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1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看来,是这样的。”赵大康说,轻叹一口气,“701团,是这么一个怪的地方。”
  “我看啊,不是地方怪,是有些领导干部怪。”李牧说着,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像是自语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
  他话音刚落,听到外面走廊传来脚步声,不慌不忙的,显然来人很沉稳。
  一名大校副师职干部走了进来,爽朗地笑着,道,“大康啊,听说新团长李牧同志到了。”
  赵大康连忙站起来,“政委,您来了。”
  李牧也站了起来,来人却是过几天正式离开部队成为地方干部的老政委柳泉同志。
  柳泉是名副其实的老同志,在团政委这个岗位足足干了十年,在701团里担任了五年多了政委,绝对的老人了,也是个老好人。对他,李牧算不认同无过是功这个理论,也得尊重。
  “老政委!”李牧敬礼,“我是李牧。”
  柳泉却是摆摆手,伸出手来和李牧握手,打量着李牧,呵呵笑道,“李牧同志,我看过你的履历,二十八岁,真了不起,真人更年轻一些。”
  气场是很强的,毕竟在正团政治主官这个职位干了足足十年,五十岁出头的人了,在领导干部普遍年轻化的现在,更显得资格老。
  “李牧同志,听说你来了,我是要过来看看你的。”柳泉握着李牧的手说,“虽然过几天我要正式退役,但我现在还是团政委嘛。我应该迎接你才对。”
  李牧连忙说,“老政委,您客气了。应该是我去拜访您才对。我初来乍到,本来打算今晚到您那去拜访,谁知您亲自过来了。”
  双鬓有些发白的柳泉呵呵摆着手说,“不敢劳团长大驾嘛。不过啊,这接风酒,是要喝一喝的。大康啊,晚怎么安排?”

  在常会会议室,在班时间,张嘴是问晚喝酒怎么安排。李牧知道,倒不是柳泉摆什么老资格,他也没必要摆,而是因为他是板钉钉转业到地方的领导干部,说起话来自然没那么多顾忌。
  赵大康有些尴尬地说,“老政委,李团长刚到,我这还没来得及安排。”
  笑了笑,柳泉说,“算了算了,我来安排吧。咦,军分区的领导呢?李牧同志任,军分区的领导是要送过来的,饭都不吃回去了?”
  李牧笑道,“军分区赵喜贵副政委明天过来宣布任命,我提前过来,熟悉熟悉情况。”
  “哦?”柳泉有些意外,随即笑道,“这么说,李牧同志今天是搞突击检查来了。”
  高玉亮那些个破事,柳泉不可能不知道,701团的问题,他也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一句话,柳泉明白李牧的目的何在了。不过这些跟他很快没多少关系。

  又是呵呵一笑,柳泉说,“我啊是过来打个招呼。李牧同志,晚我安排,好好的喝两杯,给你接风,给我饯行。”
  “我一定到。”李牧满口答应。
  柳泉呵呵笑着摆摆手离开了会议室,那洒脱的背影让李牧感慨千万——他居然这么走了,哪怕还有几天才离开岗位,他现在依然是团政委,这么走了。
  看着李牧脸似笑非笑的神情,赵大康除了无奈苦笑,再没什么可说的。事实,他说得再多,也不李牧的亲眼所见。
  李牧说,“老赵,今天这个组织生活,算是过了。你陪我到处转转。”
  “好。”赵大康答应着,心里暗暗在说,这样的组织生活,也算是别开生面了。
  他们下了楼,才到二楼,听到有办公室里传来挺大的嘈杂声。李牧循着声音走过去,抬眼看到了门的牌子——运输股。
  房门紧闭着,李牧站在门口那里。
  里面不断地传来“豹子豹子”的压着喉咙的呐喊声。赵大康脸都绿了,要推门进去,却被李牧挡住。
  又听了一阵子,李牧脸最后那一丝淡淡的微笑消失了,眼睛微微眯起来,面一点色彩都没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要爆发的前兆。王国庆之前在车里已经见过一次了,正是动手打那几个翘班喝酒的军官士官之前。
  李牧扭开门锁推开门,里面缭绕着阵阵的烟雾,暖气开得足足的,五名军官围在一张清空的办公桌那里炸金花,每个人的面前多放着或多或少的钞票,很刺激眼球。他们有一半的人嘴里叼着烟,衣扣子敞开着。

  门突然被推开,四名军官齐齐的扭头看过来,另外一名正在发牌的嘴里叼着烟含糊不清地说,“下注了下注了!”
  猛然感觉到气氛的诡异,发牌的军官也望过来。
  看到了李牧,很年轻的一张没有表情的脸,随即目光落在了李牧的领章,面赫然是两条杠三颗星,再往后一看,赵大康一脸阴沉的站在年轻校的身后,顿时一下子全都石化了。
  李牧举步走进来,打量着这五名军官,然后打量着这间办公室,眼前浮现出来的只有一个成语——乌烟瘴气。
  李牧慢慢走着,随手拿起其一张办公桌的件夹打开看,是一份标注了机密字样的红头件,是关于701团未来一个月一线哨所的物资补给计划件。他合件,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赵大康的肺都要气炸了,后勤是他分管的,他也没想到班时间下面这些人居然在办公室里聚众赌博。
  “李团长,我马把他们关起来等候处理!”赵大康连忙走进来,强忍着怒火,对李牧说。
  李团长!!!

  这三个字像是丨炸丨弹一样在那五名军官的脑袋里爆炸开来,顿时把他们都炸醒了!他们慌忙站好,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装,赶紧的拿掉嘴里的烟,双腿发颤地看着李牧,求助地看着赵大康。
  李牧终于拿正眼看他们了,声音不大不小地说,“站成一排。”
  五名军官慌忙在空地那里站成一排,屏住呼吸双目平时前方手型贴得紧紧的,两条腿发颤得越发明显了。
  “王国庆。”李牧招呼。
  王国庆进来,“到!”
  “把他们的军衔摘了。”李牧的声音还是不大不小。
  “是!”王国庆大声领命,去动手,丝毫的不拖泥带水,从第一人开始摘他们常服的硬肩章。
  五名军官的心顿时死了个透彻……
  距离老兵离队还有三天。
  石磊被放了出来,对他的紧闭正式结束。
  出了禁闭室之后,他却是径直走进了连部,找到了指导员,今天没睡好胡子拉碴的他,开口说,“指导员,我要续签合同,继续留转。”
  指导员正在连部和书聊天,正说到高兴的地方,两人在呵呵笑着。骤然看到石磊,又听到这样一句话,指导员的三角眉头皱了起来,冷哼道,“石磊,你以为部队是什么地方,是你家开的吗,是你想留留想走走的吗!”
  心情正好的指导员,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想起前些天自己苦劝石磊留队却被坚决拒绝的情景,他更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