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8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桃花节这件事上,邬友福没有表示反对,相反,他还很支持彭长宜的想法,因为他也不想在挤走了两任县长、又和徐德强合作出现不愉快后,再跟彭长宜闹不好,尽管上级会全力支持丨党丨委一把手的工作,但是这个彭长宜是翟炳德点的将,对彭长宜下手,他还没有想好,也没有想要把他怎么样,因为他预感凭彭长宜的实力,他在三源不会呆太久,三源也留不住他,与其这样,不如让彭长宜尽快干出成绩,尽快高就。尽管他向彭长宜传递的信息是自己年岁大了,不想有什么作为了,但是邬友福还是有野心的,一是自己档案年龄小,干完这届再干一届也没有问题,为了能继续留在三源,他仍然需要用心做好三源的事,并不想再出现什么纰漏,也不想继续高升,只求在三源干到退休,安逸地过自己土皇上的日子就很好,凭他现在,就是给他一个锦安的副市长他也不干。副市长是副厅,名义上听着好听,厅级干部,实则哪有他这个县委书记实惠?再说,自己就是真的当上了副厅,也是用不了多长时间就退下来了,按照排序,他得是排在锦安市政府的最后一名,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自己人生目标非常明确的邬友福来说,尽管他不把彭长宜放在眼里,但是投鼠忌器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再说,彭长宜这个人身上的锐气他也看出来了,如果他不找事,只是想在三源捞点政治资本,那给他就是,如果他一旦影响到他邬友福,那也别怪自己不客气。
  邬友福的确不想在三源折腾任何事,他就像王家栋说得那样,闷头做皇上。但是彭长宜显然不会这样,所以,对于彭长宜的一些工作思路,邬友福也不好表示反对,那样也说不过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彭长宜去折腾,俗话说得好,干得多,失误就多,等你有了失误了,再收拾你也不迟!
  所以,才有了彭长宜的旅游规划,才有了桃花节的想法,并把它付诸实践。
  所以,这几天彭长宜为桃花节的事忙里忙外的,但是他丝毫不敢忘乎所以,大事小情都跟邬友福打招呼,这一点邬友福比较满意。

  彭长宜突然跟邬友福说道:“对了,能不能让老首长给给咱们的桃花节剪彩?”
  邬友福听彭长宜这么一说,就掐着手指说道:“离开幕式还有四五天的时间,他恐怕呆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再说了,如果他要是留下剪彩的话,咱们还要重新调整方案,还要跟锦安汇报。”
  彭长宜说:“我也是想到就说了,不算数。”
  邬友福说:“倒也不是没有可能,看情况再说吧。”
  “嗯。”彭长宜又说道:“龙泉乡那两眼机井出水了,我想搞个小仪式。”
  邬友福闭上了眼睛,说道:“你看着安排吧。”
  在这件事上,邬友福始终都不太感兴趣,彭长宜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这时,齐祥打来电话,说已经跟各个乡的领导通报了这事,他们也都表示立刻派人去制止砍树的行为。另外,齐祥说他已经跟主管农业的副县长沟通了此事,由于这名副县长还在阆诸农展会,有些事情也只能打电话过问一下而已。
  彭长宜觉得齐祥这一点做得很好,起到了拾遗补缺的作用,一段时间以来,彭长宜很倚重齐祥的。
  开道车一路鸣笛,驶进了三源县城的主街道。彭长宜突然对两边正在施工着人行道皱了皱眉头,他没有说话,因为车子一路向前,很快就驶进了三源最好的宾馆。
  郄允才乘坐的商务舱停在了宾馆高台阶的正门口。

