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09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难道元青青真的存在?难道刘姐,难道丽萨,难道铁霸天等等,我不再多想,因为每当我想到这些,就觉得头疼欲裂。
  我觉得我自己病了,这种病可以称之为精神分裂,又或者妄想症,也许是一种心理疾病,于是我偷偷的来到了当地的一家私人诊所,找到一个算是小有名气的心理医生咨询。
  医生是个微胖的男子,年龄看上去和我差不多,他们都称之为廖医生。
  他戴着副眼镜,穿戴整洁,一身西装笔挺,斯斯文文。
  我问他我是不是心里有问题。
  他让我和他说说,为什么我觉得自己有问题,于是我把在镜子里头一瞬间发生的那些在北方的事情,告诉了他,这些事情我谁都没有提起过,包括上官青,可是此刻我却全盘和他说起,谈不上信任他,却只觉得我如果想找到一个答案,就必须和他如实说起。

  他问我为什么以前不找他,偏偏现在找他咨询,我说我以前只认为是走神,或者片刻间的撞邪了。
  他呵呵一笑,问我,为什么现在不认为是撞邪,而认为是自己生病了。
  于是我和他说起许姑娘以及那张照片的事情,我本以为他听到这些会格外惊讶,甚至马上认定我就是神经病,继而出现一种鄙夷的眼神,可是偏偏他没有半点震惊的样子,反倒是一脸平静,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波澜不惊。
  他问我信不信鬼神怪力乱谈之类的,我犹豫了一下,按道理我肯定相信,却害怕我的回答,会让他觉得我是封建迷信。
  他催促我说信就是信,不信就是不信,没必要纠结,于是我使劲的点了点头,说我信,而且是确信。
  他点了点头,看着我说,他也信,然后他说,鬼神之说,玄之又玄,其中奥妙,没法用科学解释,但是却又真实存在,既然没法解释就不需要解释,而我遇上的事情也无法解释,既然无法解释,那就无需解释,至于我有没有病。
  他煞有其事的说,如果我觉得自己有病那就有病,如果我觉得自己是正常,那就是正常,正所谓一切随缘而定,就好比我遇上怪异的事情,我能解释吗?不能,既然解释不了,就没必要让自己烦恼,人活着的重要是在当下,不在过去,也不在未来,过好现在才是关键,那些有的没的,其实根本不重要,如果要让你遇上,如果有缘由,那么始终你会再次遇上,如果跟你不相干,那么即便你如何挖空脑门,那也寻思不出一个所以然。

  和廖医生的谈话,不能说让我茅塞顿开,反而觉得他说的都是屁话,说了和没说一样,可是隐隐间我又觉得他说的非常有道理,总结他的意思,就是说我在自寻烦恼,不禁一番深思,若有体会,继而会心一笑,也许真的是我多虑了,鬼神怪异之事,又如何能解释的清楚,摸的透彻,好比我脑海里的北方生活,也许也是一个插曲,也只是一件怪异的事情罢了,既然过去了,那就过去了,自己又何必那么的执着于缘由。

