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10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戏剧一直演绎着,这一刻乃是包拯夜巡地府,查冤案,戏很好看,也很逼真,演员也卖力,正当大家津津有味的时候,悠悠然听到一声:“冤枉啊!包大人。”
  咋一听,这却不是唱戏的腔调,幽幽入耳,这一声冤枉,让我有些鸡皮疙瘩骤起,突兀间,感觉一片幽森寒冷之意,断断续续又听得那一阵:“冤枉啊!包大人。”
  日期:2017-09-06 20:03:08
  我有些头皮发麻的左顾右盼,只见所有人都看的入迷,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常,手心不禁加重了力道,紧紧的握着上官青。

  上官青似乎沉醉其中,也被这绘声绘色的戏曲演出给陶醉。
  只见台上,包拯端坐案桌,两侧阴司鬼卒,堂前跪着一“鬼”,正一边唱,一边向他叙述着冤屈,忽的四下里幽风迭起,吹的帘子有些晃动,只见戏台下面,一抹残影,油然而生,仿佛从地底下冒出的一缕青烟。
  这一缕青烟继而幻化成残影,一袭白衫,若隐若现,扶摇而上,飘到台上,也是跪在包拯的案前,诉说起冤情。
  我深吸一口气,撇头看了看上官青,又扫视了一番旁边的观众,很显然,他们并没有发现这突如其然的残影。
  只见那残影跪在堂前,包拯断案,它也跟着诉说,扮演的冤鬼一边诉说,残影也跟着诉说,两人争先恐后, 一真鬼,一假鬼,倒也让人觉得诡异当中的一丝好笑。
  我不晓得其他人是否看见了这一幕,又或则台上的演员是否发现,总之我却清清楚楚的听着那残影,诉起冤屈。
  日期:2017-09-06 20:25:19

  那残影埋首鸣冤,哭哭啼啼,说她姓谁名谁,家住何处,一年之前,怀胎满十月,去得医院准备临盆待产,腹中婴儿迟迟未曾落地,有医者为她开方,让她剖腹而产,不料家中亲人不予允诺,要她顺产,可是又过片刻,医生说起她身子虚弱,不可顺产,恐有危险,连下三份声明,要她速度准备剖腹产的相关事宜。
  奈何,家人丈夫都不允诺,一定要她顺产婴儿,她百般央求,甚至在丈夫面前下跪,却始终无果。
  她一时心灰意冷,头脑发昏,乘人不注意,从窗户跳下,坠楼身亡。
  如今身死年余,心有怨恨,所以迟迟不愿投胎而去,今向包大人鸣冤,要告那阳世的丈夫,阳世的婆家。
  她幽怨的诉说冤屈,奈何包大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也根本没有理会,最后只好黯然叹气,长叹一番,悄然飘散,顾自离去。
  我不免心下唏嘘感叹,这女鬼说的,我也听说过,去年的时候,城里闹的沸沸扬扬,说的就是这个事,社会上各种舆论,一边倒的指责婆家以及女子的丈夫,就因为他们的执迷不悟,导致一尸两命,这件事情似乎后来逐步又演变成了一部连环官司案,首先是男方告医院方,之后是女方告男方,总之来来去去,告的一塌糊涂,不过最终还是因为钱,男方告医院,是为了从医院讹钱,后来医院赔偿了一笔赔偿金之后,女方家属又开始告男方,好像这件事情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淡出人们的视野。

