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2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德强对矿山治理有一套自己的想法,而且也是很科学的想法,但就是实施不下去,她经常跟着他到矿山采访,有的时候见徐县长那种有力无处使的憋屈感,自己很是心疼。
  其实,羿楠自己也是个爱憎分明的姑娘,自从徐县长牺牲后,她就立志要找出矿难背后的真相,还县长一个清白,了却县长一个心愿。她曾经把这个希望寄托在了彭长宜身上,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彭长宜显然令她深深地失望了。
  不过,从刚才彭长宜主动打给自己这个电话中,又似乎说明,在彭长宜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良知和是非观的,不然他不会给自己打电话,向自己表示感谢。
  桃林里,她自己一个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端着相机在桃林里漫步,不知不觉,远离了休息的人群,因为,他们说笑的声音越来越小,已经听不到了。这时,在前面背山坡的地方,她的目光被一片蒲公英吸引住了。

  这片蒲公英实在是太美了,记得有一次下乡,徐德强看见路边绽放着的蒲公英,轻轻折下后问她:“知道这是什么吗?”
  羿楠笑了,说道:“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这是蒲公英,因为墙上就画着蒲公英。”
  徐县长说道:“你喜欢蒲公英吗?”
  羿楠说:“谈不上。”
  徐德强说:“我最喜欢蒲公英了,它是自由的种子,是天使散落在人间的羽毛,它们柔软轻盈,但却心存高远……”
  羿楠和小庞都笑了,羿楠说道:“没想到徐县长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居然还有少年时候的情怀。”
  徐德强不好意思笑了,说道:“我从来都不喜欢那些花花草草的东西,但是从小就对蒲公英情有独钟。”
  也许,正是蒲公英的弱小和心存高远的志向,才让徐县长这么喜欢。打那以后,羿楠每当看到蒲公英,就想起徐德强,此时,她崇拜的徐县长,可能就是眼前这片蒲公英的化身吧。羿楠很激动,她对着这片蒲公英就端起了相机。

  正在她对着蒲公英照相的时候,羿楠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在说话,而且这个声音很熟悉,以至于她根本用不着认真辨别就能知道是谁。
  是在,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不光是她一个人熟悉,相信任何一个三源人都会很熟悉,这个声音经常出现在电视里,广播里,大会小会上,经常发布着他的“最高指示”,没错,这个人就是邬友福。
  她不由得有些吃惊,想不通邬友福怎么会到这里来,并且,她似乎还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于是,羿楠就放弃了那片蒲公英,悄悄地移动到了坡下,把身子隐藏在了一片荒草后面,同时,悄悄探出头张望。
  没错,就是邬友福,他的旁边还跟着一位女士。这位女士尽管一身素色,但从面色和高挽着的头发来看,应该不是三源的人,今天不是北京的大首长来吗,怎么邬友福还有闲情逸致来陪美人到桃林散步来了?
  羿楠突然心一跳,这个女人,是不是就是传说的那个保姆转正的首长夫人张明秀。她似乎听黑云说过,这个邬友福很喜欢张明秀,那时候,张明秀是县招待所的服务员,自从参加完全县组织的保姆秘密培训后,招待所就没有了她的身影,后来听说她到北京首长家去当了专职服务员,后来又成为首长的填房,记得前些日子说起张明秀时,黑云还感叹地说了一句:人家命怎么那么好,攀上了大首长,过上了荣华富贵的生活。羿楠当时还嘲笑黑云,说道:看来呀,这人羡慕什么的都有,你居然羡慕这个?黑云当时还说,难道你羿楠就不羡慕?羿楠说我不羡慕。黑云就说她清高。

  难道,这真的就是张明秀?
  答案很快得到印证。
  这时,就听邬友福说道:“明秀,带相机来了吗?”
  那个女人说道:“带了,不然以什么为借口出来?”
  邬友福没有接她的话茬,而是接过了女人从包里掏出的一个红色的小相机,就听邬友福说道:“你穿的太素净了。”
  女人说:“哎,我哪有心情花枝招展啊?”
  邬友福说道:“呵呵,你已经花枝招展了,这满园的春色,都是为了你而妆点的,更能映衬出你素颜的美丽。”
  “呵呵,你还是那么会说话,对了,你们为什么把野花谷改为桃花谷了?”
  邬友福说道:“当年,有个女孩子在这里跟我说,邬书记,我不明白,这里明明是桃花多,为什么不叫桃花谷,偏要叫野花谷?于是我就记住了,就想有机会一定把这里该做桃花谷。但是,这里毕竟是一个小山谷,三源有许多这样的山谷。巧就巧在来了个彭长宜,而且他要搞旅游,搞桃花节,我就灵机一动,提出这条山谷就更名为桃花谷,就像当初那个女孩子说得那样,叫桃花谷,最贴切。”

  张明秀没有说话,她扭过身,低下头,好像在抹眼泪。
  邬友福说:“嗨嗨嗨,激动什么,你现在不是很好吗?锦衣玉食不说,而且还母以子贵,给首长生下那么一个可爱的儿子,你一辈子都会享受不尽荣华富贵的,你不知道三源有多少女人羡慕你呢?”
  “唉——”张明秀叹了一口气,说道:“一言难尽,当初怎么回事你更清楚。我们照相吧,我要在我的桃花谷里留下纪念。”张明秀说着,就把手里的包挂在树杈上,她刚摆好姿势,见邬友福刚要照,就赶紧说道:“等等。”说着,就抽出一根簪子,把盘绕的头发散开,一头乌黑的长发便倾泻下来,飘散在她的双肩上。
  邬友福看呆了,他说道:“明秀,你还像当年那么漂亮。”
  张明秀说道:“好了,不要招惹我的眼泪了,谁难受谁知道。来吧,照吧。”
  羿楠这时也举起了相机,偷偷地摁下了快门。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野花谷易名桃花谷,居然还有这样一个故事,这可是自己从来都没听说过的故事啊!
  羿楠给他们照下了第一张照片,邬友福似乎没有摁下快门,他大概是发现了什么,眼睛就从取景器上移开,说道:“明秀,你怎么了?”
  这时,羿楠也注意到,张明秀的脸上有了明显的泪痕,她转过身去,背对着邬友福,一侧的长发掩住了她半边脸,似乎在抽泣。
  邬友福愣了一下,他便把那个红色的小相机套在手腕上,走了过去……
  羿楠的心跳加快,心蹦到了嗓子眼,她似乎都听见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她在心里告诫邬友福:姓邬的,希望你自重,你如果敢做出对老革命不恭的事,我就敢给你拍下来!

  然而,邬友福没有意识到有人在暗中向自己发出的警告,他之所以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就是认为这里是安全的,而且是经过他仔细查看过的,他见张明秀伤心地流眼泪,就禁不住从内心涌起一股冲动,走到她的面前,板过她的身子,环住了张明秀,把她抱在了自己怀里。
  张明秀就势扑进他的怀抱,嘤嘤地哭开了。
  邬友福不住地小声说道:“好了,好了,别伤心……”
  张明秀趴在他怀里,抽泣着,这时的邬友福,居然低下头,捧起张明秀的泪脸,一口便亲住了张明秀的嘴……

  此时的羿楠,紧张的大气不敢出,双手不停地颤抖着,再次举起相机,摁下了快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