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2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彭长宜这么一说,郄允才居然没有生气,而且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尤其是彭长宜提起了自己当年的赫赫辉煌,老人脸上露出了骄傲的神情,他饶有兴趣地说道:“哦,对于我,你还知道多少?”
  彭长宜说:“我还知道,您转到地方工作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困难,到哪儿都会有,没有困难,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
  “呵呵,不错,这话是我经常挂在嘴边上说的,所以,我安排下去的任务,没有不按时给我完成的,下边的人知道我的脾气,很少有来跟我讨价还价的,我也讨厌下边的人跟我讲困难,再困难,有我们当年开展敌后抗日根据地困难吗?话又说回来了,就因为有困难,才有了我们这些人,如果没有困难,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你能记住我这话,的确很难得啊。”
  邬友福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他看着老首长兴致不低,就说道:“您说得太对了,值得我们去学习,去效仿,去膜拜。”

  “呵呵,没那么严重。”郄允才又看着彭长宜说道:“看来你研究过我?”
  彭长宜说:“不是研究,是崇拜,因为崇拜,才多看了一些有关您的事迹文章和回忆录,记住了您说的话。”
  “我们现在不兴搞个人崇拜了,哈哈。”
  尽管郄允才嘴上这么说,但是被后生们所崇拜,还是令他非常开心的。
  而对于彭长宜来说,这也是拉近他跟老革命关系的唯一手段。

  拉近关系,到不是彭长宜指望从郄允才那里得到什么实惠,也不需要他能庇护自己,只要他将来不偏听偏信、保持公道,彭长宜就算达到了个人的目的。
  此时,本来来三源是兴师问罪的郄允才,此时听了彭长宜的话很开心,脸上明显露出了喜悦的神色,他说道:“哈哈,那么你能举出我为什么说这话的具体例子吗?”
  邬友福有些不安地看着彭长宜,全桌的人也都看着他,彭长宜不慌不忙地说道:“我记得您最早一次说这话是在建国后搞土改的时候,当时难度很大,甚至还有牺牲,有的同志就产生了畏难情绪,您就说了这句话。还有就是唐山大地震发生后,您负责筹集救灾物资和款项的时候也说过这样的话,当然,您还在许多场合下说过。”
  显然,彭长宜列举的两个实例,都是郄允才值得骄傲的两次事件,也正是这两次事件,再次成就了郄允才。
  邬友福听着彭长宜说的话,他很奇怪,彭长宜什么时候研究的郄允才,这些情况,他都不知道。
  邬友福当然不知道,彭长宜借助海后基地的互联网平台,查阅了郄允才本人的大量资料和讲话特色,平时很注意搜集有关他的资料,知道的,就不只是三源党史上的那点事了。
  郄允才听后哈哈大笑,指着彭长宜说道:“你这个小鬼,说服了我,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邬友福连忙说:“老首长,来,这次该接受我敬酒了吧?”

  郄允才说:“好好,你们俩个一块儿吧。”他指着彭长宜说道。
  彭长宜说:“我一会单独敬您。”
  老人说:“别单独了,咱们快点吃,吃完饭后,你们把你们的想法统统跟我汇报一下,也让我了解一下你们新的工作思路。不过小邬啊,我还是要批评你,十多年了,三源变化可是真的不大啊,街道两边还是这样破破烂烂,除去你的衙门修的不错以外,县城,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啊,你是不是太安于当太平官了?”
  邬友福点头哈腰地说道:“老首长,您批评的是,您不知道,县财政的确拿不出多少钱搞规划。”
  “你呀,思想落后了,搞建设,不一定财政要出钱啊,你可以把它商业化吗?我看这个彭长宜就很有脑子,你完全放开手让他去干。”
  彭长宜听了他这话不由得暗自在心里叫苦,心说,大领导说话就是不讲究,顾虑少,您这样说不是成心在邬友福眼里插柴吗?他赶紧说道:“老领导,您过奖了,我不行,脾气急,工作方法简单,干任何事都不能离开邬书记的指导,他是班长,如果我跟他说一件事,他超过五秒种不回答我,我这心里就没脉了。”

  郄允才听后哈哈大笑了,说道:“看不出,你还是很讲政治的。”
  彭长宜赶紧说道:“那当然,什么事都离不开党的领导,离不开县委的领导,离不开邬书记的领导。”
  “彭县长谦虚了,你我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做好三源的工作。”邬友福又转向郄允才说道:“老首长,您说得我们都考虑过,搞商业开发,也都尝试过,怎奈,还是老百姓手里没钱,多便宜的门脸没人买,没有办法,和您想象的有区别。”
  彭长宜说道:“所以,我们现在想的就是让老百姓手里有钱,这样经济就能向前发展了。”

  “哦,你们怎么做才能让老百姓手里有钱了?”
  邬友福说:“眼下搞的旅游产业化,就是要让老百姓直接得实惠,游客来三源游玩,比如来我们的桃花谷游玩,当地老百姓可以提供餐饮、食宿,还可以出售一些山货什么的;我们给这些老树补贴,鼓励他们管好这些树木,增加桃花谷的特色;另外,我们还准备面向全国招商引资,把一些大品牌的饮料厂引到三源建生产基地。对了,这个周末,我们要举办首次三源桃花节,您最好多呆几天,给我们剪个彩,那样的话我们的桃花节就会锦上添花了。”

  彭长宜没有想到邬友福居然当起了旅游义务宣传员,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刚跟他说的想拜会聚源饮料集团的事,就被他拿到了桌面上来说,显然,他默认了自己的想法。
  只是彭长宜没有在意,邬友福说的无论是桃花节还是聚源饮料集团,都是彭长宜的点子,对于邬友福,尽管十个不情愿在这个场合说这话,但是没有办法,如果郄允才认为他十多年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把三源弄成了国家级贫困县,以后鲜有业绩,真这样的话,对他也是不利的,所以,他才把车上彭长宜说的话拿到这里来说,具体做不做、怎么做,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先把眼前应付过去再说。

  郄允才说:“哦,桃花节,什么时候?”
  “这个周末。”
  郄允才想了想,说道:“那还三四天的时间,你要是早点跟我汇报,我可以晚两天来,不就赶上了?”
  邬友福说:“之所以没有跟您说,就是希望您在三源多呆几天,您对我们的工作进行检查和指导,就会时间充裕一些。”

  郄允才又问道:“别处的桃花早就开了,怎么你们这里这么晚?”
  彭长宜赶忙补充道:“因为我们这里海拔高,另外气候回暖的比较晚,所以果树开花就晚,别处的桃花早在五一到来之前就开了,而我们这里正好赶在五一假期,所以,举办桃花节,比别处应该更有竞争力。这是我们首次举办桃花节,以后年年都要搞,也把这个桃花节当做我们的一个经济活动和文化活动的内容延续下去,所以,您能在这个时候来,的确是太好了,如果您再给我们首次桃花节剪个彩,那就更好了,因为,三源的发展离不开您的支持啊。”

  郄允才若有所思地说:“关于剪彩的事,我还不敢定下来,看情况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