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等待上烧饼的过程中,彭长宜发现,他们今天来晚了,师徒俩已经把钱分完,徒弟正从屋里出来,边往口袋里塞钱,边走到房根前,把一块块的木板,挂在上方的窗户上,师傅负责在里面封火,然后锁好房门,细心地装好钥匙,等徒弟上完门板后,他才来到一辆旧自行车前,彭长宜这时才发现,老师傅居然是个拐腿。徒弟看了一眼师傅,没有说话。他们一人骑上一辆旧自行车,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各自离开了,至此,一天的劳动结束。

  彭长宜这时才看见,在铁匠铺的门板上,有三个褪了色的大字:石铁匠。原来铁匠铺掌柜的姓石。
  把目光挪回,彭长宜失望地说道:“老齐啊,咱们来晚了,最精彩的一幕你没有看到,太遗憾了!”
  齐祥不解地说道:“什么最精彩的一幕?”
  老顾坐下来,说道:“对面。”
  “对面?铁匠铺?”
  “是啊。”彭长宜说道:“老齐,明天晚饭我还请你,早点来,你就会看到两位铁匠师傅分钱的情景,你一块,我一块,你一毛,我一毛,呵呵,那个过程真好!”

  齐祥感觉彭长宜此时的目光里,满是神往,就不解地说道:“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于是,老顾就给齐祥学了一遍,最后小声跟齐祥说:“咱们县长看见后,就被迷住了。”
  齐祥明白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年轻的县长,居然还有着这么一份朴素的情怀,就说道:“好,明天傍晚咱们还来,我一定也要感受感受。”
  彭长宜笑了,说道:“老齐啊,你如果看见,保准跟我的心情一样,那个时候,你就会感到,钱不光是钱,还有着能让你感动的成分在里面,那是每一滴汗珠落下后的结果,整个过程中,他们没有交流,没有说话,但就是那么默契,默契的甚至都省略了语言。真好啊!”他又发出了一声感慨。
  齐祥听了他的话后说道:“呵呵,没想到您还这么浪漫。”
  “不对,这不是浪漫,是感动,是从心里对钱的感动,还有对他们的默契感动。这是我的真实想法,你看到后,可能和我的感觉有差异,但我保证,你绝对会被感动。”
  老板听他们议论的是铁匠铺,就说道:“你们说的是对面铁匠铺的两位师傅吧?”
  彭长宜说:“是啊,石铁匠铺开了多少年了?”

  “这我可说不好,据说有大几十年了,将近一百多年了。”老板咧着嘴说道.
  “一百多年?”
  “据这里的老人们讲,这个石铁匠在解放前就开,那个时候很红火,有一排铺面,就是石铁匠头去世的时候,还雇着好几个伙计呢,后来石铁匠去世了,他的那些徒弟就都单干去了,也有的改了行,如今,用石铁匠铺这个字号的就这这师兄弟俩了。师兄的腿有残疾,一辈子打铁,干不了庄稼活,师弟对他不离不弃,两人就一直打伙计,打了二十多年了,从没见他们闹过意见。其实这两个人都不姓石,但是只有他们保留这个老招牌,现在的农业,都时兴机械化了,他们的生意大不如从前了,不过还能维持,挣个辛苦钱,从前,这两人啊,也都改过行,做过别的买卖,但是他们老实,拙嘴笨舌,干什么赔什么,最后还是干老本行,打铁。”

