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271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慧池侧低着头,亲吻着白玉香的粉颈,两只拦腰抱着她的手,左手向上,隔着旗袍,轻轻的抓住了她一只丰满的丨乳丨房;右手向下,从旗袍侧开的缝中伸了进去,并在丨内丨裤上滑动着向下伸去。碰到了白玉香垫在丨内丨裤中的手纸,温慧池不由得微微一愣……。
  “厅长,你趟着先歇会。我得先去洗澡,做饭忙活的满身都是汗味和油烟味了。……”白玉香还是平淡的轻声细语,轻的让温慧池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缓,生怕那句没听清:“例假昨天是最后一天,还是怕浸出点什么怪难洗的。我先去洗洗,别弄脏了您的手。”
  白玉香径自转身给温慧池铺好了被窝:“您先躺下吧,我换下衣服,饭桌也得捡一下,……洗洗就过来伺候你。”最后的几个字轻的,屏住了呼吸的温慧池,几乎听不见。
  日期:2017-05-04 16:29:29
  拉好了卧室的窗帘,白玉香就走了出去,草草的收拾了一下餐厅和厨房。又回到了卧室,拿了件墨绿色的缎质睡衣,带好了卧室的门。又从厨房拎了壶热水,进了卫生间。
  白玉香将门销插好,迅速脱得一丝不挂。从墙角的报纸堆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医用铝制外伤处置的小盒子,打开了扣盖,拿起注射器,装上针头。动作麻利的一把捏住刚要蹦跳的小公鸡喉管,从脖子扎了进去,抽出一管鸡血,拔出了针头就放开了鸡。
  被抽了一管血的小公鸡,一点动静都没发出来。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赤裸女人,似乎也欣赏,还像不明白:这么漂亮的女人,连抓带抽血,下手怎么那么麻利,还毫不犹豫?!
  这只可怜的小公鸡,被白玉香买回家,在不到3个小时内,这是第二次被抽血了。
  九十分钟前,白玉香在厨房把午饭都基本准备好,准备换衣服化妆,只穿了一条丨内丨裤,来到了卫生间,抽了它第一次血。但没像这次贪婪,而像医院化验,抽的很少。
  推注在一块药棉上,把鸡血淡淡的涂蹭在卫生纸上,把卫生纸塞入**和丨内丨裤之间。
  白玉香把针头从注射器上拔陆下来,放回铝盒中,从盒中拿出一小团药棉,走到大便器前,把鸡血慢慢的推射到药棉上,让药棉浸透了鸡血,又把注射器放回了铝盒内。
  蹲在大便器上,白玉香右手先揪下了很小的一点点药棉,用两根手指夹着,一直把药棉捅送到**最深处,感觉是挤到了子宫口,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抽出了手指。
  白玉香蹲在大便器上缓了口气,又把左手中的大块的药棉,全部都塞入了**。同样是往里缓缓的推送到底,再尽量收缩**,慢慢的又将药棉抽了出来,扔进大便器。

  站起身来回手拉动水箱的放水把手,把便池里面的药棉和血渍,全部都给冲了下去。
  白玉香回身把注射器又装上针头,用水清洗了一遍,放回铝盒,扣上来盒盖,重新藏进墙角的报纸堆里。厕所地面用拖把清理干净,最终又认真的把大便器冲刷了一遍。
  用温水擦了一边身子后,白玉香穿上丨内丨裤和睡衣,在丨内丨裤里又加放了新的卫生纸。
  上次蹭上血迹的卫生纸,在裆里夹了快两个小时了,除了擦蹭上去的淡淡血迹,被温慧池抚摸大腿时,还浸出些发黄经水。放进了手纸篓,特意将有少许血迹的那面向上,又将纸篓挪到蹲便跟前,让进到卫生间的温慧池,只要撒尿,就一定能够很容易的发现。
  最后又仔细的四周查看检查,觉得没什么漏洞和破绽,白玉香才从容的走出卫生间。
  把旗袍挂到进门处的衣架,白玉香又回到了厨房,用水壶内剩下的热水,“淘(音:tōu)”洗出一条白毛巾,毛巾很烫手,白玉香特意没拧得太干。温慧池在苦苦等待中,穿着墨绿色缎面薄棉睡衣的白玉香,终于款款的回到了卧室。在微微泛光的睡衣衬托下,白玉香的皮肤,显得雪白而细嫩,胸脯也更加挺拔。她将热气腾腾的白毛巾,递到温慧池的手中,轻声道:“常用热毛巾擦擦脸,会促进血液循环,舒服也很有精神的……。”

