  “他不来还有市长林岩他们,你搭他们车。”
  “嗯,科长,我其实是有事找你,你说话方便吗?”
  彭长宜说:“方便,你说。”
  丁一说:“刚才李立找我,让我帮忙给他请市长。”
  “哦?干嘛?”
  “他没说,我估计是不是为了当局长的事。”
  “当局长?”
  “是啊,前几天组织部来考察班子,有小道消息说温局可能要回宣传部当部长,所以他就找我了。”
  这个情况彭长宜知道,早就传闻温庆轩要回宣传部,事实上,他也一直在活动,于是就说道:“你怎么说的?”
  丁一说道:“我能怎么说,我说你又不是不认识市长,干嘛不自己请。”

  彭长宜问道:“他怎么说?”
  “他说他不好意思,当年市长帮了他的忙,他才从政府出来到的广电局,那时候说请市长,最后也没请成,就有些难为情了,让我代请。”
  彭长宜知道,李立的确给丁一出了一个难题,请不请都不落好,就说道:“你不要管他,你想,你怎么管,都不好。”
  丁一嘟囔着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呀,可是……”
  彭长宜干脆地说:“你直接不理,他在找你的时候,你就说你考虑了,还是让他亲自去跟市长表达诚意的好,您请不合适,就照我这样说,记住,多一句话都不要说,说不定他想套你的话呢。”

  “哦,行,我明白了。好了,你忙吧,我挂了。”说着,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本想还想说什么,没想到她这么干脆地就挂了电话,也可能她的办公室去人了。。
  他很为李立这种行为不齿。不用说,一定是李立听到了有关丁一和江帆的闲话,而且也相信那些话是事实,不然他不会找丁一去请市长了,很明显,你李立和丁一的关系也没到那个份上,凭什么让丁一去给你请市长?显然他这样做,就是心术不正,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为丁一和江帆考虑。丁一不跟江帆说吧,属于驳了领导的面子,跟江帆说吧,让江帆为难。
  他感觉这个李立太精明了,都精明得写在了脑门上,哪有这么办事的?无论那些谣言是否属实,都不该这样做,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就可想而知,这个人精明的是多么的好笑。
  下午,彭长宜正在召集有关桃花节最后一个调度会,这时,他又接到了邬友福的电话,邬友福说道:“长宜,你在哪儿?”
  “邬书记,我们在开有关桃花节的调度会,在政府会议室,您有事吗?”
  “哦,是这样,郄老失踪了。”邬友福说道。
  彭长宜一听,紧张地说道:“失踪,什么时候的事?”
  “刚才,因为他有下午睡觉的习惯,所以我过来的就晚了,我过来后,才知道他不知去了哪里。张明秀开始还以为是跟我在一起呢。”
  彭长宜想了想,估计他惦记石铁匠的事,就说道:“明白了,我去找找。”
  邬友福说:“你那个司机在吗?”

  彭长宜说道:“我看看去。”
  彭长宜就拿着电话走出了会议室,他站在楼道上喊了一声:“老顾——”
  老顾听到喊声后,就在下面答应了一声。
  彭长宜这才对着电话说:“在。”
  邬友福说:“哦,那就说明他也没跟你的司机出去,矮,你开会吧,我去找找。”
  这时,齐祥和小庞从会议室出来,说道:“发生什么事了?”
  彭长宜说:“别声张,郄老不知去哪儿了?这样,你们继续,按照咱们提前商议的那样,把所有分工细化到人,现在不是再研究什么问题的时候了,是说话落地砸坑的时候,责任到人。你们再好好议议,还有两天桃花节就开幕,没有时间开会了,我去找找郄老去。”
  齐祥就点点头,说道:“丢不了,说不定到哪儿访贫问苦去了。”
  彭长宜听出齐祥对这个老革命有些调侃,他没有接他的话茬,就下了楼。
  上了车后,彭长宜跟老顾说:“郄老不见了,你说他去哪儿了?”
  老顾笑了,说道:“肯定去了石铁匠铺。”
  彭长宜笑了,说:“这么肯定?”
  老顾说:“十有八九,因为从早上的谈话中,我听出他好像有隐情,也可能不希望我们知道,所以有可能就自己偷偷去找大李了。”

  果然老顾猜对了,郄允才的确是来铁匠铺找大李来了。
  他下午睡醒后,就悄悄地起床,因为张明秀由葛兆国陪同,去乡下探亲戚去了,他来不及换衣服,拿起外套和裤子,就将睡衣睡裤套在里面,开开门后见左右没人,就悄悄地从旁边的楼梯下来,到了街上,打了一辆三轮车,来到石铁匠铺时,居然没有钱给人家,他就给这个人写了一个电话号码,说道:“你晚上到三源宾馆来要钱,我给你。”
  那个车夫一看他这个年纪,也不像是成心赖账的人,就说道:“算了,就当我为您服务了。”说着,就走了。
  郄允才心说,还是老区人们朴实,同样的事在北京也发生过,他没有钱,人家出租司机就不让他下车,后来还是张明秀坐车来给他送的的费。
  他整了整了衣服,就来到了石铁匠铺,进门后,就围着大李师傅打量。由于大李师傅是背对着门口的,双手握着火钳,师兄俩正在聚精会神地干着活,谁也没理他,直到那块铁凉了,大李握着火钳,刚要把铁块放到火里,二李看了郄允才一眼,跟大李说道:“他来了。”
  大李回过头,看了郄允才一眼,没有理他,继续干着活。
  郄允才就转到大李的对面,仔细的看着大李,但是大李根本就不给他一个正脸,郄允才看了半天,走到大李跟前,扒拉了他一下。
  没想到大李没好气地说道:“看什么看?”说着,就把那块冷却了铁块扔到了一边。

  坐在马扎上,就要抽烟。
  郄允才有些激动,他看见大李的腿有点拐,就兴奋地说道:“你是石头?”
  大李没有理他,就从土台上取下眼袋,就要抽烟。郄允才又凑到大李身边,说道:“没错,你就是石头!我记得你,你还认识我吗?”
  大李点着了烟后,瞟了他一眼,目光里充满了鄙视和不屑。
  二李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们。
  大李又是一阵咳嗽,二李刚要过来,大李就把烟袋从嘴里拿出,在地上使劲地磕打了两声,然后缠巴缠巴就扔在了土台上,站了起来,跟二李说:“我先回家了。”
  二李看了看窗台上的一个小闹钟,有些不解,上午师兄从集上回来后,他就把早上有人来的经过跟他说了一遍,没想到师兄阴沉着脸,不说话,干活也是气冲冲的。心想,这个干净的老头,莫非认识师兄?跟师兄有什么恩怨?
  师兄没有搭理屋里的人,拐着腿就走了出去,到了外面推起自行车骑上就走了。
  “石头……”郄允才冲他招了下手,吐出了这两个字,眼巴巴地看着大李走了。
  二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郄允才。郄允才尴尬地红了脸,他说道:“你师兄住哪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