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见二李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郄允才很领情地说道:“好,我们先去别处转转,等您师兄回来再说。”
  彭长宜问:“李师傅,你能给我们推荐一下姓石的铁匠吗?”

  二李说:“我是外地人,回来的年头不长,还是等我师兄吧,他是这一带有名的铁匠,而是是师傅最待见的徒弟。”
  彭长宜还想问什么,被郄允才制止住了,他跟二李说道:“好的,等你师兄回来再说吧。”
  刚走出铁匠铺,彭长宜的电话响了。是邬友福。
  邬友福说:“长宜,郄老跟着你吗?”
  彭长宜赶紧说道:“是的。我们刚吃完驴肉烧饼,正准备回去。”
  “长宜,你怎么真带他去了,要有个好歹的咱们可是担当不起啊!”邬友福口气里有了责备和不高兴。
  彭长宜说:“嗯,知道,我们马上回去。”
  放下电话,彭长宜冲着郄允才咧嘴笑了一下,说道:“我挨批评了。”
  郄允才说:“是小邬?”
  彭长宜点点头,说:“是,他不放心您。”
  “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三源的人民,都没有让小日本和国民党害了我,现在就更不会有人要害我了!”郄允才有些激动。
  彭长宜心说,邬友福才不担心有人会害你了,但是他担心有人接近你,更担心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想到这里,他说道:“那当然。咱们走吧?”

  郄允才还想说什么,见已经走到了驴肉烧饼摊前,他就说道:“咱们买着几个回去,给他们尝尝。”
  老顾听了后,就紧走几步,来到卖烧饼的摊位前,说道:“再来十个,带走。”
  驴肉老板点点头,拿出十个烧饼,用刀逐一剖开,又从冒着冒的热锅里捞出金黄黄的打着颤的驴肉,放在案板上剁碎,还不时地放进香菜和青椒,一同剁碎。他抬头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彭长宜,小声问老顾,说道:“老师傅,那个年轻一点的怎么跟咱们的彭县长长得一样?”
  老顾也故意回头打量着彭长宜,认真地说道:“嗯,你别说,还真有点像。你见过彭县长?”
  “没见过真人,偶尔在电视上见过,彭县长比他岁数大。”
  “呵呵。”老顾笑了。
  老板又试探着说:“您在哪里发财?”
  老顾说:“我是打工的。”
  “给他打工吗?”
  “当然,你没看见我开车他坐车哪?”
  “嗨,我天天招待好几十人,哪有功夫盯着客人看,忙都忙不过来,你们刚才从对面铁匠铺出来的时候,我才认真看了你们一眼。”
  说着,就把十个烧饼分装成两个食品袋里,递给了老顾,老顾把早已准备好的钱给了他。
  彭长宜他们刚上了车,正要往回开,哪知郄允才忽然心血来潮地说道:“我不想回去了。”

  彭长宜一听就笑了,说道:“那您想干嘛?”
  郄允才说:“你们开着车,拉着我转转,到哪儿转都行,我想呼吸山里的空气。”
  “可是……”彭长宜有些犹豫。
  “可是什么,我这个要求过分吗?”老人的口气有了明显的不耐烦。
  彭长宜赶紧说道:“不过分,就是……”
  “就是什么?你是不是担心小邬,他就喜欢搞虚张声势那一套,别理他,听我的,咱们去山里转转。对,去你们那个桃花谷看看。”
  彭长宜一听他要去桃花谷,就说道:“行,但是您得听我的指挥。”
  老人一听,就笑了,说道:“好,我一辈子都是指挥别人,这回听你的。”

  彭长宜说:“第一,我要给邬书记打电话,告诉他我们的行程。第二,您不许自由活动,不许随便下车。第三,您看了不能白看。”
  郄允才说:“好。”
  彭长宜就掏出了电话,说道:“那我得跟邬书记请示一下。”
  “别跟他请示,跟他请示我就不自由了。”

  彭长宜拿着电话不知如何是好。
  郄允才又说:“咱们到了地方再告诉他,要不他又来警车开道那一套,十年前我来那次他就是这样,搞的我就不舒服,我的命都是三源人民给的,我有什么理由在这里摆谱?”
  听他这么说,彭长宜对这个老人有了好感,就收起电话,说道:“行是行,不过您得回答我两个问题。您早上吃完饭后,是不是有些日常的药要吃?”
  郄允才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个问题,就说道:“我那都是保健药,多一顿少一顿的没事。再说我带了医生,没事。”

  “嗯。您可以不告诉别人,但是应该告诉……告诉您家属吧?”彭长宜实在想不出是该跟张明秀叫大姐还是叫阿姨。
  老人想了想说:“一会一块告诉吧,没事,我最近身体没事,她知道。”
  彭长宜说:“行,这两条通过,不过咱们先说好,您这次得听我的,我有三个条件,您答应了咱们就去,您不答应就不去。”
  “你干威胁我?”老人不高兴地说道。
  “不敢。这是条件,要不我就把您送回去,交给邬书记。”彭长宜极其严肃而认真地说道。

  “哈哈,好,你说吧。”
  “第一,您上贼车容易下贼车难,不能随便对司机喊停。”
  老顾听后,会意地笑了,就把车又重新掉头,稳稳地驾着车,向城外桃花谷的放向开去。
  “第二?”郄允才算是默认了第一个条件,就主动问起下一个问题。
  “第二,看一会您透透风,咱们就回来,因为咱们没有准备,也没给您带着热水什么的,不能长时间在外逗留。”
  难得他想得这么仔细,郄允才说:“我就不信你这么一个大县长,还给我找不到一口热水喝?如果这一点你都办不到,你就不要当县长了。”
  彭长宜乐了,说道:“热水不成问题,但是我不能让您喝,因为当地的水我怕您喝不惯。”
  “那我来这里喝的是什么水?”

  彭长宜心说,您来这里喝的水都是特地准备的纯净水,但是他没有直接回答他,就说:“甭管是什么水了,反正不能随便喝。”
  “我现在不渴,刚喝完小米粥,没事。”郄老说道。
  老顾听不下去了,说道:“没事,后备箱里有热水,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带着呢,另外还有新的保温杯。”
  郄允才听了,说道:“听到了吧,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我有水喝了,说你的第三个问题吧。”
  彭长宜当然明白水不是问题,因为他总回来回去的,路上需要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彭长宜就让老顾特地做了一个铁托,专门固定暖水瓶用的,老顾也有喝开水的习惯,所以,车里总是带着热水,他之所以提了这两个条件,其实都是在为第三个条件做准备。听了郄允才和老顾的话后,彭长宜又说道:
  “第三……”
  彭长宜刚要说第三个问题,这时电话又响了。彭长宜一看,跟郄老说道:“邬书记。”他接通了电话,就听邬友福说道:
  “长宜,回来了吗?”
  彭长宜只好说道:“邬书记,老人家想出去走走,我带他来桃花谷了。”
  哪知邬友福不高兴了,严厉说道:“彭县长,你怎么能这样,让他去那么远的地方,又是山路,颠簸不说,路上要是出点什么事,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