  日期:2017-09-06 20:43:53
  看完戏,在路边的夜宵摊吃了点东西,和上官青散步着往家里走,对于刚刚的事情倒也只是唏嘘片刻,毕竟鬼月最后一天,来看鬼戏,遇上鬼诉冤屈,再加上我这个老是会遇上这些怪异事情的人而言,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不过话说回来,回想那个诉冤女人,也是为她感到悲哀,自她身死之后,男方也好,女方也好,医院也罢,似乎都围绕着,这个责任该谁付,或者该付多少责任,以及该用多少钱去解决等等,丝毫没有为死去的人考虑,没有考虑过自身的问题,没有考虑过她的死是多么的惨痛,也许他们也不会从中吸取教训。
  我为她感到不值了,是啊,她确实有冤屈,虽然是自杀身亡,但是难道这一切没有缘由吗?因果之间,必有联系,怪不得她心中有冤屈,怪不得遇上包大人,她会过去喊冤,却奈何这个包大人又如何能替她伸冤,这个世上是否又还有包大人的存在。
  回到家,冲了个凉,确切的说是鸳鸯浴,这份上官青的恩赐让我激动不已,洗浴结束之后免不得一番巫山云雨,个中乐趣,我就不一一叙说了。总之,那一句只羡鸳鸯不羡仙,怕是道尽了其中真谛。
  日期:2017-09-06 22:17:22
  她叫叶子,她长的很俊秀,小家碧玉一般,十足的江南女子特色。
  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峨眉,一双丽目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纤细,清丽绝俗。
  她就像是古典美人,我不想用过多的词汇去赞美她,因为越是把她说的如何的美艳,越是让我心中多出一番惋惜,她死了,只是一具尸体,可纵然是尸体,却依旧是那么的妙曼无双,她的腹部微微隆起,大概有五或六个月左右的身孕。
  我开着车子,从宁市回来的路上,而拉着的正是这具令人心动的尸体。
  令人不解,又或者让人唏嘘的是,这一次我从宁市某医院将刚刚死去没有多少时间的她,抬上车子的时候,她的亲属并没有跟着我的车子一起回来,只是告诉我将尸体拉到某某地方,说到了之后,自然会有人来领取尸体。
  我有些疑惑,这种没人押送尸体的情况是第一次出现,不禁有些担忧,她的家属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质疑和不解,没有过多的言语,直接的将一沓红皮甩给了我,根据经验判断,大概有五六千,这完全超出了所需的费用,她亲属让我按着她说的地点拉到即可,看在钱的面子上,我没有过多的犹豫,交代好一些事情之后,缓缓的驶出医院。
  高速疾驰,免不得瞄一眼后视镜,似乎只是睡着一般,不敢想象她其实已经死了,点上一支烟,把窗户摇了一条缝,抽上一口,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了声:“可惜了那么漂亮的姑娘。”
  我这话刚说完,却似乎听到车厢里头传来一阵幽幽的叹息,那一瞬间吓的我够呛,战战兢兢的瞄着后视镜,她依旧安详的躺在那,一动不动的。
  我心里祈祷,有怪莫怪,阿弥陀佛。
  胆战心惊的开着车子,不敢再说过多的废话,眼看还有二十来分钟就下高速,突然的,砰的一声,车胎爆炸,我汗如雨下,使劲的把控好方向盘,车身开始打滑,左晃右晃,庆幸我的车技也算过关,旁边又没什么车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全身冷汗直冒,总算将车子缓缓的停在应急车道,打起双跳灯,慌忙掏出电话,给我堂哥打了电话,本来打算给高速交警求救,但是想了想还是作罢,这一段路很少车子,应该也没什么紧要,于是掏出家伙事,自己换起了车胎。

  我用了十五分钟换好车胎,爬上车子,再次发动起来,却发现旁边坐着一个女人,叶子,我脑子一阵空白,不自觉被吓的喊了一声。
  心扑腾扑腾的跳个不停,她缓缓的转过头,瞪着我,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突然开口道:“帮帮我,帮帮我。”
  我额头上开始冒起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手脚有些冰凉,可是事已至此,也只好战战兢兢的说道:“你要我帮你什么”
  她转过身子,瞅着自己的尸体,指了指隆起的腹部,阴森森的说道:“剖开我的肚子,把我的孩子取出来。”
  她提出这个求情之后,我整个人愣住了,心头恰像千万个铁褪在打似的,一回儿上一回儿下,半句也对不出,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心口像有什么填着,压着,箍着,紧紧地连气也不能吐,怀着茫然的恐惧,犹如一个受伤的人当一只手指接近他的伤口时会本能地颇抖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