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4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几年前分别了之后,周梅继续在纳米比亚的其他城市进行援非医疗活动,帮助纳米比亚人建立现代化的医疗系统,渐渐的绝大多数的纳米比亚人都能享受正规的医护救治。而周梅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体系完善之后,她又向华夏申请去处在战乱中的刚菓,可是国家因为她为非洲牺牲了太多拒绝了她的要求,没有办法,她只能联系上了“华夏人在非洲”这个联盟,成为了民间的一名志愿者来到了刚菓,而“非洲民间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也隶属与“华夏人在非洲”,我们跟老九被野狗攻击时,正好碰到了保护濒危猎豹的组织成员金山,他用猎丨枪丨击退了野狗,把受伤的狒狒跟我们三人带了回来,送到了这里。

  “那只狒狒没事儿吧?”我又想到了狒狒悲壮的表情,赶忙问道。
  “嫩妈老二,这周大夫医术就是高超,嫩妈我给拉到这里见到周大夫时,伤口自动就止血了,治条嫩妈猴子还不易如反掌。”老九这马屁拍的比我以前所有的马屁加起来都要恶心。
  “哈哈哈,你身体底子好,受那么重的伤都没有事情。”周梅又被老九逗笑了。
  “哎!九哥,你就消停点吧,都被狗咬成这个逼样了,腰带底下的事儿能不能就不想了啊!”我摇了摇头,心想我们要是这待个10多天,这周大夫还不得怀孕了。
  老九给周梅讲了我们在船上碰到偷渡的撸耶跟特雷西,协助他们来到了巴西,接着又在几年后碰到成为黑社会头目的撸耶,我们被撸耶救了一命,深入到药品商人内部,一举粉碎了巴西国黑恶的地下药品交易市场,而撸耶跟特雷西则不幸被杀。

  周梅有些伤感,毕竟她与特雷西共同生活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她有些后悔没能阻止特雷西偷渡,不停的在自责。
  老九舒了口气,幸好没告诉她实情,要是周梅知道这特雷西是我们给丢海里淹死了,估计老九这回就没有机会了。
  “哇啦啦啦!”我跟老九正各怀鬼胎的想着事情,一个当地的黑人突然冲了进来,朝我们大喊了起来。
  “嫩妈怎么了?”老九看着唯一听的懂法语的金山。
  “不好了,你们的朋友疯掉了!”金山脸色变的有些慌张,快步的往外走去。
  “嫩妈,老刘得狂犬病了?”老九惊讶的问道。

  “嫩妈,这老刘得狂犬病了?”老九从轮椅上跳下来,顾不上身上的伤口,跟在金山老师的后面冲了出去。
  周梅楞了一下,表情有些惊讶,没理由呀,身上都没有伤口病毒从哪里侵入的呀!难道发生了医学界的奇迹,不行得去看一下。
  身为一个病人,好不容易有三个人来探望我,转眼间都跑去看不知道得了什么病的大厨,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九,九哥!等我一下!”我试着抬了一下胳膊动了动腿,感觉身体并不是那么痛了,拔下插在手背的针头,深呼吸一下,咬牙把自己的下半身挪到了床边。
  “只要走几步坐到轮椅上就好了。”我心里轻松的想到。
  “走你!”我暴喝一声,光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床到轮椅的距离大概有20厘米左右,我迈出了我人生的一小步,然后原地转了一个圈,总算后背对准了轮椅,此刻我已是浑身冷汗,身体也在发虚,赶忙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草!!!”巨大的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差点昏死过去,狗日的狗居然还在我的臀部咬了一口,而且这一口还不轻,坐下去的时候听到“啪啪”的响声,痛苦之余还让我震惊,这动静莫不是伤口缝合的线断啦?
  “老刘你个狗日的最好是真疯了,嫩妈你要是没疯,我就咬死你!”后槽牙被我咬的吱吱作响,如果大厨在我跟前,肯定是要掉一块臭肉了。

  将轮椅慢慢摇到门口,疼痛缓和了一些,屁股上感觉已经湿透了,应该是伤口在往外喷血,我把头伸出门外看了一下,老九周梅金山还有几个黑人正背对着我,透过几人身体之间的缝隙,我看到了对面房间的大厨。
  四目无神,整个人蜷成一团不住的痉挛着,嗓子里似乎被堵上了什么东西,想要发声却发不出来,嘴角的口水耷拉着很长,大厨用头撞着墙,偶尔又冒出类似狼叫的嗷呜声,让人不寒而栗。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的狂犬病毒?我差点落下泪来,大厨这一生是辉煌的一生,他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伟大的医学试验,淋病梅毒尖锐湿疣,霍乱黄热狂犬病毒,随便一个拿出来放到正常人身上都是难以诉说的痛,没想到大厨竟然把这几个病得了个遍,前面那5个还好说,最起码能控制,最后这个狂犬病,我估计是没有戏了,但是奇迹也不是没有,或许前面那几个病毒组成5大同盟,联合起来抗击狂犬病,以毒攻毒还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嫩妈,都起开!”老九把面前几个黑人拨到一边,冲到房间里一把抓住大厨的脖子。
  “九哥,小心啊,这人咬人也传染!”我大惊失色的叫出声来,心想大厨狂犬了我们还能控制的住,老九要是狂犬了,方圆10公里之内估计就没有生物了。
  “嫩妈,啪!”老九一个大嘴巴子扇到大厨的脸上,真他妈的清脆啊!这一下的力度估计都能把野狗拍死。
  “嫩妈,你连点血都没见,搁这给我装狂犬病!”老九扬起手,又是一巴掌。

  “九哥,别打了!”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阻止老九,看大厨这个状态应该是真疯了,有病咱就治呀,打怎么能解决问题呢。
  “哎呀呀,九哥我错了,九哥我错了!哎呀呀,别打了,别打了!”大厨突然双眼又重新恢复了神采,跳跃躲避着老九。
  “我日!怎么个意思?”我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这大厨搞什么幺蛾子?
  周梅跟金山精神上也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大厨的行为用科学已经无法解释了,俩人相视一笑,心想给这小子解剖了看一看,或许能获得个诺贝尔生理学奖啥的。
  后来我在华夏最著名的ZY电视台一项大型科学教育普及栏目《走进真科学》中看到了类似的情节:一个小孩被狗咬伤之后,及时注射了狂犬疫苗,可是小孩还是发病了,他在家里爬行,抽筋,哆嗦,学狗叫,家长把孩子送到最大的省立医院去检查,检查的结果却是孩子根本没有染上狂犬病,但是小孩还是依然爬行,抽筋,学狗叫,后来《走近真科学》栏目组来到小孩家里,从首都调来了16人团队的博士后导师级别的专家来给他检查,这群人在小孩家里吃住了接近4个月,每日给小孩血检尿检,CT磁共振,什么高精尖的医疗设备都用上了,可是小孩还是每日爬行抽筋学狗叫,所有人都有些束手无策了,他们正准备再从国外找几个病毒神经中枢学的专家的时候,小孩的病奇迹般的好了。

  “找了一帮人天天在楼底下开会,今天内科,明天外科,后来是神经科,他妈的这一放暑假,小孩病立马就好了,我操,瞎子都能看出来呀,这孩子就是不想上学在家装病,就是欠揍!”小区门卫张大爷接受采访时说道。
  日期:2017-09-0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