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84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午时间不会紧,这也是在京城里的一些作息规律,杨秀峰也就安心在酒店里等。吃过早点,才联系沈贽,问题今天是不是一起过去。沈贽说她自然会过去的,就算何太太帮着出面,没有沈贽露面,但何太太的话还是太薄了些,杨秀峰在京城里的人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的,不会将他的事情放在心上。沈贽虽不这样直说出来,但杨秀峰还是听得出,心里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感受和挫伤。确实,对于经常的这些大佬说来,一百个亿或许还算一点钱的,但修一条路这样的项目却是太不起眼了,就算整个南方市的投入和建设,也不算什么大的布局。

  给沈贽打电话后,也就过去聚集,让周叶就留在酒店里,处理南方市那边可能出现的一些事情。
  沈贽住的地方离杨秀峰所住的酒店不远,杨秀峰过去后,她在大厅那里等着,而没有让他进房间里,或许是昨天在会所里所见的情况,让她在心中也是有些防范了吧。这种事虽说在心里不会有多大的波澜,却要在细节上注意着,才会更好地控制两人之间的那种距离感。
  在酒店的会客小间里,两人在里面喝着茶,杨秀峰还是想了解何太太那边更多一些的情况,在心里也多一些准备。见到老领导后,自己对南方市的态度与说法还是很重要的吧。又或许,在何太太和沈贽等人看老领导,又有不同的视角跟认识。也想知道,沈贽到京城来,老板给了什么样的指令,这些事情不好直接地问,但沈贽要是肯说,对杨秀峰说来对今后自己的工作采取的势态都是有很大用处的。

  “何太太具体的事情就不必要多探听,你一时也探听不到。她家的长辈和老领导有着很密切的关系,是那种相约就过来的那种,至于要怎么样将市里的情况说出来,我想,还是多说修路的项目情况和项目的今后展望,别的事情就不要去提。”沈贽说,对南方市的那些主要领导之前所做,甚至李润如今在京城里所做,在她眼里看来也是很平常跟正常的事吧。杨秀峰也不会过多地揣度沈贽的心思和用意,对老领导说来,不知道南方市那边的真相,对他说来也是一种很不错的状况。

  想到这里,也就想到之前先将李润和陈丹辉等人在市里的所作所为要戳穿了的心思,是不是刻毒了些?对一位老人说来,有一种很不错的心态也是难得而值得维护的。如果,南方市的一切不是老领导所怂恿放任所至,那捅破这些对他确实是残酷了点。
  何太太估计也就是对那个十四岁的女孩,有一份同情,才会将这样的事情揽在身上吧。在南方市那边的建设,对她说来没有什么利益而言的。当然,从某种角度说来,何太太和她背后的人要是肯按照一定的规矩出牌,在南方市的建设中,就算没有太大的利益,能够让他们在其中参与,对今后自己的发展也会有更多的益处的,只是,不知道老板是什么样的态度?华兴天下集团与何太太及她背后的人,又有什么用的关系?如此种种,都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常务副市长所能够定夺的。

  很多事情都不能够先就预期,心里觉得对南方市的真实情况不在京城这边说出来,至于省里会怎么样对待陈丹辉等人的过往,会怎么样处理今后工作上自己和他们之间的斗争,那都等老板的意思吧。在京城里,虽说所遇到的事情不多,但却让杨秀峰对很多事情有了更深切更看穿本真的思索,很多事情看起来是很原则的,但换一个角度来看,或许就与人情世故不对,而之前的执念也不见得就是对的,所做的坚持或许给人一戳就破的泡影而已。

  两人虽说没有深聊,但杨秀峰还是有不少的感触,也对京城和省里都有更多些的了解。层次不同,对事情的关注也就完全不一样,但对一些东西的关注又是一致的。利益的需求之外,人情世故总之都是人的一种习惯的思维。很少有人对象李润这种类似的人有多少恨意,也对他们所做有多少罪恶感,更多的都会抱以一种理解的态度。虽说这些也就是沈贽在如同闲聊地说出那种意思,杨秀峰就在想,这是不是老板的意思?或者,是沈贽对自己的一种忠告?她的视角里,更多地将从她的那种立场和所处的位置来评判南方市的种种吧。

  这些不代表真理,但却是更多人的一种思维和认识观的现实吧。
  但真实的情况却是,由于李润、陈丹辉、黄国友等人在南方市这些年所做的种种,贻害整个南方市的人们,却是有着难以估量的损失。按杨秀峰预想,单是南方市这些年化缘而得到的资金,要是能够科学地进行利用与南方市的建设,早五六年前南方市就将是和省城并列的经济状况了,甚至会超过省城而跃居全省经济指标的第一名。想想看在这样的情形下,到如今南方市还不飞速地发展起来?南方市的民众的生活状态,又将是什么样的?当然,这些也都是一种设想而已,设想不等同事实,也许就是这样,大家才不会去揪住那犯错的人进行追责吧。

  临近中午,何太太给沈贽打电话过来,请沈贽和杨秀峰过去见面,今天还不一定会见到老领导。但有何太太的引荐,要先见她身后的人,也就是何太太的长辈。之后,何太太的长辈才会将老领导约过来见面。今天见面的地点是在茶楼,顺带吃中餐。沈贽也没有过多的交待,只是说见到对方后,说话时要注意一些,尽量少说或由她说。
  到茶楼时,何太太也没有在外面等候着,两人也就直接进去。进包间里,见何太太极为娴静地坐着,而沈贽走进去时何太太站起来,完全是古典的大家闺秀的做派,给人一种敬仰之感。杨秀峰恍如梦境一般,但进到包间后也就适应了。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另一面,自己何曾不是这样?沈贽也表现得很淑女,走进包间后对何太太一笑算是很亲切的招呼了,随即走向一位老者身前去。
  老者银发鹤颜,瘦铄健实,精神上给人一种折服。杨秀峰见了后,就觉得面前老者的那种境界当真是千万人所求而不得的,今后自己老到这种状况,能有他一半的精神风貌就知足了。
  沈贽走到老者前面,招呼行礼,用伯伯相称,杨秀峰跟在沈贽身后,就不知道要怎么称呼了。老者也只是看着沈贽,没有注意杨秀峰的进来,似乎就没有这样一个人似的。杨秀峰看着老者,知道他们在京城里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能够影响到老领导的决定的人物,那不用说都知道了的。
  心里也就想起之前见过的一句话:一等人是公仆,高高在上享清福。今天见到,果然应对啊。不过,对于他们说来,也是用一世的努力才走到如今的阶层吧。
  沈贽很会掌控时机,道好之后顺势地将杨秀峰推出来给老者引荐,说,“伯伯,今天到京城里来见您,却又要给您添翻新的事,会不会怪我多事?”沈贽笑着,却看来何太太一眼,继续说,“这位就是从南方市过来的,叫杨秀峰,是南方市常务副市长。”杨秀峰知道该自己出场了,往前稍站近一点点,说,“您好,给您添麻烦了。”

  何太太也就插话过来,说,“叔叔,她就是我昨天跟您提过的,南方市那个副市长。想要修路,却又要得罪人的那个副市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