  廖医生推了推他的镜框,笑着说:“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病,在于你如何去看待而已。”
  他这句话,我暂时的没有体会到其中含义,但是我离开诊所的瞬间,心中有想,这廖医生要吗就是境界极高,用一种随性的方式导向我心中的阴影,所以他算的上是一个了不起的心理医生,可是我心中更偏向另一种想法,就是这个廖医生不简单。
  日期:2017-09-06 14:36:03
  经历了许姑娘的事情,因为那一张照片让我质疑了一阵,可是随着后来从廖医生那里谈话之后,让我变得坦然,我的生活已经遇上了那么多的怪异之事,每一件都无法用常理解释,又何必斤斤计较其中之一的呢?
  所谓放开心,一切随缘,过好当下,这是廖医生跟我说的,也许正如他言,这才是关键,于是我不再纠结其中,生活还是得继续。
  鬼月的最后一天,县城旁边的郊区,有人搭台唱戏,在一个夜宵摊旁边的空地上,油布搭着棚子,戏班子就在里头演绎,来看戏的都是附近的居民,上官青问我要不要去看,我说这又什么好看的,随之她坏笑的说,有好些个戏子都是貌美如花的姑娘,还说我就不去看看,养养眼。
  我有不祥的预感,这是一个圈套,狐疑的看了看她,忙道:“再貌美如花的戏子,也比不上我的青青。”
  她得意的笑了笑,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继而说道:“走吧,反正无聊,就去看看好了,回味回味。”
  我说,这戏是搭台唱给鬼看的,咱们活生生的人去凑什么热闹,她不以为然的说,都连着半个月了,说是演给鬼看的,你看她们还不是拖家带口去看戏,没那么玄乎,今天最后一个晚上了,就赏脸瞧一瞧去。
  我无奈的摇头,答应了她。
  说起来,这搭台唱戏,请的是邻市的婺剧团,规格挺高,说是送文化下乡,县政府掏得浅,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请戏班子过来唱戏,表面上各种说辞,类似文化下乡,与民同乐,可是隐隐的也听别人议论,说这是特意请来唱戏给鬼看的,至于真假,却也没人说的上来。
  这要是换成几十年前,说是唱给鬼看的戏,保证台下不敢有人观看,可是如今的世道,人们也不再那么在意,所以说请鬼看,请人看,都差不多。

  我和上官青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人山人海,附近的夜宵摊也是人满为患,幽幽的从帐篷里头已经传来锣鼓喧嚣的声音,这正戏马上就要开锣上演。
  日期:2017-09-06 15:13:40
  其实这戏的演绎,从鼓乐,从唱腔而论,和木偶戏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是木偶演绎,一个是真人扮演。
  为了区分,我们这的人说去看戏,一般都会说成,去看人戏了,直接直白,说的就是去看人演的戏。
  对比木偶戏,也许人戏的规格更高,排场更大,但是农村传统而言,木偶戏却比人戏‘高大上’的多,为什么呢?
  很简单,乡下传统,木偶戏都是放在庙堂里头,唱给菩萨看的,又称菩萨戏,至于人戏,这么跟你说,乡下农村,如果你家中娶亲,或者白事,而你的条件允许,大可以请来戏班子助兴,可是你要请木偶戏,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哪个不知死活的木偶戏班敢接这样的生意,那么来年,保证没有一个农村会让你的戏班子去他们那里演绎。
  说起来,人戏可以演给鬼看,但是木偶戏却神圣不可侵犯,只能演给菩萨看,这就是区别。

  我和上官青挤在人群当中驻足观看,台上五光十色,演员们一个个戏服加身,装扮婀娜,有声有色,生旦净末丑,尽数出演。
  只见他们浓妆淡抹,宛如惊鸿,扮演的角色恰到好处,栩栩如生,正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看的出他们都是有些能耐的。
  台下人头涌动,也不清楚,到底多少人能看懂,有些小年轻,我估计也只是流着口水,瞪着台上的女演员而已,至于能听得懂,看的入迷的,无疑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
  忽然的一阵咆哮,鼓声震天,从舞台后面闪出一个人影,只见他,蟒袍着身,头戴乌纱,满脸黝黑,额头有个月牙儿,走着官步,在左右护卫的偕同下,缓缓走过,与此同时,舞台的灯光也改变颜色,一时间绿晃晃,阴森森,工作人员为了渲染效果,还在舞台中央喷起了人造雾。
  只听他吟唱道:“吾乃开封府尹包拯是也,日断阳间事,夜判阴司案,哇呀呀呀呀呀呀!”
  配套的鼓乐突然的变成一通令人胆寒的吱吱声。
  保证坐在案台后头,舞台的灯光一闪一闪,晃的人眼睛疼,随着鼓乐的配合,倒真让人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但见他一拍惊堂木,大吼一声:“各方幽魂,有怨伸怨,不可肇事。”

  下一刻,就有扮演成冤魂的演员,喊冤而上,那模样刻画的也是逼真的很,台前近坐的观众,免不得吓一跳。引来笑声连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