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1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白子惠的妈妈哭了。
  我心如刀割。
  这次,遇到危险,白子惠与我打开心结,她还在意我,我很高兴,本想着处理完这事之后,我们可以和好,不过白子惠妈妈的话给了我当头一棒。
  我不能太自私了,不能光考虑自己,白子惠这次为什么受伤,因为我,并且不是受一般的伤,是差点死亡的伤,还是枪伤,那个伤口一定很大,肯定会留下痕迹。
  这种情况之下,我还考虑我能不能和白子惠和好,我是个畜生。
  “你能答应阿姨吗?阿姨给你跪下了。”
  白子惠妈妈说着,便往下跪,她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这...
  我连忙伸手拉她,一动,牵动了伤口,好疼。

  白子惠妈妈的眼中是坚定,她爱她的女儿,我也爱她的女儿,我也不想白子惠再出事。
  我做了这辈子最难做的决定。
  我痛的几乎无法呼吸,我强忍着说,“阿姨,我答应你。”
  说出了口,我不后悔,白子惠大概是我的命吧,只要她好,我怎么样都好,白子惠妈妈的请求,虽然不想答应,可还是要答应。
  放手,有的时候是为了对方好,我也害怕再一次牵连白子惠。
  白子惠的妈妈站了起来,说道:“董宁,阿姨谢谢你。”

  我苦笑一下,说道:“阿姨,这是我应该做的。”
  白子惠爸爸看了看我,悠悠一叹。
  说完了这个,就没再说话,因为没什么心情了,齐语兰把我推到一边。等待白子惠的手术结束,我坐在那里,有点生无可恋。
  这一刻,我的心仿佛死了。
  等啊等,终于等到白子惠手术结束,手术挺成功。没什么问题,只是白子惠还在麻药之中,没有醒。
  车子从我的眼前推过,我看着白子惠的侧脸,好似玉石精雕细琢。
  舍不得,又怎么样。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子惠跟我一起往火坑里面跳,我爱她,就应该为她好,白子惠的妈妈都那样请求我了,我拒绝不了啊!
  车子往前推,白子惠的父母跟着走。陆家人跑前跑后,生怕别人看不出他们的付出。
  这是要去病房,白子惠的病房。
  齐语兰推着我跟在后边,我说:“领导...”
  “董宁,怎么了?”
  齐语兰低下头问我。
  我说:“不过去了,我想回病房了。”
  齐语兰看着我。问道:“你确定?”
  我点点头,说道:“我确定。”
  齐语兰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
  轮椅慢慢的前行,我的心也慢慢的下沉。

  回了病房,齐语兰问我需要什么,我摇摇头,说:“没什么需要的,领导,你事情多,去忙吧,我这边没事。”
  齐语兰说:“好的,我去给你找一名护工。”
  我点点头,知道这是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
  父母那边我不想惊动,他们没法过来照顾我,我现在虽说看起来状态不错,可是确实需要人来照顾我。

  饮食问题,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不行,一日三餐要解决,并且我现在这个状态,需要补充营养,就算不给我做,也要给我买。
  饮食问题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我要排泄的,大便小便,总要有个人帮我。
  齐语兰很快给我安排好了,怕我尴尬,找了一个男护工,齐语兰对我笑笑。说道:“董宁,你没不满意吧。”
  我一愣,说:“我为什么不满意?”

  齐语兰笑笑,说道:“有年轻漂亮的女护工。”
  笑的不怀好意。
  我说:“领导,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齐语兰说道:“谁让你桃花运那么好了,我真怕找个女的。被你勾搭上。”
  我说:“领导,你就别开我玩笑了。”

  齐语兰说:“不开玩笑,其实我真想过,不过问了价格,年轻漂亮的真贵。”
  我笑笑,齐语兰,领导,你的用意我明白啊!你想说两句俏皮话,让我开心开心,转移一下注意力,好意心领了,可是感情这种事。谁也说不清楚,搞不明白,通就是痛,伤就是伤,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
  不过,我懂。我不能让担心我的人着急,我会把伤痛隐藏起来,人前我会欢笑,人后我舔舐伤口。
  我说:“贵多少?”
  齐语兰说:“贵好几倍呢。”
  我笑笑,说道:“领导,那种是提供特殊服务的吧。贵好几倍,女性,年轻漂亮,听着就不正经啊!”
  齐语兰对我笑笑,说道:“你想要吗?”

  我说:“我还是算了,我老胳膊老腿的。来不了。”
  护工到了,齐语兰走了,事情很多,尤其是血手的事,齐语兰答应了我,我知道她会尽心尽力的做。
  陆陆续续有人过来看我,宋岩和陈正奇一起来的,拿了一些补品,他们最先得到消息,毕竟是特勤的人,然后秦凯和火哥,也是带着东西来的,火哥跟我吹了半天牛逼,问我是谁搞的我,他会让那人后悔活着,秦凯就在一边乐,秦凯是知情人,不过他没多嘴说些什么。之后,曾茂才和柳笙也来了,曾茂才很狠,直接找的人来,私人厨师,为我做营养餐,还有私人助理,照顾我生活起居还有替我处理事务,十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样子还挺甜美的,刚跟齐语兰聊过这事,不由的让我多想,这个女孩子是不是也有特殊服务。

  曾茂才做事滴水不漏,面面俱到,你想不到的他都能想到,如果没有那件事,他是很好的一个朋友,可是知道关珊是因为曾茂才死的。我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他,只能慢慢学的虚情假意一些。
  除此之外,司徒妙菡送来了东西,她现在人在国外,出席一个活动,回不来,我可以理解。
  漾漾过来看了我一眼,她是抽空来的。
  韩立闻也过来了,他已经安定下来了,他说过的话他没忘,我也没忘。

  人,来了又走。好不热闹。
  我的心却很冷,冷到了冰点。
  我不后悔我做出那样的决定,可我难受。
  就在我难受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让人觉得挺可笑的。

  应该是入院的第三天。第二天人走马观花的来,留下了不少东西,第三天没什么人了,怕影响我休息。
  我刚上完厕所,出来后,我让护工把我推到窗边,我想看看外边,心情不太好,最近我挺喜欢看向远方,有片刻的安宁,让我能够忘掉一些事,比如白子惠的事。
  齐语兰给我安排的这个病房比较高档,应该动用了关系,这个病房比较肃静,配备的护士比较负责,景色也不错,从床往外看去是一大片绿色,远处的蓝天白云,让人心旷神怡。
  我的伤口恢复的不错,比想象的要好,继续观察几天我应该就能出院了。

  我望着窗外,我估计我能坐到吃饭,大概还有两三个小时。
  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种状态。有点冥想的感觉,算是入定吧,就是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想,让意识蔓延,畅游,没有边界。
  男护工乐的轻松,他把我推在床边,就坐在一旁玩手机了,不忙的时候他可以这样,可如果我有需要的时候,他怠慢了,那么不好意思了,他要走人,并且扣钱,这是齐语兰提前说好的,齐语兰办事,让人放心。
  日期:2017-05-06 08: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