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108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6 09:34:38
  曲青遥和许姑娘相依相偎,坐在了他家的阳台上,遥望天际,繁星点点,晨曦来时,分别注定。
  我没有去打搅她们,这是他们俩唯有的一点时间,总该让她们相互紧握,哪怕只是彼此静静的坐着。
  在自家的客厅当中,我和上官青也是互相依偎,感慨颇深。人世间的感情,有时候很脆弱,有时候很弥坚。
  曲青遥对许姑娘的感情,不可谓不深,也许上苍就是看到了这点,破格的给了他一个这样的机会,但是我不免深思,这究竟是上苍的眷恋,还是另一种惩罚?
  这种明明就在眼前,却咫尺天涯的感受,是多么的令人无奈,如果是上天的恩赐,那么为何就不能让她们早早相认,如果是眷恋,那么此刻又何来的这种生死离别。
  曲青遥说要是早一点遇上我,那该多好,起先我不懂其中的意思,可是后来我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他的心声,他也只有和我才能说出心中的秘密

  只不过这一切得到知晓的时候,时日所剩不多,要是他早一点和我攀谈,要是他早一点尝试和我说起他和许姑娘之间的故事,那么通过我这个第三方媒介,把这个事情告诉许姑娘,是否多少可以挽回一些遗失的美好,至少他和许姑娘之间会有更多的时间。
  不过想来这一切也都是命,正入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我透过玻璃窗,望向对面的阳台,他们俩静静的相依,等待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看上去他们彼此都很坦然,可是我明白,这也许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日期:2017-09-06 09:53:48
  一杯茶刚刚沏好,阳光开始打向窗户,穿过层层楼群的上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铺洒而来,像丝绸一样的阳光,穿越晨曦,以清澈动人的光线,弥漫开来。
  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悲痛包围了我,我忍不住眼泪落下来,成串地滴在桌子上。我用力擦着,使劲擦…可是目光却停留在对面的阳台。

  曲青遥走了,化作一道流星,奔向远方,半空中似乎徘徊着他的面容,我和上官青走到自家阳台,仰头张望,对面的许姑娘,似笑非笑,泪流满面,她朝着天空挥手。
  我本以为许姑娘会嚎啕大哭,可是她并没有,相反格外的平静,这却又让人有些担心。
  当天,我和上官青什么事都没做,只是静静的陪着许姑娘,在曲青遥的屋子里头,除了简单的床铺被褥,没有其他物品,如果硬是要说还有其他什么,那么就是垃圾篓里头的,被揉成一团,扔在其中,一团团的废纸。
  我捡起一团纸,捋直摊开,上头有弯曲的笔迹,写着很多曲青遥想说的话,可是都写到一半,下一段落就出现了奇怪的文字,没人看的懂。
  我能明白,因为根据笔迹的意思,接下去他试图写,试图说出他和许姑娘之间的故事,可是每每到了此时,他就再也写不下去,不是他不想写,而是上苍不允许他写出来,这种折磨或许只有他才能体会。
  许姑娘捡起每一张废纸,捋直,一张张叠起,无神的双目,直视其间,时而露出一副令人诧异的笑容,她耻笑着说:“我真是个傻瓜,其实他一直都在我身边,从未离开过我,为什么我就不知道。”

  我和上官青不知道怎么去劝慰,她只是幽幽然的说:“怪不得每次我下班回来都有人给我烧好我喜欢吃的饭菜,怪不得我每次遇上麻烦的时候,都有人给我处理好。”
  许姑娘说了很多事情,也许在往常不会刻意的遐想,也不会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此刻回想,这一切不正是曲青遥替她做的。
  许姑娘木讷了很久,傻傻的看着远方,突然的哀嚎大哭,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极苦,上官青深深的将她抱在怀里,一边安慰,一边也是跟着流下了眼泪。
  她哭出来了,这是一种宣泄,同样她也需要痛哭一场,也只有这样才能祭奠这一番遗失的美好。