  邬友福和彭长宜赶紧下车,邬友福紧走几步来到车门口,拉开车门,便和葛兆国一起,搀着郄允才下了车。
  老人出来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在宾馆门前,轻轻地捶了两下自己的后腰,他环视了一下宾馆四周,回过头来说道:“小邬啊,怎么十多年过去了,你的三源没变什么样儿啊?”
  在场的人谁都没想到郄允才下车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的话,邬友福显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他停顿了一下说道:“我们没有大规模的搞形象工程,只是小修小补,您也看到了,现在正在翻修人行道两边的地砖,您来的路上想必已经看到了。”
  老人叉着腰,说道:“形象工程也不是不能搞啊,再说了,不是所有面上的工程就叫形象工程,比如修路,搞市政建设,你能说这是形象工程?如果那样理解的话,***的干部就不要干事了!”老人有些愠怒地说道。
  “嘿嘿,您批评的对,我们现在正在谋划一篇大文章,等您吃完饭,休息一下后我再给您汇报。”

  “什么文章?”老人转过头看着他问道。
  这时,张明秀走了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温言细语地说道:“哪有一下车就批评人的吗?先到房间休息一下再吃饭吧。”
  老人听妻子这样说,就点点头,不再说话,看得出,他很听妻子的话。
  吃饭的时候,市领导中只有邬友福、彭长宜陪着郄允才夫妇俩和他的保健医生,葛兆国作为亲属陪同。邬友福便把彭长宜介绍给了郄允才,郄允才淡淡地跟彭长宜握了手,盯着他看了两眼,没有说话。
  席间,郄允才没有忘记邬友福说得“大文章”,就说道:“小邬,你刚才说得大文章指的是什么?”
  邬友福笑笑说道:“老首长,您先吃饭,我说了,等您吃完饭休息一下我再跟您汇报不迟。”
  “嗨,边吃边说吗?”
  邬友福说:“我说的大文章指的就是年初定的大力发展旅游、富民强县的总体规划和战略目标。”
  一听他提起红色旅游,老人放下了筷子,说道:“我先不论你们这思路好坏,我只说,凭你现在的设施,拿什么来接待游客,这个宾馆,十年前差不多就是这样,还有,你这县城一些最基础的设施都不完备,还有,你这交通状况,我看了,就是县城市委市政府这条路还像那么回事,其它地方肯定是坑坑洼洼,有许多后续的事情,你们准备好了吗?如果没有准备好,就不要说旅游!”
  邬友福没有想到,他还没跟老首长汇报呢,就被他否了,一时竟然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了。
  彭长宜说道:“我不这样认为。”
  他的话一出口,邬友福就私下捅了他一下,意思是不让彭长宜说下去。
  哪知,郄允才却看着彭长宜,沉下脸说道:“你怎么认为?”
  彭长宜看出,他的脸上有了明显的不悦。
  这时邬友福站起来打圆场,他端着酒杯,说道:“老首长啊,您可能不知道,我们是天天盼着您再次回来看看,您这一别,就是十多年啊,这样,我代表三源的父老乡亲敬您,这次回来,怎么也得在三源多呆几天。”
  郄允才看着邬友福,不慌不忙地说道:“别打岔,让他说!”

  他的声音不高,口气却不容抗拒。
  邬友福干笑了两声,坐下了,他不安地看着彭长宜。
  彭长宜不慌不忙地说道:“您一定还记得二十来年前的那场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吧,在那场大讨论中,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被全党大多数人所拥护,为什么呢,就因为这个观点是具有科学性和客观性。恕我冒昧,既然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不去实践怎么就能知道行还是不行呢?您当年力排众议,三番五次地跟组织请示,要到当时环境最为恶劣的三源区开展敌后工作,据说当时已经有六位区委书记牺牲在这里,而且他们都是来的时间不长就被叛徒告密。可是您说您就是要当第七位,您来了以后,愣是在艰苦的斗争环境中,把没有任何组织基础的三源区变成了一个模范根据地,而且前后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还组织起了一支武装力量,并且扩大到周围几个县,成为威震敌胆的武装力量,您说,您当时具备什么条件?什么条件都不具备啊?而且还随时有掉脑袋的危险。您能在那么艰苦和恶劣的环境中站稳脚跟,而且扩大了武装力量,如果拿您那个时候的条件和现在比,能比吗?所以,我们的指导思想也是边干边摸索,在干中不断完善,最后让旅游,尤其是红色旅游真正成为富民强县的支柱产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