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1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指导员站起来,指着石磊大骂:“给老子滚!收拾收拾你的铺盖卷!老子第一批送你走!什么玩意儿!”
  关了三天的紧闭,石磊似乎想通了许多事情,他心平气和地说道,“我留队是经过团部批准的,你无权决定。是走是留,决定权在我自己手。”
  “滚蛋!是把团部的猪留下,也不会留你!你以为立了一个二等功你牛气了!我告诉你!这里!老子说了算!”指导员气坏了,骂道。

  石磊依然心平气和地说,“我立了一个一等功,三个二等功。这里不是你说了算,是组织说了算。”
  “老子是组织!你算个什么东西!仗着有几个功劳你哔哔什么东西!”指导员怒骂,冲着外面大喊,“来几个兵!把这混蛋给老子关起来!退伍了再给他放出来!”
  石磊的脸色慢慢冷下来,盯着指导员,沉声说道,“钟林其尉,你可想好了,你现在在做的是什么行为。”
  “关起来!”

  急匆匆的跑过来一名士,他连忙把石磊拽到一边,陪着笑脸对指导员说,“指导员你别生气,三班长什么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再说,他马要走的人了,你别气坏身子了,不值当哈。”
  “关起来!!!”指导员怒火烧。
  士连忙向后给其他跟着过来的士官打眼色,让他们把石磊拉下去,他则走进连部,继续打着圆场说道,“指导员,你别生气。新副团长刚突击检查走人,这个时候跟一即将要退伍的兵吵起来,传到团部去,影响可不好……”
  这番话说了指导员的穴位,他马想起了那个叫李杭朋副团长临走时的那一记冷漠的目光,当下慢慢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说得没错,为了这么一个叼兵把事儿闹大了不值当。

  指导员把火气强压下去,狠狠地说,“不发威当老子惯着他。关,最起码关两天,敢顶撞级,我关他紧闭算轻的了!”
  士忙笑着说,“指导员消消气,我这去看着他。”
  “嗯,晚不要给他饭吃了,一班长,你一定给我落实好!”指导员指着士说。
  一班长肯定地点头,“是!指导员你放心!”
  等一班长走之后,书拿出烟递给了指导员一根,给他点,指导员怒气未消,重重地抽了两口,秃自骂着。
  书压着声音说,“指导员,有个事情,还是得注意一下。”
  指导员冷眼道,“什么事情?”
  “石磊有一点没说错。”书低声说,“他继续留转是经过党支部推荐报的,团部已经批准了。他要是坚持留下来,咱们是不能把他赶走的。”
  指导员瞪着眼道,“我不是让你报了吗,是他石磊拒绝留转!”
  “指导员,我正准备报,是你让我再等等的,你忘了。”书无奈苦笑道,委屈得很。
  指导员费力一想,还真是,李杭朋突击检查的那天,找石磊聊了很久,出于一贯的小心谨慎,他让书先别急着把石磊坚决要退役的情况报。也是说,让石磊继续留队的决定,是依然有效的。
  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指导员指了指书,“马,现在报去,另外着重说明,连队干部苦劝不听,这个兵一定要离队。”
  “是!”书马忙活起来。
  团部驻地,团长办公室里。
  李牧用的还是高玉亮的那间办公室,他没有什么忌讳的,但是他让人把里面的办公桌椅什么的全都换了。高玉亮之前用的那一套奢华得令人心惊胆战,李牧是绝对不敢用的。
  王国庆按照李牧的要求带着人对办公室进行了重新的布置,其实是简洁化,木质的办公桌椅,会客的茶几和沙发也都是木质的。坐着是肯定没皮质沙发舒服的,这是李牧的目的。
  李牧平生心底最恨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叛徒,另一种是日本男人(广大日本女同志长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是极度可怜的需要爱),但是,李牧却非常欣赏某位日本人说过的一句话——常带三分饥与寒。
  温暖的气候使人懒惰,舒服的环境让人不思进取,温饱思****吃饱喝足了想C。
  坐立不安促进思维运转,令人能够时刻保持明晰的思维能力。

  纵观我军著名将领的出身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越穷困恶劣环境走出来的人,成为著名将领的几率越大。十大元帅十大将里面,南方沿海地区的有几个,除了一个叶帅。多少开国将领是从山区走出来的,而在革命道路因为自身原因倒下的,又有多少来自相对富裕地区的。
  只是一个例问题,并不是说某个地区一定出不了好兵好将领。
  但,客观来说,李牧一直认同一个道理——有危机感的民族和国家,永远不会有消失的那天,具体到个人同样如此。
  知足常乐的说法放在部队里是完全不贴合实际的,部队是什么集体,军营是什么地方,拉去不是你死是我亡的斗争,任何的一丁点的“知足常乐”都会葬送掉部队然后是国土。
  三天前,赵喜贵宣布完任命之后,李牧正式任701团团长,他下达的第一道命令是——团部楼暖气限时供应。早七点到九点供暖,午休时间供暖,其他时间不供暖。
  这可要了亲命,机关干部个个苦不堪言,在瑟瑟发抖的状态办公,反正脑袋是清醒得很了。
  这可是气温经常保持在令下十几度的西北最北地区啊!
  有敢发牢骚的吗,没有,五名被开除军籍的前车之鉴在那里,你谁胆子那么肥敢发牢骚。
  李牧团长在第一次机关干部大会说,“想干不想干,不想干滚蛋!”
  左右两边坐着其他团领导,他跟个土匪似的这么对着两百多号机关干部说。所有人都看到了正在形成的只属于701团的一号风球,风力强度可能会无法估测。
  大家都以为,这是新团长的第一把火了,第一把火少一段日子,第二把火会借着出来,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此刻,李团长在办公室里准备烧第二把火……
  “陈司令,有两个事情请示。”李牧握着固定电话的话筒,和陈国富聊了两句闲篇,开始转入正题,呵呵笑着道,“三天后老兵要离营。是这样一个想法,我呢,想往后退一退,重新审查一下留转士官。”
  陈国富一听,脸都黑了,嘴角忍不住的抽起来,道,“李团长,这不合适吧。这都走完了组织程序,你这推翻重来,组织原则还要不要了。再说,不是一个两个人,是一批人,留下的是一批,走的是一批。这可不行。”
  李牧早料到陈国富会这样说,呵呵笑了笑,道,“我知道。但是701团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我做了初步的调查,认为有必要重新审查。结合实际情况,我希望军分区批准我的要求,让新兵团那边再缓缓,等我这边搞清楚了,再往我这送新兵。”
  日期:2017-05-05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