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感觉他很爱他这个小妻子张明秀,居然在外人面前,称呼妻子也用的是昵称。彭长宜不清楚,张明秀当初决定嫁给这个都可以做她爷爷的人时,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心态,难道,仅仅是为了转变命运吗?
  彭长宜和老顾连忙下车,把郄允才搀上车,彭长宜就陪着他坐在后排。
  没多大会,当彭长宜和老顾把郄允才搀扶着下了车,坐在驴肉烧饼摊位的小圆凳上时,老人眼尖,一下子就看见了对面紧闭着房门的石铁匠“三个字”,老人就问道:“这个铁匠铺有多少年了?”
  彭长宜说:“据说有一百来年了。”
  “哦,怎么没开门?”

  卖驴肉烧饼的老板说道:“他们八点开门。”
  彭长宜见他对铁匠铺感兴趣,似乎找到了拉家常的话题,就饶有兴趣地给他介绍自己看到的他们打铁分钱的那一幕,然后说道:“不瞒您说,我现在迷上了他们分钱,没有特殊情况,我肯定要来这里吃,就是想看他们分钱的过程,那是一种无比让人羡慕的过程,所以,昨天跟我们办公室主任就说要领他来看看一副最能感动我的画面,不巧,我们来晚了,人家分完钱走了。”
  “哈哈。”老人看着彭长宜开怀笑了,说道:“年轻人,你太有意思了,你挣的钱怎么也比他们多吧,你还这么喜欢看他们分钱?”
  “我刚才就说了,我爱的不是他们的钱,是他们在分钱过程中的那种感动,那是一种劳动后的成果享受,我相信,他们把这浸着汗水的钱拿回家后,他们的家人也是非常珍惜的。您以为,我是财迷疯啊?”
  “哈哈。”郄允才朗声大笑,说道:“小彭啊,你可真有意思。财迷疯怎么了?不要认为天下财迷、恋财的人就是邪恶的象征。你说他们分钱,我看就是对钱的一种崇拜,这种崇拜之情应该让我们的后代看到合适,看看他们是怎么对待金钱的,那是劳动所得,你那么迷恋他们数钱,不是恋财的表现是什么?”

  彭长宜赶紧给郄允才抱拳作揖,说道:“您说的太对了,我现在感到我工资卡的钱不叫钱,他们手里那湿湿的、皱巴巴的毛票才叫钱。”
  郄允才说:“你工资卡里的也叫钱,只不过不像他们这样天天去触摸它。”老人顿了顿,说道:“小彭啊,我这次来三源,原本是对新来的县长很有意见的,三源要搞红色旅游,你却不拜访我,谁都知道我是从三源出来的,是三源第一任县委书记,别人搜集红色历史、搜集红色素材,居然搜集到了我的头上,你说我能不火吗?我跟三源的关系就是水乳交融的关系,所以,我一来是兴师问罪,二来也是唤起了我一个回忆,那就是三源还有我一个未竟的心愿。”

  “哦?郄老,您能跟我说说吗?也许,我能帮助您。”
  “呵呵,不了,还是我自己去办吧。”
  这时,驴肉老板跟他们说道:“二李师傅来了。”
  彭长宜抬头看向对面的铁匠铺,就见那个年轻一点的李师傅提前来上班了,他支好自行车,先把外面的门板歇下来,然后掏出钥匙,开门,进屋,捅火,倒炉灰。又抬出一个铁架子,把准备出售的各种铁具摆好,干完这一切后,就坐在一堆铁件前翻腾着。
  郄老说:“走,咱们过去看看。”说着,也不等彭长宜是否同意,就来到了铁匠铺前,他低着腰说了声:“师傅好。”
  哪知,这个二李师傅居然连头都不抬,说道:“要什么?”
  郄老一愣,说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就想问问,你们掌柜的姓石对吗?”
  二李仍然不抬头,一边倒腾着各种铁件,一边说:“原来是,现在不是。”
  彭长宜从墙根处拿过来一个马扎,让郄老坐在马扎上,自己则蹲在门口。

  郄老说:“你们这地方有几个姓石的铁匠?”
  “多了去了,原来遍地都是,现在少了,没有几家了。”
  “你们是正宗的石铁匠吗?”
  “正宗不正宗等你用了我们的东西后就知道了。”二李对自己的产品很有自信。
  “哈哈哈。”郄老笑了。
  二李这才抬头打量着来人,说道:“你不是来买东西的?”
  郄老说:“不是,我刚在对过吃早饭,过来看看,你师傅呢?”

  “哦,师兄今天会晚来一会,他赶集去了。”
  “请问,你师兄姓什么?”
  “李。”
  “哦——”郄老有些失望,但又说:“多大岁数了?”
  “比我大八岁,今年七十。”
  “你师傅姓石?”
  二李看了看他,没有说话。彭长宜感到这个二李有着所有手艺人一个共同的毛病,那就是惜话如金。

  郄允才又问了一句:“你师傅是姓石吗?”
  彭长宜唯恐这个二李怠慢了他,就抢先答道:“是,他们的师傅是姓石。”
  老人有些不满地看了彭长宜一眼,说道:“没让你回答!”
  彭长宜一听,赶紧捂住嘴,夸张地低下头。
  老人又和颜悦色地问道:“二李师傅,你还没回答我呢?”
  “他不是告诉你了吗?”二李依然没有抬头,继续扒拉着地上的铁件。把需要修补加工的挑出来,放在一边,因为少了一个人的配合,他只能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彭长宜抬起头,偷眼看了一下郄允才,发现郄允才并没有生气,依然和颜悦色地说道:“石师傅是多大年岁去世的?”
  “七十二。”
  彭长宜发现,郄允才眼睛里露出失望的神态,但是想了想后依然说道:“你多大开始跟师傅学艺?”
  二李抬起头来,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人,这才看清跟自己说话的是个老人,脸上就有了一些表情,说道:“十五岁。”
  “十五,六十二……”郄允才低头沉思了一下,没有说话。

  彭长宜感到,郄允才要找的人可能跟铁匠有关,他就看着郄允才。这时也好郄允才看了彭长宜,自言自语地说道:“对不上。”说着就要站起来。
  彭长宜赶紧起身,就要去搀扶老人,这时二李说道:“我师傅的事我知道的不多,中途回老家了,我师兄知道的多。”
  “呵呵,谢谢你。”郄允才愣了一下,在彭长宜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彭长宜说道:“李师傅,咱们三源姓石的打铁师傅,年岁大的是谁?”
  二李也站了起来,想了想说道:“年岁大的几乎都没了,剩下的都是我们这辈儿的了。”
  郄允才说:“我早年认识一个石铁匠,不过牺牲了,叫什么我不知道,我就想知道他的后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二李听了,挠着脑袋说:“这个,要不您等我师兄吧,因为我不是三源本地人,说是跟师傅学艺,其实我是跟师兄学的,因为那个时候,师傅身体不好,他就教不了我了,后来我又中途回老家娶媳妇,回去了好多年,师傅去世的时候,我也不知道,等我再回来,师傅已经没有了,师兄腿脚不好,我后来就把老婆和孩子都带来了,就在三源落了户。您要是想找姓石的铁匠,就等我师兄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