  日期:2017-09-06 10:18:09
  往后几天,许姑娘辞职了,她说她要回北方,我们也不好说些什么,或许换个环境对她来说是最好的疗伤方式。
  这一天,我和上官青一起帮忙许姑娘收拾行李,借着这个时机,许姑娘唠家常一般的和我说起了她和曲青遥之间的故事。
  她说她和曲青遥是几年前在北方认识的,,曲青遥认识她的时候,她18岁,一场大病令她双目失明,正辍学在一家酒吧当驻场歌手,她是一个盲女,但是凭借着独特的嗓门,和清丽优雅的气质倒也在当地小有名气。

  兴许是命中注定,也是缘分使然,在北方打拼的曲青遥对她一见钟情,向她发起了各种爱情的攻势,一年以后两人走到了一起,曲青遥说,他是她的眼,即便未来许姑娘再也看不见光明,那么他也会当成她的眼睛,替她诉说世间的美好。
  这之后,曲青遥每日陪伴许姑娘去酒吧驻唱,果真是如她的眼一般。因为曲青遥吹的一手萨克斯,所以有时候也会给她当伴奏。
  一晃过去四年,曲青遥对许姑娘始终情真意切,更令人欣喜的是,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移植,可是当许姑娘手术成功再见光明之时,曲青遥却不见了,留下了一份书信,回到了南方。
  曲青遥在信里头说,如今她眼睛已经恢复,或许已经用不上他这双眼睛,而自己大了许姑娘那么多,在一起是委屈了她,所谓真正的爱,并非是拥有,而是祝福,许姑娘失明的时日他可以是她的眼睛,但是如今,这一双眼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所以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庆幸许姑娘不是那样的人,手术结束,调养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南下找到了曲青遥,至此这一段堪称电视版的爱情故事似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可是造物弄人,他们在一起不足两年,一场车祸带走了曲青遥。

  我和上官青听的是心头发酸,格外难受,为什么老天这么残忍。
  许姑娘只是嫣然一笑,也许她已经看开了这一切,突然的她手里掉落下来一张照片,我弯腰捡起。
  她说这是以前在北方酒吧唱歌的时候,和歌迷一起合照的。
  我把照片拿在手中,细细观看,背景是酒吧的舞池,正中的是手拿话筒的许姑娘,旁边是她的男朋友曲青遥,左侧一个妖艳十足的女子,这女子好生眼熟,思绪翻飞,好似哪里见过一般,再看照片右侧,有个背影,也是异常熟悉。

  上官青也凑上来观看,似乎也看到了那个背影,嬉笑一番说:“金水,这个背影挺像你的啊!”
  我眉头一皱,下一刻,似乎想起了照片中的那个歌迷,背脊发凉,手脚冰冷,这女子不正是,—丽萨。
  日期:2017-09-06 14:13:43
  许姑娘走了,踏上了北归的路途,我特意让她把那张照片留给了我,当做是一种纪念。
  连日来,我惶惶不可终日,每天脑子里都异常的凌乱,总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怪异。可是当我要去理清楚头绪的时候,又显得苍白无力。
  甚至觉得自己真的曾几何时活在那一面镜子当中?到底是镜子这边还是镜子那头。
  曲青遥跟我说他的名字之时我只觉得有些耳熟,但是到了此刻我却已经知道,并非是耳熟那么简单,如果说一切虚浮当真,那么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我甚至还出现在那个酒吧,聆听过他演奏的萨克斯,陶醉在许姑娘的歌声当中。
  世间怪谈何其多,单单被我遇上就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曲青遥不是我在那个地方遇上的曲青遥,样子不像,但是名字却一样,许姑娘同样不是那个盲女,可是偏偏她也叫小茜,这一切如果能用巧合来解释,那也罢了,只不过那张照片却令我一头雾水,那个背影,还有那个叫丽萨的女子。

  如果这一切都有某种联系,是一团迷雾,那很显然,此刻我涉足在这谜团的深渊,毫无头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