  彭长宜对这两个人很感兴趣,他们都不姓石,但却保留下了这个字号,就说道:“那他们俩姓什么?”
  “很巧的,两个人都姓李,干了一辈子铁匠活了,别看铺子不大,在这十里八村很有名,别人劝过他们,把石铁匠铺改成李铁匠铺,但是两人都不同意,明明是姓李的打出的铁活,却要在上面刻上‘十’,别人问他们干嘛不刻李,他们说本来就是师傅传下来的手艺,干嘛要刻李,您看看,一对倔人,呵呵。”老板边照顾生意,边给他们介绍着。
  “呵呵,不刻李字刻石字,有意思。”彭长宜说道。
  老板又说道:“你肯以为是姓石的石,其实不是,是十字的‘十’。”
  “哦,那为什么?”彭长宜越发的感兴趣了。
  “原来老师傅活着的时候,他的铁匠活做得好,比别处的既贵,还好卖。许多人就都仿冒他石铁匠的名号,后来老师傅就在做好的铁件上刻上一个自己的姓,那也不行,你在铁件上刻‘石’,别人也刻,一夜之间,冒出许多这样刻了石字的铁器。再后来,老师傅就不刻自己的姓了,他刻了一个十字的‘十’,徒弟们就问他:为什么改这个十字,他说,我不能拦着人家姓石,但是他们肯定不会再姓这个‘十’了,因为天下没有姓这个姓的,总不能因为多卖那毛儿八分的钱,把连老祖宗的姓都改了吧。果然,他的名号就再也没有人仿冒了,这个石铁匠的生意就越来越好。”老板喋喋不休地给他们介绍着。

  没想到,这个老铁匠还很有维权意识。
  彭长宜说:“老齐,这个石铁匠铺我看能当咱们的老字号了,这次应该收进去,说不定将来还能申请个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什么的呢。”
  齐祥一边吃着烧饼一边笑着说:“您可真敢想啊!”
  彭长宜喝了一口小米粥,认真地说道:“不敢想是不行的。”
  齐祥说:“我是三源本地人,但是这铁匠的事还是第一次听说,在三源城,过去就这一条街上,就有十来个石铁匠铺,现在在三源县城,还不算乡村,铁匠铺也有好几个,因为山区耕地面积少,而且大块耕地面积不多,所以大部分耕地还是靠人工,犁头、镐头什么的可能在平原用的不太多了,但在我们这里,用的还是很普遍。”

  卖驴肉烧饼的老板说:“尽管县城有好几家铁匠铺,但是都不如这里的生意好。同样是一把镐头,他们就比别处贵个块儿八毛的,但是那也有人买,而且不还价,为什么,就是使得住,结实耐用。”
  老顾这时接到了小庞的电话,小庞问他们在哪儿,老顾说在吃烧饼,小庞说是不是又看人家数钱去了,老顾笑了,问他有事吗?小庞说刚才邬书记问县长来着。彭长宜就让老顾告诉小庞,说马上回去。
  等彭长宜回到宾馆的时候,郄允才他们已经就餐完毕,正被邬友福和葛兆国一左一右地陪护着从房间走出来,张明秀在后面跟着,跟在后面还有人大、政协和其它的几位市领导。
  部彭长宜上前,赶紧拱手致歉,殷勤地说道:“对不起,晚饭没陪您吃,你吃好了?下午休息的怎样?”
  郄允才说:“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正赶上你们搞活动,都很忙,你吃了吗?”
  “你吃的什么?”
  “呵呵,我吃的我们家乡的小吃,烧饼裹驴肉,还有小米粥。”
  “烧饼裹驴肉?呵呵,听着都香,这样,你明天早上带我去吃,怎么样?”老人说道。
  不等彭长宜回答,邬友福抢先说道:“路边店不卫生,您要是想吃驴肉的话,我让宾馆给您做。”
  “你这话就不对了,咱们国家那些有名的小吃,都是路边店的。小邬啊,你现在享乐思想很严重,路边店怎么不卫生了,当年我在这一带打游击的时候,什么没吃过?老鼠、野果、树皮,那个时候老百姓都不认识你,对你都有防备心理,谁也不敢理你。我记得刚来这里开展工作的时候,我和警卫员,两个人,三把盒子枪,晚上出来活动,白天就藏在野山谷里,饿了就撸酸青枣吃,吃的直闹肚子,那个时候别说是路边店的烧饼了,就是垃圾堆里的烧饼也敢吃啊,不吃饿!”郄允才说道。

  彭长宜呵呵地笑着,说道:“好,明天一早我就给您买回来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