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3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刚要说什么,郄老就夺过电话说道:“小邬啊,这和彭县长没有关系,是我想去看看,看看你们的桃花谷有没有说的那么好,你放心,不会有事。好了,挂了。”说着,跟本不听邬友福继续说了什么,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说:“得,回去咱们俩该挨批评了?”

  “别理他,往桃花谷方向开。”他果断地下着命令。
  彭长宜心说你可以不理他,我不能不理呀。他就又打开电话,想跟邬友福解释一下。这时就听郄允才说道:“对了,你刚才说的第三条是什么意思?”
  彭长宜正在琢磨着怎么跟邬友福解释,他冷不丁这么一问,竟然忘了自己说的第三条是什么了,就说:“什么第三条?”
  郄老说:“你刚才说的约法三章最后一条啊?”
  “嗯。”彭长宜想起来了,就合上电话没打,说道:“最后一条就是看了不能白看。”
  “怎么叫不能白看,你那桃花长在野外,谁都可以看,难道我看了还要给你们纳税不成?”老人争辩到。
  彭长宜笑着说:“我们是贫困县,享受国家税收的优惠政策,有些税是不用纳的,但是,您还是要纳税的。”

  “哈哈,你搞什么鬼?”郄允才和感兴趣地问道。
  “我不敢,等您看完后再说。”
  “哈哈,你这个小鬼,好,只要不被你劫持,怎么都行。”
  “您知道我多想劫持您啊,能得到您的支持和肯定,我们的工作就好做多了,您不知道,在基层干事,千头万绪,方方面面都得照顾到,目前,我们这个博物馆立项的事就还没有比批准。”
  “哈哈,我就知道你有条件。”
  彭长宜连忙说:“首先声明,这可不在那约法三章里,这个是附加的。”
  “哈哈,你还敢威胁我?”
  “不敢不敢,您什么时候怕过威胁,我听说,你当年来三源后,小日本出过高价悬赏您的人头,国民党也出过高价悬赏过您的人头,但都没有奈何您什么。”
  “哈哈。”老人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脑袋,笑了,说道:“老了,这颗脑袋不值钱了,中央一个文件,下令我退二线,我就得退二线,不久,又一个文件,下令我离开工作岗位,我就得离开工作岗位,没人给你做思想工作,也没有人跟你谈话,有时也想不开,但是没有办法,谁让你老了。”
  他的神态中,也有一种英雄过气的感觉。
  彭长宜赶紧说道:“尽管您不在领导岗位了,但是威望还在,丰功伟绩还在,依然受到人们的拥护和爱戴。再有了,为革命操劳一辈子了,也该休息一下享受生活了。”

  “哈哈,你这样说让我很自豪,你很会说话,我听着开心。”郄老朗声说道。
  “我是实事求是,一点都不夸张。”彭长宜仍然认真地说道。
  “唉——只是有的时候,也不像你说的那样,退下来,说话就不好使了。”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
  彭长宜觉得郄允才的心态没有窦老的心态好,似乎境界也没有窦老的高,看来即便是退下来了,也是个闲不住和不甘寂寞的人。有的时候,这样不干寂寞的人,更有利用价值。想到这里,他就说道:
  “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不是您说话不好使了,也不是您的威信不在了,是因为现在的当职者需要照顾的层面太多,您的话他要听,别人的话也要听,他们的爱是有限的,如果把有限的撒向世界,再博大,再无私,也有照顾不到的时候,所以,理解万岁这句话有着深刻的辩证意义。”
  “你是说我抱怨得到的爱不够多吗?”老人显然有些委屈和不高兴。
  “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现在不需要得到爱了,你就是一个强大的磁场,一个需要散发爱的磁场,所以,我们三源才能得到您释放的爱。”
  “哈哈。”郄允才高兴地笑道:“我怎么觉得你很能说服我啊。”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我不敢啊。”
  老人笑了笑,继续说道:“小彭啊,说真的,这次我来,对三源不是很满意,事十多年了,变化不大,这说明我对三源的爱不够多。我的老家,跟三源是同一时间起步的,但是那里的干部很务实,他们利用国家对贫困山区的一些优惠政策,十年的时间,发展的很快,老百姓的收入不知翻了几倍,而且县城变化也大,可把三源拉下一大截呢,说真的,我回去后,脸上也很有光呢。”
  彭长宜笑笑,这个问题可是没有他评论的份儿。
  老人又说道:“你说,这个小邬,在三源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底码还不如你清?”

  “嗯,什么底码?”彭长宜问道。
  “当然是对三源的底码啊。昨天下午,我问了他几个旅游方面的问题,他都回答的比较模糊,但是我晚上同样的问题问你的时候,你却非常清楚,而且对搞旅游充满信心,小邬似乎对旅游不太乐观,你真的有把握搞好吗?”
  彭长宜心说,旅游战略本来就是自己在徐德强的基础上孕育出来的,那是他的原创,邬友福当然掌握的不系统,他的热情也肯定不会高,他彭长宜之所以要拜访一些老革命,为的就是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和认可,只有这帮人支持了,红色旅游才能搞下去,因为邬友福比较看重这些老革命们,某种程度上说,他能有今天,也是这些老革命托举的结果。
  听了郄允才的话后,彭长宜说道:“邬书记是丨党丨委口的一把手,丨党丨委是统领全局,掌管方向的,政府一把手就是要干一些具体事情的,如果让县委书记把心操那么细的话,就是政府一把手的失职了。”

  郄允才一听彭长宜话说的很实在,没有委以虚蛇,就说道:“哦,你能这样看问题,说明你很大度,好,好,不错,我很看好你们这对搭档,好好干,小伙子,说句大话,你只要干事,是为了老百姓干事,我就会支持你,一直会支持你。”
  听了郄允才这话,彭长宜当然很欣慰,但他忽然又在想,不知道葛兆国找到他的时候,他是怎么把矿难事故变了性,但是通过接触,彭长宜感到郄允才不像一个昏庸的老领导,难道,他也心口不一?
  车子行驶到半山腰的时候,老顾说道:“郄老,要不要闻闻山风的味道?”
  郄允才说道:“要。”
  于是,老顾就把车窗降下一条缝,郄允才说道:“全降下来吧。”
  老顾说:“会着凉的,这时候的山风还是有点凉的。”
  郄允才说:“我又不是纸糊的,明秀就总是这样。”
  说起明秀,彭长宜感觉老人的神态有点像小孩子,看来,老人很依赖这个小妻子,就说:“那好,我替明秀检查一下您老的衣服,看看能不能着凉。”说着,就拉过郄允才的手,装作很认真的样子,从袖口处仔细地检查他都穿了什么。然后说道:“差不多,可以吹两分钟。”
  “哈哈,小彭,你可真会哄我。”老人见彭长宜认真的样子,被逗得哈哈大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