  用毛巾胡乱的擦抹了两下,温慧池便不顾赤身裸体,迫不及待的蹦到地上,抱起回身去关门的白玉香。抬起连脱鞋都来不及穿的脚,将门轻轻蹬闭,将在已经怀中亲吻过的白玉香,轻轻的放到了床上,刚才的斯文和绅士风度,便瞬间中一扫而光。呼吸急促中,急不可待的掀开白玉香的睡衣,一把抓住了她的一只丨乳丨房,另一只手伸进了白玉香的丨内丨裤。张嘴又把丨乳丨头含到了嘴里,啯了足足有2分钟,才深深的换了一口气……。

  日期:2017-05-04 18:00:27
  金植当晚住到了银鹤大旅社,还是他和温慧池**三丫和琪琪格的那个套房,却和袁鹤财住在隔壁一样的失眠了。金植预感到:白玉香从今天开始,就要被温慧池霸占了。
  或许今天的离开,就开始了有家不能回。那套让他享受的老毛子大房子,再舒适或许也不能迈进去了。在此之前除了在江城,借宿成功家,他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
  白玉香那表情冷漠的面庞,在金植的脑海里更加妩媚,让他的心肺都在扭动着绞痛。
  金植突然想起就在年初,袁鹤财住在隔壁时,是不是和自己现在一样的感受,一样的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当时他想到三丫时,是不是比任何时候,都会惹人心疼爱怜?!
  袁鹤财当初是怎么劝说三丫和自己一起来鹤城,金植从没想过,回去找机会的问问三丫了。煎熬中金植,突然有些可怜袁鹤财了,也突然开始思念起三丫和琪琪格……。
  第二天一早,金植又出现在了温慧池的办公室,双眼布满血丝。温慧池足足迟到了半个多钟头,金植猜这是昨晚鏖战到深夜,早晨也没轻了忙活。突然小腹出现轻微痉挛,下身感到急剧发涨。他下意识地收腹微微的叉开了双腿,唯恐不争气的玩意,不适时宜的导致裤裆凸显,随即就反应过来:大冬天的,自己得多大本事,才能让它引人入胜?!

  金植和温慧池隔着办公桌,面对面的坐着。温慧池有些疲惫,还带着感激和满足的表情。金植又感觉到小腹的痉挛在上移,加剧心脏的起搏,变成了在“嘀嗒”着鲜血。
  温慧池满脸真诚,又明显地流露出口是心非:“我早晨自己走着回来的,还不到10分钟,你要是回到鹤城在厅里上班,每天还能回去睡个午觉,多舒服呀?!真不如我把你调回来,反正你是特务科的编制,回来更是名正言顺。何必在大草甸子……。”看着金植有些诧异,也好像有些惊讶“你满眼都是血丝,不会是昨晚上失眠了吧?!”
  “不不,我不适合回机关。”金植慌忙摆手,低声的说:“厅长现在的工作这么累,随时回去歇歇嘛。厅长累坏了,我可就没人管了。不会是玉香对厅长伺候的有……?”
  “不,不……。她是我见到的最好女人!不会有再好的……。”温慧池由衷的赞叹,压低了嗓音,欲言又止的吞吞吐吐:“我还是不去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咱们是哥们,在家里撞上,彼此多……。又不能……,我哪能逮到好吃的就不撒口呀?!事先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