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4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子的骨头硬,你们来吃我呀,狗日的!我让你们一个个都嫩妈得肾结石!”老九都要挂了,还想着用自身的优势跟野狗同归于尽。
  “九哥,九哥救我啊!九,九,啊!”我突然感觉脚踝一阵剧痛,野狗已经咬住了我的脚,我痛苦的说不出话来了,老九把腿伸过来,想要帮我踢走野狗,另外一只野狗则趁着机会扑倒他的后背上,大口的咬住他的肩膀。
  “嫩妈!”老九的五官纠结在了一起,他奋力的一甩,野狗叼着他嘴里的一块肉被甩出2米开外。
  “哎呀呀!”大厨说完最后一句语气助词,闭上了眼睛,应该是真的晕了过去。

  我用另外一只脚踢着咬住我脚的野狗,边踢边哭,本来我们有机会载入刚菓的历史课本,此刻却长埋在了这里。
  一条,两条,三条,野狗们陆续冲了过来,把我压在了身子下面,我感觉自己的意思渐渐丧失。
  “别了,司徒雷登。”我脑海里竟然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我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蓝宝石轮的船底装上了四个轮子,开到了草地上,巨大的柴油机声嘟嘟的作响,船长领着二副三副还有机舱的兄弟们揣着AK47疯狂的朝野狗射击,野狗被打的脑浆四溅,船长握住我的手大叫:大副!坚持住!大副坚持住!
  “船长!救我!船长!”我猛的睁开眼睛,船长的脸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东方面孔。

  “你醒了呀!”熟悉的国语。
  “哎呀我草!”身体的剧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医院里,雪白的墙,雪白的床单,手背上还插着一根点滴针。
  “whoareyou?”我有些紧张,竟然说了一句英语。
  “额?”男子愣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习惯了习惯了。”我被自己的行为搞的笑了起来,结果伤口紧跟着就被牵扯到了,我又疼的呲起了牙,眼泪接着掉了下来。
  男子被我又笑又哭有些吓到,他都有些怀疑我是不是狂犬病发作了。
  “草草草!”我暗骂了三声,将疼痛忍住,深呼吸了一下。
  “我这是在哪里?你是?”我一口气问了两个问题,整个人出来一身冷汗。

  “你好,这里是华夏人在非洲联盟的专用医院,我叫金山,是非洲民间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一名成员。”男子骄傲的仰起头,说出两个国际性的大单位。
  “我去,金山?”我偷撇了一下眼前的男人,难道他就是每个深夜广播电台里铿锵有劲主持《金山夜话》节目的金山老师?
  不对不对,金山老师骂人有一套,让他来保护狮子,他还不得给狮子骂死唠,我摇摇头,甩掉荒诞的想法。
  “是你救了我吗?我的朋友呢?”我这才发现老九跟大厨并没有躺在我的身边,莫非这俩人已经去见马克思了?
  “王先生已经醒了,他现在应该在跟医院的大夫聊天,他们好像以前认识,你们的另外一个朋友并没有受伤,但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哎呀呀的喊个不停,为了防止他打扰到你,我们把他安排在了另外一个房间,你已经昏迷两天了。”金山微笑着看着我,声音里透着一股魔性。
  “我去,我昏迷两天了?九哥,不,王先生没事吧?”我听到大厨并没有被狗咬到,气的都有些哆嗦了。
  “王先生受的伤最重,但意识一直很清楚,我们发现他时,他还在用脚踢着你身上的野狗,他一共缝合了70多针,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金山提到老九时,一脸的钦佩。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金山跑过来扶住我的胳膊,将枕头垫在我的后背上。
  此刻的我只穿了一条丨内丨裤,低头看下去,发现我被野狗撕咬的遍体鳞伤,几乎看不到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部被绷带包扎着,我趁金山不注意,把手塞进丨内丨裤里,发现JJ还在,暗暗松了一口气。
  “金山老师,你能扶我去见一下我的朋友吗?”我听到金山说老九为了保护我不顾自己的生死还在踹咬我的野狗时,心里不禁有些感动。
  “你现在不能站立,你左脚被猎狗咬伤的很严重,伤口愈合之前是不能下地的,你的朋友每天都会来看你,你在等几分钟,或许他就过来了。”金山很享受我对他的称谓,笑眯眯的看着我。
  “嫩妈老二,你可算是醒了!”说曹操曹操到,老九的声音伴随着吱吱的轮椅声一并传来过来。

  “九哥!我”我把头看到包成粽子的老九,喉咙有些哽咽,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嫩妈老二,你这肾比我还虚呢,让狗咬了一口睡了两天两宿,嫩妈你咋还哭上了,嫩妈你怎么这么怂呢!”老九虽然嘴里骂着我,但我安然无恙的醒来让他还是感到无比的欣喜。
  “九哥,你这腿?”我有些惊讶的看着老九的轮椅,难不成老九已经被猎狗咬成了霍金?
  “嫩妈,这周医生说我腿刚缝合了不能下地,在床上躺了半天我就受不了了,嫩妈不让下地我就不下,我这不搞个轮椅坐坐,遵医嘱么。”老九手舞足蹈的对我解释着,丝毫不顾及自己后背以及肩膀上刚缝合的伤口。

  “周医生?”我愣了一下,好熟悉的感觉呀。
  “嫩妈,嘿嘿。”老九竟然娇羞的低下了头,上嘴唇使劲往下把着,想要包住自己丢失的两颗门牙。
  “醒了呀!你这小子可以呀,这才几年没见呀,竟然升成大副了!”陌生的国度听到熟悉的华夏女人的声音,我顾不上身上的剧痛,挣扎着把脸扭了过去。
  “我去!”我暗惊道,世界真是太小了呀,这个女人竟然是我们在纳米比亚红十字会医院时遇到的周梅大夫!
  “周姐,不,周姨!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我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差不多5,6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周梅应该有四十五六岁了。
  “嫩妈老二,你会不会说话,这周大夫看上去比你都显年轻,你咋叫人家姨呢!”老九有些愠怒道。
  “你呀,还是那么贫,上回见你的时候门牙少了一颗,现在两颗都掉了,你倒比以前贫的更厉害了!”老九的恭维让周梅很是受用,嘴角扬的高高的。
  “嫩妈,笑成这样都没有褶子,你怎么保养的呀!”老九继续攻击着。
  我顺着老九的话深看了一眼周梅,这几年她竟然没有太大的变化,身材还是那么的丰腴,脸上如雪般白皙,白大褂里面凹凸有致,让人浮想联翩。

  “我这个年龄的都起反应了,难怪老九也被迷住了。”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暗自说道。
  “周大夫,你们不是在援助纳米比亚吗?怎么会在刚菓?”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说来可就话长了。”周梅先是嗔笑的看了一眼老九,又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