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23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本在周围徘徊的狒狒见到老大都被抓了,一个个的都跑到了离自己最近的树上,来回的跳跃大叫着,表情里满满的都是恐惧。
  “九哥,这黑子抓了猴子,该不会是真的就是为了俩白腰跟红腰吧!”狒狒已经对我们暂时没有什么威胁了,我还对土人们抓猴子的行为有些不解。

  “嫩妈老二,不管这土人吃不吃,我这次是吃定了!”老九此刻已经疯狂的陷入了寻求补肾良方中,丝毫都没意识到我们现在跟那只狒狒其实已经同是天涯沦落猿了。
  土人们将网收了起来,把狒狒系在了里面,将散落的长矛收好,来时牵我们的1米5的小黑孩跟其他土人说了句话,转身使出比狒狒还要灵活的爬树功夫,“嗖嗖”的爬上来我们身边一棵十几米高的大树。
  我去,这哥们是在炫耀吗?还是要取代狒狒的头目成为新一任的领导?语言不通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别扭了。
  所有人包括树上的狒狒都抬头看着这个只有米半的哥们,他爬到树的顶端朝四周望了一圈,顺着树干又溜了下来,用手指了指我们右手边的方向。

  “哇啦啦啦啦!”土人们集体大叫了一声,米半哥重新牵起了我们,又有两个土人将长矛插入装狒狒的网中,把狒狒抬了起来,先遣队长手一摆,一行人跟在他的身后,朝刚才米半哥手指的方向走去。
  狒狒家族的成员们也跟在了我们的身后,似乎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好把他们的老大救出来。
  “哎呀呀,我们这不是往回走呀!”大厨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走过一次,就能记住回去的路。
  “九哥,我们真不是往回走的?”我有些不相信大厨的话,扭头问老九道。
  “嫩妈,我们从北面过来的,现在这往东走,你没看太阳在我们正前头吗?”老九没有看我,眼睛一直在盯着狒狒粉红的敏感位置,恨不得现在就拿个铁签子给它穿上,放烧烤炉上转一遭,然后撒点孜然粉,就着鸿茅药酒美美的吃上两颗。
  “往东走?从地图上看,我们现在已经是处在刚果河下游的热带雨林的最东边,再往东走的话,我们岂不是要走出森林了?”我有些不解的暗道,这帮土人抓一个猴子和三个华夏人往草原方向走是为了什么?难道那边有古代的斗兽场,要观看我们和狒狒之间的单挑?
  越往前走,树林变的越稀疏,渐渐的变成相隔十几米才会出现一株树,失去树林保护的狒狒子孙们,声音开始变的惊慌,它们有些犹豫是不是该一块跟过来,每次都是等我们离开一段距离之后才会迅速冲过来,爬到最近的树上张望,我们又走了十几分钟,停在一株已经枯萎了的矮树底下,而此刻距离上一棵树已经有差不多100米的距离了,狒狒的子孙们就这么跟我们隔着一百米,在前一颗树上往这边观望着。

  先遣队队长招呼土人在树底下开始挖坑,这里土质很疏松,不到5分钟就挖了一个长宽都约一米,深度40多公分左右的正方形小坑,图人们又将第二张网铺在挖好的坑里,小心的固定好。
  “我去,九哥,这帮狗日的在做陷阱,我们又要当诱饵了!”我十分的气愤,心想哥好歹也是一堂堂的大副,士可杀不可辱,要么咱就真枪实刀的干,你们想抓什么动物,我招呼老九给你们抓来就是了,用的着搞这么费劲么!
  土人们用绳子做了一个结,小心的避开了狒狒锋利的牙齿,系在了狒狒的腿上,将身子的另一端系在树的主上,为了防止狒狒乱动,又将多出来的绳结系在陷阱里的网中。
  土人们解开裹狒狒的网,把网又铺在了陷阱里,又固定了一番后,开始拉着我们往后撤离,而米半哥拿起长矛“噗”的一声插在了狒狒的肚子上,鲜血猛的喷了出来,狒狒痛苦的大叫着,使劲的挣扎,可是土人们做的是一个双环结,越挣扎只会越紧。
  我终于意识到土人在做什么了,他们先用我们做诱饵抓到狒狒的头目,又拿狒狒的头目做诱饵,不知道想要来捕捉什么。
  “嫩妈这黑人智商真嫩妈低下,嫩妈让我说就不能给老刘剁下一只脚来放那诱敌吗?”我们被土人拉到不远处的时候后面,老九对米半做出血腥的那一幕有些反感。

