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为什么,看到徐德强儿子那瘦弱的肩膀,彭长宜居然心里一阵发酸,他的眼圈就红了,然后赶紧上车走了。
  坐在车上,彭长宜半天一言不发,到了政府门口,老顾说:“咱们是回政府还是去宾馆?”
  齐祥说:“去宾馆吧。”
  彭长宜却说道:“不,去龙泉乡。”
  齐祥想了想说道:“那我去宾馆吧,咱们都走了不合适。”
  彭长宜想了想说:“给郭县长打个电话吧,让他盯会,另外咱们晚饭之前赶回来就行。”
  于是,齐祥就给郭喜来打了电话,郭喜来还在宾馆,尽管他没有到桌上陪吃饭,但是彭长宜发现,三源这些干部,得知郄允才来了后,几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头工作,都保持一个状态,那就是静候。
  就在往龙泉乡拐口的丁字路口等绿灯的时候,老顾看见邬友福的车从另一个方向驶过去,他就说道:“邬书记的车。”
  彭长宜立刻往前伸过脑袋说:“在哪儿?”
  “刚过去,也奔龙泉乡的方向去了。”
  “哦?”彭长宜奇怪,他不留下陪郄允才,怎么也出来了?也许,里面坐着的是别人。不过,彭长宜忽然想到,张明秀说想去看桃花,也许,里面坐着的是张明秀,那么,谁陪在张明秀身边?是葛兆国,还是邬友福?
  他很好笑自己的无聊,绿灯亮后,他们的车也拐向左侧,向龙泉乡驶去。
  半路,齐祥掏出手机,拨通了赵丰的电话,告诉他彭县长马上就到龙泉。
  赵丰在电话里朗声说道:“齐主任啊,你告诉彭县长,让他放心,问题解决了,不用他再跑一趟了。”
  彭长宜一听,就接过了电话,说道:“赵书记,这桥还没过完就开始拆呀?连去都不让我去了?”
  赵丰一听是彭长宜的声音,不由的哈哈大笑,说道:“彭县长,我哪是那个意思呀,我是说今天不是北京来大领导吗,您那么忙,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不要跑了,还是安心陪领导吧。”
  彭长宜半是调侃半是认真地说道:“只要是问题就没有小事,你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好了,见面再说吧。对了,小庞他们还在哪儿吗?”

  “小庞他们跟驻村干部去了桃花谷,他们在逐村做工作,刚才打来电话,进展比较顺利,果农们听说县里有补助,就不再砍桃树了。”赵丰说道。
  彭长宜松了一口气,他挂了电话,把手机给了齐祥,心想,自己应该给羿楠打个电话,感谢她及时提供了这样一个信息。他感到,这个羿楠,很有记者的职业敏感,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对她是进行鼓励还是感谢,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鼓励一下她合适,毕竟,能有人提供这样的信息,避免造成工作上的损失,无论如何他都是应该鼓励的。于是,他调出了上午刚才羿楠那个电话号码,便按下了呼叫键。

  不知道为什么,在等待对方接通的间隙,彭长宜心里居然有些忐忑,他不知道羿楠对自己会是什么态度,毕竟,她打给自己第一个电话时,彭长宜的态度是极其冷漠的,态度明显的不友好。好在等待的过程不是太长,羿楠接通了电话。说道:
  彭长宜一愣,怎么她还问是哪位?难道她上午刚给自己打了电话就忘了吗?他看了看前面的齐祥,发现齐祥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路两边的环境整治情况,似乎心思没在他的电话上。
  彭长宜定了定神,沉了一口气说道:“彭长宜。”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是他,就愣了几秒种,淡淡地说道:“哦,您有事吗?我正在忙。”

  果然,羿楠对自己有意见,彭长宜从来不怕别人对他流露不满,他怕的是自己摸不准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听到羿楠这样说,他就笑着说道:“请问,你在忙什么?”彭长宜很想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砍树这件事的,所以才问她在忙什么。
  羿楠没有让他伤脑筋,说道:“我们正在桃花谷拍照,准备参赛作品。”
  彭长宜明白了,她肯定是在拍照过程中,发现有人砍树,就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自己,他说道:“现在桃花不是刚要含苞吗?你们就去拍照了?”
  “在搞摄影艺术的人眼里,桃花从含苞到开放到凋零,每个时间段都是美丽的,只是美丽不同而已。”羿楠回答道。

  “呵呵,你说的有道理。现在去的人多吗”
  “现在来这里的人都是搞摄影的人,好多人都是早上来的,我是跟老年摄影协会的人来的,真正来这里赏花的人几乎没有。”
  彭长宜听她这么说,就想起了自己新买的相机了,他这几天早上起来,就对着窗外的松鼠练习拍照,有的时候,也出来对着山里的景色咔嚓几下,按照江帆的要求,同一景物,就选不同的光圈和速度拍照,为的就是比较出不同的效果。所以,对羿楠说的早上摄影的人多这话比较有共鸣,因为他现在多少懂得一点光线的运用了。但是他不想跟她探讨摄影技巧,就说道:“羿楠,你上午给我打的电话很及时,不然就会造成损失,那样就晚了,谢谢你提供的这一信息。”

  不知为什么,羿楠听了彭长宜的话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她却用很平淡的语气说道:“如果您只是为了对我表示感谢的话,那实在是多此一举,因为这没什么,应该做的,别忘了我不但是个记者,还是革史办的一名工作人员,于哪方面讲,我都有这个义务和责任,您不必对我进行感谢。”
  听了羿楠的话,彭长宜感到自己反而倒小气了,他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羿楠见彭长宜没有说话,不禁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随后骄傲地说道:“彭县长,您还有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挂了。”
  彭长宜赶紧说道:“没事了,挂吧。”
  挂了彭长宜的电话,羿楠深深出了一口气。
  她今天是跟着老干部局组织的老年摄影协会的人来桃花谷的,一来有采访报道的任务,二来自己也是个摄影爱好者,也借机为参赛准备作品。他们刚到桃花谷,就意外看到有人在砍那些老树,职业的敏感让她忍不住上前询问,才知道他们想砍了桃树种麻核桃树。她第一个就把电话打给了龙泉乡丨党丨委书记赵丰,哪知赵丰对这件事不太认真,说可能农民根据种植需要砍的,是小事。她急了,说道:这不是小事,我刚才问了,他们就是想全部砍掉,改种核桃树,如果把桃树都砍了,还拿什么举办桃花节?你要是不管,我就给彭县长打电话。

  赵丰说:“我的姑奶奶啊,你就别掺和事了,少添点乱行不行?我们都快忙不过来了。”
  羿楠听了这话很生气,她刚想跟赵丰理论理论,赵丰就把电话挂了。
  羿楠想不明白,现在就连小庞跟自己说话都是这个口气,不让自己给彭长宜添乱,自己添什么乱了?她不相信把农民砍树这个情况反映给彭长宜就是添乱,她还不信邪了。于是,索性就把电话打给了彭长宜,事实证明,自己并没有添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