  “九哥,你可拉倒吧,刘叔身上那血,谁敢吃呀。”我此刻对大厨也失望了,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哎呀呀,大副说的对,我肉臭,不招人的,不招人。”大厨的马屁无处不在。
  “嫩妈谁让你招人了,嫩妈这样子不是招狮子就是招猎豹,嫩妈不能是抓狮子,狮子一来都是十好几头,我估摸着是来抓猎豹来了。”老九突然正色道。
  “抓猎豹?”我惊出一身冷汗,这土人没事儿抓这玩意做什么?难不成酋长嫌赤道温度低,想要做个豹皮的坎肩?
  远处的狒狒们见我们离开了矮树,又疾速跑了过来,一半爬上矮树负责警戒,一半围在了狒狒头目的身边。
  几只小狒狒用舌头舔着狒狒头目被长矛插出来的伤口,悲凉的叫着,另外几只稍年长一点的则用牙齿撕咬着系在狒狒身上的绳子,可是这绳子不知道是土人们用什么东西做成的,锋利的牙齿对绳子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狒狒头目用舌头回舔着小狒狒,脸上的表情不再狰狞,反而十分的祥和,这一幕不禁让我十分的动容,老婆正跟他闹离婚的大厨看到一帮母狒狒为了救自己老公在那里拼了命的撕咬绳子,眼泪也差点流出来。
  “嫩妈这猴子比人都人情味。”老九也有些感慨,那一瞬间甚至都放弃了吃白腰的想法。
  三人眼泪就要相继流出来的时候,树上警戒的狒狒们突然一同惊慌失措的大叫了起来,而我们旁边的土人们则露出兴奋的笑容,难不成他们的猎物出现了?
  我把眼睛挪了出去,草地上非常的安静,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可是树上的狒狒们依旧嗷嗷大叫着,好像危险已经近在咫尺了一般。
  狒狒头目忍着身体的剧痛站了起来,用爪子将小狒狒丢到自己的身后,冲着草丛大喊着,脸上回归的狰狞比初次遇到我们时还要恐怖。
  “嫩妈!”老九低喝了一声,眼睛里透出了从来没有过的光彩,我顺着目光看过去,一只体色与干枯的草地融为一体的豹子正躬身走了出来。

  我忽然想起在电视上看过卖急支糖浆的广告,一只猎豹疯狂的追一个红衣服的女孩,我一直没能搞明白这豹子跟治咳嗽的药有什么关系,而此刻我却顿然大悟,原来这广告告诉我们,见到豹子之后,别说咳嗽了,你连个屁都不敢放啊!
  狒狒头目此刻是悲壮的,它强撑起来的身子还在发抖,树上警戒的狒狒们也跳了下来,一头猎豹面对着20多只猴子,这个在动物世界上都看不到的景象,此刻却呈现在我的眼前。
  躲在石头后面的我们都屏住了呼吸,盯着一触即发的战争。
  猎豹小心翼翼的前进着,它似乎也在等待一个进攻的时机,狒狒重伤还被拴着,猎豹等于捡了一个大漏呀!

  “九哥,这狒狒真可怜,我看不下去了。”我有些伤感的对老九说道,此刻的狒狒像是个英雄,伤成那个样子还知道站起来保护自己的族群,尤其是看到它把小狒狒扔到后背的那一幕,这种与生俱来的父爱,让我都有想跑出去保护它的冲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